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豪门唯爱:一世妻约

第131章 他们不是…双胞胎吗?

作者:尤笝 更新时间:2021-10-04

樊纪天明明听到了却不回应他,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笑意。或许是今天的出现被人觉得可疑,他对于今天发生的事件也感到意外。毫无响应的他继续走着,背着江冽尘离开现场。

姚若馨望着他和他的背影,觉得这感觉很不可思议,樊纪天和江冽尘没有想象中关系那么差,虽然他说只是生意上的交情,但是江诚集团跟樊氏集团并没有合作过。

这两个人其实是可以成为朋友的也说不定。

医院。

从日本过来的男子团队因其中一位受了重伤,在表演途中机器突然发生状况外,从天而降时意外就此发生了,吓得全场观众以及幕后工作人员措手不及。

江诚集团诚心诚意的向他们经纪公司致歉,甚至愿意付双倍的精神赔偿来让这件事情圆满。

解决这件事的不是江冽尘也不是姚若馨,是集团最大的董事长江稀梵出马摆平的。一接到这令人棘手的消息他放下原本准备的会议立即赶来医院。

“爸,是我的错,真的很抱歉还要你出马……”还没等他说完,江稀梵就是当着很多人面赏了他一记耳光。

“这巴掌是要你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下次不准再给我出这样的状况。”

江稀梵看着儿子那惭愧的模样也就没唠叨,他转身离开正巧撞见自己的女儿走过来。

“爸…请喝茶。”在房内待得有些闷的她,趁了个机会倒一杯水给他喝。

姚若馨的表情有点紧张,自从她假扮江晏蓉住进江家最害怕面对的人就是江稀梵,因为他的严厉还有那双令人窒息的神色总是无时无刻盯着她。

“妳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江稀梵接过她的茶杯,喝了一口反问着她。

姚若馨稍微慌了一下,却还装得一如往常响应他提出来的问题“爸,这件事是后台在中间检察那方面有所疏忽,所以往后应该严加谨慎才是。”

江稀梵听完她说的建议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却在内心为她的响应打了十分,他认为她说的很正确。

江稀梵只不过就是扔了一个问题,对方却能够回答的这么精确真是不能够小看她。

“你也听到晏蓉刚才说的了吧,下次你就给我注意点!”江稀梵看了手上的表,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回公司了,手边的茶杯搁在桌子上。

江冽尘看着江稀梵从病房门离开,房内只剩下他跟姚若馨。

“你父亲平常都这样对你的吗?”当她亲眼看到江稀梵将气出在江冽尘身上,觉得这样对他不公平,这整件事情并不是他一个人的错。

“看来这次真的让他失望了。”江冽尘眉头深锁,直觉那疼痛感又渐渐地袭来,可能是因为刚刚那一巴掌令他的胸口发闷。

被樊纪天送来医院的他当时昏迷不醒,却又在醒来的那一秒知道江稀梵放下手边的工作赶过来处理他的问题。赔偿日本团体经纪公司的损失,还有赔上江诚集团旗下有些上市上柜子公司的名声,因为这件事情都是会受到影响,子公司和江诚集团都是江稀梵的心血。看今天一则坏消息传到父亲耳朵那一定气炸了,所以他认为被父亲挨了巴掌不算什么,因为这是他的错他要承担。

姚若馨听见他那样回答不再多问,她看他脸色又不舒服地样子在那挣扎摇晃,疑惑的眼神对上他那双暂时睁不开的眼睛“江冽尘你该不会病又…发作了?”

她不解这症状的起因,刚刚明明还好的怎么就被江稀梵说个几句又来了。

江冽尘现在的情况很疼,痛得打掉她传过来的水杯。

还以为这阵子他可以很稳定的控制自己主人格,谁知因为今天这场事件的发生令他又想逃避事实,心脏的没有刺痛,他感觉到是残暴的另一个自己。因为那个他好久没出现过。

当年的他被打算送往美国治疗却发生意外没有去成,可是在那之后这个残暴无情的他就没有出现过。江冽尘挣扎着,他的脑海开始产生幻觉,好像听见那个他在说话,他叫他把眼前这女人给杀了,否则他现在就出来把她给杀了。

脑海中的幻听语气越来越强烈尽管他强忍着反抗不听令,眼神却表露一副要把她整个人吃干抹净“妳快走!我怕我无法控制自己……”

姚若馨察觉他不对劲很快地捡起水杯退得很远,距离病房的门很近“我去叫医生来。”

她并没有打算放着江冽尘不管,她知道他精神分裂症状又开始了,她赶紧的打开房门,同时又在下一瞬关上门。眼角余光看到门外一个熟悉的脸孔渐渐走过来,她刻意闪过那个人接着先将病房的门反锁。

这个人该来时候不来,不该来时候却偏偏来“我看到樊纪天在外面,你在坚持一下,我去打发他离开。”

她不经意回头的走过看着躺在床上的他一眼,发觉已经来不及了,眼前的江冽尘又变了一个人似的,手上还拿着一把锐利的刀向她慢慢的走过来。

“你想做什么?”她整个人一步步退到门边。

“ 杀了妳,因为妳的出现会带来我和他困扰。”他拿着刀指向前面,漆黑的眸在她的身上上下打量。

现在的江冽尘与原来的不同样,一股令人快窒息的气氛从他身上散发“你说的他是指江冽尘吧,这次又是谁了?”

“如果是江冽尘那小子我倒无所谓,只可惜不是他,是江昊熙….他才是最麻烦的困扰。”他一直存在江冽尘的身体里也清楚明白那个一开始自称江冽尘的人格,那个他自从遇见了姚若馨后就把自己设了一个不存在的人。在江冽尘手机里联系人有李昊熙这个名字,随后他就给自己名字加上了昊熙,正确来讲那个他,依然是江冽尘。

“你扯到江昊熙做什么?他们不是…双胞胎吗?”每次听到这耳熟的字眼,她的心就会忽然发闷。

他嗤笑不语,再次逼近她。

他反应让她毛骨束然,顿时姚若馨终于明白他的意思,想到自己住进江家这几日病没有撞见那个江昊熙,这时她才知道一直一来都是同住在江冽尘的身体里面。

“我…不管你是谁,就算你把我杀了一样给自己带来困扰,你可别忘了我现在可是江晏蓉的身分。我要真的在这被你杀死,你在江家的地位就真的不保了。”她已经是个不怕死的女人,打从她决定要江家血债血偿的念头一启动,她早就已经无所畏惧。

忽然,江冽尘的心脏开始发疼,他的刀在瞬间掉落,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可以成功的把姚若馨杀了,谁知突然袭来的刺痛扰乱他身体上的控制。

姚若馨趁他又再跟自己的身体心智抗拒,她赶紧的抓起旁边的门夺逃出去。她靠在门口松了一口气。

“妳这是怎么了?”樊纪天在这时走到了病房外,看见姚若馨慌忙的从房内看似用跑的出来,他低沉的嗓音问道。

上一章 纯属意外吗主目录下一章 不是纯属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