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豪门唯爱:一世妻约

第103章 她躲在岛上过日子

作者:尤笝 更新时间:2021-09-01

她伸手过去对着拿着手机和旅行箱的男子,客气礼貌地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大伯,那些东西是我的。”

男子不敢自信地看了她一眼,瞬间摇着头,抓紧了手机不放,明显得不相信这女孩所说的话。

这年头的骗子挺多的,刚刚他遇到的那一位女孩行为虽说诡异,但目睹在那个地方发现到她的可是这位男子,所以手机和行李箱绝对不是躺在病床上的这一位小姐的。

“这东西,妳怎么证明是妳的?”怀疑的表情写在脸上。

“只要我能够解锁手机上的密码,你总该相信了吧?”

拿到手机的这一刻,她以最快的速度把密码解了开,让男子当场哑口无言下去。

手机的主人找到了那么行李箱也就别再怀疑,他立刻将行李箱推到她的床旁边。

“大伯,谢谢。”她的礼貌从小就被灌输的很严厉,无论是对待任何人,该有的都要做到最好,只有这样才不会让自己顾人怨。

“那姑娘,我们就回去了,等明天早上再来接您。”

严秀怡客气的笑了一下,一想到这女孩往后就要跟着这对夫妻俩一起生活,表情上的喜悦暂时停不下来。

中年男子意识到了什么,正要说话的同时被妻子给拉走了,话说他都还没接着了解到这女孩的过去呢。

姚若馨望瞭望这对夫妻俩,看到他们暂时的离开,心情突然放松了不少,因为不管怎么说,陌生人依旧是会令人感到生疏,必须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才会值得信任。

手机的屏幕被解开了密码,看到未接来电的讯息显示着樊纪天,这个人拨了好几多通,而拨过来的时间却是她昏迷不醒的时候。她错过了好几多次能够跟他说明一切,不过还是算了,反正她已经不想要回去那个家,就让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认为姚若馨已经死了。

这天,她的伤口痊愈了,在岛上的适应能力非常极快,端着美味的菜从厨房里走出来。当美味的菜色放在客人的桌上,客人的眼睛为之一亮,原来等待的怒气都暂时抛在脑后,立刻将筷子拿起准备享受人间美味。

严秀怡很满意,看到每一位客人吃得津津有味,她的心情就非常的愉快,来这里的客人大多数是青年人,应该是这样说,大多数的老年人都会选在假日的时间过来,而青年人大多数选在周一至五的时间,不过有时候会特别的变动。因为是民宿所以有各种的不同的情况发生,还没在这待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能够把关于工作范围的内容记得一清二楚的她还真是了不起,能够把交代的工作做到一丝不漏的境界,这样的人才可真是不好找。

自从姚若馨来到民宿帮忙的这段时间,给她的印象非常的喜欢,分配做的事都能做得很好,晚上还不段努力复习工作上的事,无论是私下的她还是工作勤劳上的她,秀怡觉得自己捡到了福星。

“阿姨,我们要穿这样去?”在民宿的门外,姚若馨正好换上了秀怡阿姨之前拿给她衣服。穿在身上的这件不是什么漂亮的服装,是一件伸缩有弹性的潜水衣。今天他们必须出海,而她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来帮忙。

“阿茂,你好了没有?”

严秀怡在吕茂耳边催个不停,这些年来他的人生早已习惯了这一位母夜叉,有时温柔甜美的会对着他,有时像电影里面的河东狮吼那样凶悍,不过依旧深深的疼爱这个陪伴他已久的女人。

租过来的船启动的引擎差不多了,驾驶船的人对着三位点个头。

姚若馨跟严秀怡和吕茂一同走上了船,没多久船开始渐渐地移动,慢慢的离了岸边。

是的,他们要去捕鱼了。

这一对夫妻对生活特别坚毅,自从被人陷害导致了破产后,他们没有因此放弃,利用存款剩下的金钱来去经营一间小小的民宿,同时与别人合作重新的建立在这座岛上的人脉与名声。捕鱼也是他们的工作,在民宿内的食材大部分是亲自捕来的,好让客人吃到他们的爱心。

在还没出海的那之前,姚若馨很努力的练习浮潜,有时特别难受,因为学习浮潜没有那么容易,但她依然没有因此选择放弃,她这么的努力都是为了今天,毕竟不想当一个拖油瓶,帮不上忙还继续住在这里的事,她做不到,竟然已经决定留下来就必须要做到令人完全直到信赖。

在浮潜的那段时间,过程中遇上了五颜六色的小鱼,特别可爱,它们似乎习惯了人类的造访,并不畏惧,在她的眼前随心所欲地游来游去。

上次看到一位男孩,大约有十八岁,身高不明显,因为是在水面上见到的,看不到那男孩有多高。

他对着她笑了一下说:“我从来没有看过妳呢,是来这座岛上的游客吗?”

当时的情况她完全不想理会,不是因为她傲娇的个性,而是那男孩说中了事实让人更不想回应。没错,她不是这座岛上的人,可是已经努力的去适应了不是吗?

从那天以后,她没有再次见到男孩,反正止不过是个无聊的陌生人。

“若馨,记得我说的,下水之前要注意水温,最近的天气很冷,适应一下比较安全知道吗?”

严秀怡原来不打算选在今天让她去潜水采集生物的,但因为客人怀念人工采集的生物,所以只好就在今天。平时都是她一个人自动下海采集的,可惜自从腰部受了重伤那次以后就没有了。

“知道了,阿姨我会注意的。”

严秀怡没有严格到必须要她亲自体验,找来岛上人称海女的人过来帮助却被她的固执给拒绝了。

船一停下来,姚若馨慢慢地跳下水,游泳的姿势准确,适应完水的温度后接着潜入海底,开始采集海底下的生物。

当身体整个潜下去的那刻,一心只想着要赶快完成秀怡阿姨交代的事,她看到了水底下的生物,是海胆,她立刻把绑在腰上袋子掀开,另一手将海胆轻轻地割下来放入袋子内,以此类推。

采集差不多了数量,她赶紧往上游,用蛙式的方式让身体进行的往前。

“我做到了、做到了……”她拿开潜水镜,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高兴的笑得很满意,但这个笑容在看到眼前的那一刻瞬间停止了留下来。

“原来,这些天妳躲在这。”

眼前是一个男人传来淡漠的嗓声,而他这样的态度和语气听得令人脸上变得黯然失色……

她没说话,但眼睛不停的望着他看,就在海水的晃动唤醒了下一秒的思绪。现在她才发觉到眼前这个人从来没看过他现在这个样子,他像是好几天没睡了,眼睛里带满了血丝,令人看得心里直发毛,他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是谁有办法这么厉害的折磨他成这个样子。

可是他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

不,是怎么知道她还活着的?

终于往后游了过去,她带上潜水镜让自己的头往下沉,她一动他就试图抓住了一只修长的腿,船的晃动让他不得不抓牢,让她感觉骨头快要折断,他手上的力气强大,她几乎疼得要哭出来,身体一紧张呼吸就是越难舒畅,这样下去她真的会淹死在这片海水上。

她不愿屈服,不停的挣扎狂踢着水,直到海水溅入那双充满恨意的眸子里面,他反应快的把手松开另一手命令身旁的兄弟拿纸巾来擦。

他下颚紧绷的曲线看上去真是吓人,全身都散发着火药的气息,脸上满满都是戾气,一个字一个字像是从齿缝里挤出来:“为什么——”

他的距离已经离开了好几公尺,她重心调整好呼吸游的速度就越来越快头也不回地往前游着,接着调整好潜水镜再次把头往海水底下沉。

她隐约听见遥远的他在大喊着,但没听得很清楚,如果她是一只美人鱼或许可以听到上面的那个人在喊些什么,可惜她不是,而且更不希望自己真的就是一条美人鱼,因为不想再听到樊纪天说的任何一句话。

“若馨,妳终于游上来了,我们可担心妳了呢!”严秀怡看到她平安的归来,心理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他来找我了……”她累得把身体缩成一团趴在了自己的膝盖上,静静的低下头,脑海不停的想起口中说出来的那个人。

严秀怡不明白她在说甚么,听上去像是自己在那边喃喃自语的,但她这样的忧伤真是让人心疼不已。

最近民宿的客人少得许多,而且明明是在假日天怎么回事了?

严秀怡出去看了一下门口,走过路过的人连看都不看一眼,有得看了就吓得逃走,更突然得是住进来的客人偏偏都是选在今天离开。

算起来,这样的日子是在从那天捕鱼之后才发生的,当时还没有那么明显,不过事情越来越古怪不得不让人怀疑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阿凡,为什么你今天不来我们这吃饭了?”因为生意越来越不好,严秀怡只好硬着头皮找出原因。

“妳知不知道你们的食物和环境都害人了?”

听完这话,严秀怡一脸不敢自信,开始反驳对方这样的响应,这么多年来她跟丈夫一起经营的民宿都没有出过任何问题,别说食物了,就连环境也都每天在打扫怎么可能会害人了!

“秀怡,我们相信妳没有做过违法的事,可是妳看客人这么少得要命不觉得问题出在你们身上吗?”一位住在这里多年的好心邻居看不下来说着。

民宿一直经营得很好会有什么问题了?

“啊……我的肚子好痛!” 

上一章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主目录下一章 妳是高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