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豪门唯爱:一世妻约

第177章 这女人可是结过婚的

作者:尤笝 更新时间:2021-12-31

江稀梵正看着人家提供给他有关姚若馨的资料,他真是个傻,被这样一个平凡的丫头骗个团团转,更可笑的是她还把儿子迷得跟他到处顶撞。

而这女人之前还结过婚,莫非她这肚子里的孩子是前夫的?

那么她更不可以踏入江家的门。

“总裁你不能进去……”秘书拦不住江冽尘冲忙得闯入董事长办公室。

江稀梵没说什么只是使个眼色给秘书,等待秘书自己把门关上。

“妳把若馨藏哪去了?”江冽尘气愤得情绪呈现出来,他从沙发上醒过来的同时就没看到若馨,他着急问着护士结果只换来一句她自己走的。

这么虚弱的身子她是能去哪!

“人跑了你就来这里要人?还有我是你父亲请你客气一点。”江稀梵还没想过要对付姚若馨这女人,他知道怀孕的女人身体容易招架不住,他也想过万一那肚子里的孩子是他儿子的不是那女的前夫的,他就失去了当爷爷的好机会了。

“那她到底能去哪了…我全遍都找过了还派人去找一直没有任何消息!”江冽尘担忧的心脏跳动如此快速,一想到她现在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生命这样到处乱跑身体容易出问题。

“我看她可能是良心发现了……不敢面对我们躲起来了。”江稀梵说完拿起手机播了家里的电话。

“老爷,小姐正打包着行李….我问她也不回答,还有正好被夫人撞见然后她……一直跪在地上求小姐别走。”

江稀梵隐约从电话里听见家里闹轰轰的声响,听见若馨一直说着:“夫人对不起,我真的不是妳的女儿。”

有自知之明是不错,可是他没想到这女人的动作这么快,他还没想清楚要怎么处理她,她就想着离开江家什么也不说。

他忽然认为这样的女人特别合适他选媳妇的条件。

“妳告诉她,她要想这么离开的话没关系,但她和冽尘的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虽说这女的对他有欺骗在先,但他不得不否定她确实情商很高,什么该拿走的和不该拿走的都很懂。

对外界而言她已经不是他江稀梵的女儿,就在前天他招开记者会宣告失误,还没有找到女儿的消息,也因此媒体记者没有放过不停地的追问,但他依然态度坚毅没有多说一句。也没有裁决她的去路。

在还没确认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冽尘的,他都暂时没打算判决这个女人。

不过如果是她前夫的,那么这些都另当别论。

江稀梵刚刚一听到妻子宝玉这么苦苦哀求着姚若馨别走,他的心就痛得快难受要死的感觉,对于妻子他亏欠很多,妻子宝玉是薛家的掌上明珠,要不是因为她把薛家的产业全部交给他,江稀梵也不会有现在的成绩,更不会有江诚集团。

因为妻子的家产交给他后身体的状况不佳无法掌管,时不时要用药物来控制才能稳定下来,失去女儿也是她并得更严重的开始,也是江家正式起步的开端。

“你还站这做什么,你要找的女人还在家里,要不去就来不及了。”在他还没决定姚若馨的过错之前,他暂时不会把她怎么样。

而江冽尘得知这消息赶紧离开办公室。

“小姐,老爷要转达给妳的妳这都知道了,所以妳不能就这么走。”

姚若馨听见佣人这么说没怎么反应过来,她现在正好准备离开这个已经不适合她待的家。

“是吗,但我并不想多留。”虽说她无法忘记江家给自己带来的伤害,母亲的仇她已经不想追究了,现在她只想要好好的照顾自己还有肚子里的孩子。

她的心有多痛没人知道。

“小姐我不能让妳离开这,要是妳离开我怎么跟老爷交代,求妳别为难我了! ”在怎么说她也是怕老爷回来就怪罪了自己,这老爷一发火可是迁怒所有人的。

姚若馨依旧整理好行李箱,最后拿着行李走出江家。她转身一直没有回头,却隐约听见夫人一直在她的身后喊着别走,但她依然继续走。

片刻,江冽尘与江稀梵赶上了。

“若馨妳别走!”江冽尘赶紧走下车抢走她的手上的行李箱。

“江冽尘你别再管我的事了,把它还给我!”她试着绕过他身边拿回自己的行李却一直没有。

“若馨,妳不是答应过我要留下来的吗!”

他的眼神显得忧伤,令人无法去无视他的存在。

“我没有答应你,还给我!”她直言反驳他说的,语气僵硬没有一丝一毫表情令人看不透。

“难道在医院那些都不算数吗…妳还是执意要离开我?”

她很想对他说,因为我怕,我怕你以后会赠恨我和孩子。

毕竟孩子根本不是他的,是她和别人留下来的,她也不值得他这么不顾一切的爱,她不配。

“姚若馨,妳真是不简单,把我儿子迷得团团转就想拍拍屁股走人,妳可真是够狠。”江稀梵走了过来就看到两人在门外拉拉扯扯一点象话都没,对她说出这些话是他忍着这几天想说的。

听完江稀梵这刻薄的话,她说不上来是好气还是好笑,江稀梵根本是把她说的好像到处勾引男人那样的女人。想必他还是在意欺骗他的事,一定是趁这机会想当着她面说。

“江董事长,如果你不希望让你儿子和我纠缠下去,那请你把他拦着,让我离开这。”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位老人家,毕竟相处一短时间了,他没有对她不好过,反而是她一直是用欺骗在和他玩着一场谎言游戏。

“若馨,妳不要走,如果妳走了那孩子谁来照顾?”他是不得已翻出她肚子里的孩子事说。

忽然,她的脑海中出现他曾经说过的话“就算那孩子不是我的,我也会爱着这个孩子。”

那时她不得不说真的被他所打动。

可是她还是怕,毕竟他不是那个真正的江冽尘,现在的江冽尘只是一个住在身体内的人格,就因为是这样她更怕着。

“冽尘,她要走就让她走,孩子是不是你的都还不知道!这女人可是结过婚的!”

江稀梵这一说真是一针见血。她现在仿佛陷入一只被抓住的小鸟,因环境所逼的困境而挣扎起来,她突然发现自己的隐私给人查得一清二楚,她完全说不出话来就这么呆呆瞪着眼睛转向江稀梵……

上一章 让纪天知道你就是他的父亲主目录下一章 原来若馨的男朋友是…樊纪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