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豪门唯爱:一世妻约

第164章 离婚了就什么都没资格

作者:尤笝 更新时间:2021-11-07

删掉你手机的讯息,清空属于你的位置,如果可以的话,多想,从来没认识过你,至少我能彻底大笑一场而不是现在,雨滴和泪水总是混在一起。上次见到了你已经不知不觉过了三天,没有你的消息,却依然期待你的消息。

没想到你的消息偏偏是从别人口中传来的,不再是我一个人第一先得知的,心多伤却一样日子一天天的过,你恨我吗?还是其实没有恨,因为你根本从来不认为我有资格被你恨。

你爱过我吗?还是其实没有爱,因为你或许从来没有爱过我,偏偏是我自己爱上了你。

爱上你很累,因为得不到以前的安慰,还有你身上的气息再也不会拥有。

自从我们离婚后交集越来越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我们的约定,没想到你没忘,可是又一次让我有所期待了对你的思念,喜欢你多一点,痛的伤痕就深一点。

“妟蓉,这次樊氏集团的发布会怎么会提前了?你不是调查过了会是下个月举办吗?”

面对江稀梵的指责姚若馨就站在他的身旁被说着,一脸看上去显得困扰却埋在心中不发一言。

她想到樊纪天竟然是这样的,就连改动了发布会的计划活动时间也更动了,看来真的是他不想有太多与她有交结,生怕她会出卖了他吗?

信任是爱情的最基本的重要性,可是他偏偏不选择去信任她。

“也罢,这也不能怪妳,像他这么狡猾的人怎么可能会按原来的计划进行。”

“爸,别这样说他,活动又不是他一人说得算,只是改动了时间你就说他狡猾不太好吧。”

听到江稀梵这么在背后说着那人,姚若馨再也忍不了得发出声,无论别人怎么在背后说那人,姚若馨心中还是想着反驳着,她喜欢的人只有她可以批评,江稀梵没有这资格也不够格。

“妟蓉,妳别因为是他什么粉丝的就这么跟妳爸爸顶撞,而且这调查时间的事情是妳做的,妳给我错误的讯息不该负责任?”江稀梵气得从座位上跳起来,脸色严厉几分。

听到江稀梵这么一说她感觉这样的人真不讲理,又有点无理取闹的老人家,难道说樊纪天就不能临时改变时间举办发布会吗?非要他安排在下个月?

真正狡猾的是江稀梵才是,倘若她没有记错的话,他还买下了樊纪天那边集团研发人的专利权,这到底是谁比较狡猾呀?

“爸,这事情真的不能怪妟蓉,这种事我们之前也做过很多的,异动的事情谁能料到,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不是吗!”

江冽尘的声音先从两人身后传了过来,顿时没撞见他们争吵的一幕,应该说是阻止了他们。

他一步步走下楼,用深邃的眼神看着若馨,而他的眼里现在只有她的存在,至于父亲的感受完全不在意。

“冽尘…你真的打算过去?”江稀梵看着走过来的儿子便说了这句。他现在这个身体住着的是另一个儿子,他是知道的,所以他才这么说着。

“收到了邀请,怎么能不去呢,再说人家樊总裁还特别邀请妟蓉呢!”

江稀梵沉住气没说什么,这发布会原来是他打算赶在下一周进行的,谁知被樊纪天给捷足先登,莫非有内应在里面他们之中,不然为何他临时改动活动时间,就连地点也变动?

“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走了妟蓉。”江冽尘没多想的一把捉住了她的手。

而她下意识的刻意用另一手拉开了江冽尘的手。

江稀梵注意到他们之间有着奇妙互动,但依然告诉着自己是想太多了,他们知道是兄妹的身分怎么可能会越轨。

再说当时是他主动找到了妟蓉,让妟蓉回到了江家,所以更不可能会发生喜欢上妟蓉那种事的。

她会有这样的反应也许是因为现在的江冽尘不是主人格,他是江昊熙是与她曾经相爱的人所以才会这么不自然。

不过要是换成主人格这样做她就会让他牵手了?

“妟蓉,快去吧,毕竟我们和他是合作上关系,不过妳记着在台上妳是江妟蓉,是我江稀的千金,所以不准纠缠樊纪天知道吗?”

“我知道了。”

其实这场发布会她也没多想去,只是他的改变真的让她好难过,她想去问问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刻意接近她的好朋友雪嫣,还对他发去讯息不闻不问,她看了看手机发过去的讯息算算有超过二十条信息,他就是不回。

竟然这样,她也可以趁这机会,好好地看看他,好好地问问他究竟想怎么样。

时间早上九点。

这天樊氏集团发布会活动仪式正举办着,所有媒体记者纷纷赶到现场。

从高楼大厦电梯下来的樊纪天气势凝人,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电梯打开的那一煞,他前脚一出后脚就跟着一堆维护他的守护,包含发布会的执行总监以及设计策划的人。

这次品牌创新发布会把关很严慎,樊纪天就如大明星一样被维护着,就连记者要接近都得被围在外不得靠近他本人。

终于,把所有人都清场,樊纪天才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打给了他的叔叔樊仁翔。

“董事长,我们发布会差不多过半小时开始执行,您差不多根据流程表上安排的结束那边再过来,出个面说几句话就可以了。”樊纪天替他安排时机出马,节省不必要的时间。

一来可以避免记者的纠缠,樊仁翔一直是最烦那些记者穷追猛打的问题还有那伶牙俐齿的嘴。

他安排活动提前也是临时决定的,为得是不让江稀梵得逞,他刻意把创新的品牌让他买到,但没有说会让他先公开。而原来他换掉了厂商又质疑对方质量有问题,只是演了一场戏给对内的人看而已,他也是知道自己的公司有内应。

不过他还没打算把那个泄漏公司内幕的人给揭穿。

森林中的老虎饿了自然会露出马脚最后把猎物饥不择食,一扫而光。

“好。纪住一切谨慎。”樊仁翔在电话中说完这句,立刻把对话中断。

樊纪天还没接着说他就着急把结束了,他原来还想告诉他说母亲的事,如果直接问他,问跟母亲之间的关系。

可是樊仁翔会告诉他吗?

可是当知道自己母亲做了这么可怕的事,对樊仁翔真的十分感到愧歉,毕竟他们母女现在拥有的一切是他给的。

“妈妈…妳和叔叔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加害叔叔害叔叔去牢里面! ”

樊纪天想起昨天又一次问起,那时的陈秀妍依然没说出他要的响应。

紧接着,他再也不愿接听她打过来的,连同她的消息也不愿回复。

并且还特意告诉了她,会亲自找仁翔叔叔问个清楚。

当年父亲因为意外身亡,爷爷在得知消息后,途中发病而死,最后法律判定唯一拥有樊家的血脉只有樊仁翔,也是他最有资格继承了爷爷守下多年的遗产。

若是没有了樊仁翔,总裁的位置还有白龙会的一切他都不可能拥有。

但就算没有了这些也无所谓的。

他真的可以什么都不要,他只要自己和母亲过得安稳就够了,还有他!愿意把一切还给樊仁翔,一生狼狈的自己真的不想再有什么事给绑住限制了自由。

“总裁,发布会现场活动都处理好了,现在我们赶紧过去吧。”

樊纪天一听有人从身后喊住,立刻收起眼底透出的忧伤,回头便一脸严肃地默默走开。

上一章 妳对樊仁翔在背后到底做了什么!主目录下一章 茉思儿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