首页 > 都市小说 > 豪门唯爱:一世妻约

第193章 喜欢这束白色波斯菊吗

作者:尤笝 更新时间:2022-01-31

★★★★★

三日后。

玉宸来到了樊氏集团里找董事长,他专程送回报在办公室等了有几小时。而这短时间总是在思虑接下来应该怎么好好汇报这几天的工作内容。

听说董事长最近忙着处理发布会活动后续的事,因为总裁临时发生意外受伤暂由他来顶替,还有白龙组织那些琐事,都他一人忙着没停过。

玉宸还记得自己还没进入组织前,就已经先认识了樊仁翔这位大人物。

是父亲把他托付给了他,算起来他也是樊仁翔一半的儿子,这过程很杂乱,但他也是父亲死后才知道的真相。

不过樊仁翔从来没承认过他这样的特殊身份,但只是愿意让他留在他身边。

毕竟他的母亲跟樊仁翔已经毫无瓜葛,他身上流着樊家的血又怎样,他还只不过是没人愿意承认的私生子。

而他的母亲也早已经逝世了更无法证明什么。

现在他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为自己崇拜的天哥效忠一辈子,剩下的他只希望顺起自然不要有太多变卦存在。

“董事长。”他终于等到樊仁翔走进来了。

“纪天那边怎么样?”他进到门口就忙着点了一根烟,看他都不愿看的问。

“石膏未拆,不过我有个发现只是不知当讲不当讲….”他吞了下口气,明明这里没有外人在还是那么的紧张不已。

“说。”他可没时间跟他废话。

“天哥已经知道了姚小姐现在住的地方。”他本来没想说的但樊仁翔都让说了。

“哼,这个混账东西竟然还敢背着我要找她,也不想想,他的双腿是因为什么原因被我打残的。看来是我下手太轻了。”

他深吸了一下吐出浓浓的白烟,白茫茫一片的气息围绕在玉宸身上。

“你听好了,千万别让他先找到人,他现在可以信任的人就除你了,剩下的不用我教你怎么做吧,总之出了什么事,你让他来找我就行。”这小子坏了他的计划就算了,竟然还想着找到她,真是以为好日子过惯了不知道疼是什么滋味。

玉宸听了他下的指令,这结果正好如他所愿,原来还在想怎么做才不会连自己命也赔上,现在他有了樊仁翔这座靠山,无需担忧。

博物馆地下室。

“姚小姐,这是您的花请收下。”

快递身后拿着一束花,拿着签单要求她签下名字。

姚若馨觉得奇怪,她不记得自己有买花,而且也只有跟雪嫣说过她现在的住处。

难道会是雪嫣?

她原谅我了吗?

她保持平静的心态收下这束花。等快递一离开后就赶紧拆开来看,不仅仅是一束花,连卡片都有呢。

她打开看着上面的笔迹不是雪嫣,说实话有点失落,那这花又会是谁送的。

这个笔迹她从未见过,内容上只是写着:“若馨,喜欢这束白色波斯菊吗?它的花语是纯洁,象征着美好的初恋,而妳就是我的那个初恋。”

看了内容最后她大概知道是谁送的了。

她的脾气说也奇怪,他的好意被她否定,这都过了三天还是一样没怎么搭理上他。

这个人对她真的很上心,知道买花讨女人欢心。

“我收到你送的花了,谢谢你,我很喜欢。”她不想用打手机的方式,她刻意用写的发送过去。

竟然人家都买花跟我道歉了,我是不是也要买点什么东西表示接受他道歉的礼物。

“就这么决定了。”这时间她正好要出门的。

她的打扮一般,没有太张扬也不奢侈,只有化了淡妆,穿着一件红红的长袖朝气十足,还特别戴上鸭舌帽就这样走在路上。

走着走着,总是感觉有人在后面跟踪她,不过也可能只是她的错觉吧。

她对江冽尘喜欢什么不了解,但是她对昊熙喜欢什么却了如指掌,毕竟现在这个人是昊熙的人格不是冽尘,这一点她懂的。

“请问小姐要选什么样的款式呢?”

她看了半天也没看懂,之前她问过昊熙为什么这么喜欢耳机,还非得要这牌子的。现在这牌子的耳机款式越做越广大,而昊熙早也看不到了他喜欢的牌子之后的发展。

如今已经物事人非。

“这个好了。”

她最后挑着白色的耳机,店员正忙着示范给她看。

她对产品上的那些音质方面不太理解,不过听上去不刺耳没有任何噪声。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就在这待了两个小时。

“别跑!站住!”两位身穿黑衣的男人正在街上追着一个蒙面的人跑着。

现在这条街瞬间变得乱七八糟,大街上这样追着一个。

姚若馨下意识护着自己的肚子闪躲了开,不过她没注意到后方还有个摊位,就这样不小心撞上去了。

她腰上的部位撞到摊位上,疼得她往前倾倒,正好前面有一座杆子让她可以伸手过去撑了住,她算是松了一口气,但同时把花钱买来送人的礼物掉在地上,心情有些不悦却也没辄。

她连忙弯腰捡起地上的礼盒袋,这时一辆车速惊人的黑色轿车正直冲在前方和她面对面,明知道它是要开了过来,她却还是想着礼物会被压坏就糟了,她像是一个不怕死的样子拼了这条命非得把东西捡到。

这辆车的驾驶人没注意到她,一样直直往前没有要转方向的意思,就在那辆车要撞上她的瞬间她也正好把东西捡到手上,此时,要等她用最快的速度跑回安全的道路已经来不及了,最后一刻她感觉到欲裂的疼痛,那辆车真的狠狠地撞了过来。还有那辆车命地按住煞车的声,她听到了那放出来的喀喀的声,在她的意识里怀绕着……

她痛得意识不清,状态不佳,像是要死的样子在地上挣扎不已。

她的眼里变得一片迷茫,听得见自己呼吸又呼吸的声音,整个人只能直视着前方望着,直到看到一双黑色的皮靴在面前。

这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很耳熟。

一直喊着她的名字“若馨…”

“若馨!若馨!妳别吓我啊….你是怎么开车的没看到她在前面吗!”

“是你说要开快点,不要跟丢的所以我才….”

“别跟我犟!她在流血了快、快送去医院。”

是谁?用这么熟悉的语气喊着她,也没等她的回应便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声。

她感觉腹部的疼痛越来越强烈,倘若这是她的命那也够了,毕竟她什么都没有,没有了妈妈,也没有了爸爸,剩下的只是肚子里的小生命,可是她或许没等这小生命生下来自己也差不多离开了。

她没等看到男人的真面目,原来手上紧握着的礼盒袋也渐渐放开了,整个人失去了意识闭上了双眼……

上一章 第一次听到有人把交往当成条件换主目录下一章 是,我就是不想要你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