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豪门唯爱:一世妻约

第109章 用手段过日子(2)

作者:尤笝 更新时间:2021-09-01

翌日—

“严先生你不说出地址,那可要小心总裁的事被人爆料了。”她下了最后通牒与对方谈话,明显听出来在在线的人语气有些不悦,但她不可能退路。

“妳要说的是那件事?”

“你也告诉我过总裁没有装病不是吗?”她十分冷静的语调却带着威胁,拿着手机讲着讲看下窗外的天空。

严柏文深了呼吸,胸口中的闷气依然存在着,没想到她是这种女孩,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威胁他,而为了保护好总裁也只能把事情告诉她。

“我只希望妳不要乱来。”他最后叮咛。

“你要是害怕,可以通知总裁。”她打定主意的是严柏文不可能会说出来。

姚若馨得到消息后满意的结束这段通话,她按照对方传送过来的地址渐渐开始发动车子。

这还是人生第一次她这么做,用过份的手法来争取到自己所想要的,总觉得她已经开始变得不在是以前的自己了。

今天气象报告有通知会下雨,现在时间是在傍晚,她来到这,望向别墅的大门外发现有两个守卫。反正有钱人家就是喜欢请保镳跟个来罚站的。

橙红的天空开始乌云笼罩起来,灰蒙蒙的天气开始有了湿气,接着一滴滴的两滴在她脸颊上,不久,毛毛雨从空中落了下来,延续一段时间她缓步的走着。

“总裁,我在你家门外,见一面好吗?”姚若馨找出他的手机号码拨过去,而在讲手机的过程,发出的声音是那么细腻柔软令人听得动人心弦,脸上却没有带任何表情,完全淡定的等待江冽尘给予答复。

接听的人一听到她的声音,复杂的情绪瞬间写在脸上,他没说话,便狠心的挂了姚若馨拨打过来的号码。

显然江冽尘完全不可以见她,那么她就等,等到她愿意出来见人为止,吹风淋雨这种苦肉计是最能够得到对方的同情。

雨下得越来越大,独自一人在这栋别墅大门外淋雨,该说她是傻女人还是居心叵测的女人,她已经无所谓别人怎么看待了,事情自己清楚就好,她是为了什么而这样做。

半小时后,站在门口的一位守卫已经观察她很久,猜想这个女孩一声不吭的站在那边淋雨,古怪的行为让人有所警惕。

“你好,请问找谁?”大户人家是不能直接呼声屋主的姓名以及职称。

姚若馨听见守卫忽然传来问候的语气被吓得心脏急速跳上升,五根手指头攥紧了手心,转过身缓缓几秒才敢抬起头看向对方便小心翼翼地回应“我是来找总裁,我是她的秘书。”目前为止她没有签下自动离职,算得上是旷职的状态。

“怎么不直接登记,好让我去通知一下?”守卫的表情皮笑肉不笑。

“通知过了……总裁在家的。”她是不速之客的事绝对不能被任何人发现。

“好吧。”他看出来这个女孩不愿多说半句,于是不自讨没趣的回到自己工作岗位上。

转眼间,她全身上下都湿透了,守卫最后撑了一把伞给她,可是她拒绝别人的好意,没有收下伞。

又一个半小时过去江冽尘还是没有出现,身体已经在向她抗议了,夜空伴随着雷声雨势逐渐变大,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依然在外守住,坚毅的态度与天做对,寒风吹过的雨水滴落在全身使她感到极度寒冷与烦躁的心情。

“妳是谁?”一位中年女子约五十岁左右,高贵的气质优雅的姿态从女孩的眼前出现,身旁跟随一位身着黑衣的男子为这位妇人撑一把伞。

姚若馨转身回望,那声音是陌生却有点亲切的感觉,也许是这阵狂风暴雨产生幻觉及带来的伤害,脑袋的思绪跟着混乱连眼前看到的一切跟着迷糊不清。

在两人之间的对话之下别墅的阳台上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隔着大片落地窗往外看去。

“我是来找总裁,是他的秘书。”她的回答很微弱,生怕自己多说了几句会坏了大事。

妇人看到眼前这个女孩全身湿透的,命令身后的黑衣男给她伞“我看妳还是走吧,竟然他不出来见妳。”

没那么容易,让她放弃这个机会做不到。

“小姐…小姐......还不快点扶一下!”眼前脆弱的女孩关闭了双眼倒落在她怀里。

室内的温度比外面更加的暖和,她感受到一股浓腻的香水味在她身旁围绕。

这个动作很熟悉,初中那年她发了严重的烧不能去上课,而母亲为了她停止工作照顾她。

“先把她的外套脱掉。”妇人令了身旁的女佣,两人一起帮忙褪下那件厚重的外套。

想不到江冽尘这么狠心,竟然让一个女孩子家在外面淋雨,这种作法真是无法原谅,看来跟他父亲有得比。

“夫人…..这是这位小姐的。”女佣拎着湿掉的外套打算拿去洗,却在口袋中发现一条项链。

妇人侧过脸回眸一看,伸手过去拿了项链,顿时愣了好几秒,内心涌上一股疼痛的记忆袭来。

半晌,姚若馨觉得差不多该醒了,眼睛渐渐地睁开。

妇人有所察觉激动得情绪全写在脸上,仔细的在她漂亮的脸蛋找出想要的。

“妳怎么…..会有这条项链?”她无法安抚控制不住的感受。

“这是…..我妈妈给的。”她认了秀怡阿姨为干妈,在外界看来自然是妈妈的一部份,虽然没有任何血缘存在。

“妳是晏蓉……妳是晏蓉?!”妇人不可思议的捂住脸颊,记忆不停在脑海中旋绕着。

姚若馨听不清楚对方的意思,晏蓉跟她又有何关系了。

“我不认识,我也不是她。”她不过只是来找江冽尘解释,希望她可以再次进入集团为此卖命努力工作。

“妳妈妈是不是叫严秀怡?”她还记得当年扶养那孩子的家庭,其中一位是老公的朋友严小姐。

此刻,姚若馨意外的脸写在上面,原来这位夫人认识干妈,可是怎么没听过这件事呢。

对一个外人不必要说些什么,她也不好意思拿死去的母亲说故事“是的,她对我很好,还有父亲。”

说到了高盛茂,妇人的脸色瞬间暗沉,蓦然一惊“妳知道……我找妳找的好苦啊……妳是晏蓉真的是……”此刻再也忍不住地抱住眼前的女孩,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开的玩笑,原以为的失望却带来了期望,她等这天等到天荒地老终于总算被她给盼到了。

“对不起,我不是她,妳认错人了真的。”她被这位夫人的举动吓到,轻轻地推开那需要被拥抱的心灵。

原来姚若馨只是想找到江冽尘把话说个清楚,没想到会遇到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情。

妇人受了重大的打击,眼前的女孩完全不想认她,可是她能有什么资格来认回自己的晏蓉?!

这一切都是江稀梵做的好事! 

上一章 用手段过日子主目录下一章 用手段过日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