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豪门唯爱:一世妻约

第98章 离开这

作者:尤笝 更新时间:2021-08-06

“昊熙在怎么样也是爱我,他是因为你的阴某才这样选择,就算为了钱而抛弃我至少他曾经对我的爱是真的。但是你不一样,你是活该没人爱,没人在乎,自私自利完全不顾别人感受,你在我眼里只不过是一个不值得被人爱的可怜虫,因为你根本就值得被人爱被人关心!”

姚若馨彻底的把内心存了很久的话给说了,今天就算是死在他的手上那她也就认命了。

听完她说的那每一字,他气得呼吸变得急促,喘了几口气之后,一把将她整个人拉起。忘了自己脚上还受着伤,忽然刺痛了一下,但他忍着不吭声。

见他终于放了开,她立刻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过没多久,病房的门这时被人打开。

走进来的人不是护士也不是医生,而是林佑盛。“若馨,妳还好吧?”

或许是私人的病房,隔音特别好,让外面的人听都听不到。

林佑盛没想到一进来就见两人的气氛不太好,看她那双吓坏的眼神看着樊纪天。

这两个人到底怎么回事了?

“他醒了,我有事…先走了。”她冲忙得走向门外,停在门口愣了几秒,最后还是决定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纪天,妳跟嫂子到底怎么了?”在姚若馨离开病房的前几分钟,他明显的看出来她的眼睛是湿的,绝对是哭过的。

就在林佑盛打算继续接着问时,霎时停住了张口说话的嘴。

没想到,他会有这么一面,脸色苍白的,沉闷的气息,表情痛苦的模样,看着他那双深邃的黑眸闪过一丝歉意,虽说不是很明显的样子,不过这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不同的樊纪天。

当姚若馨一回到家后,立刻跑进了房间里面,后来躲进了被窝嚎啕大哭。在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中想起了他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每想到那时就好后悔,为什么没有留住他,竟然这么爱他为什么不做出挽回的动作,要到了这时候才在这开始后悔不已。

樊纪天为什么要那样做,把李昊熙骗去美国这样的事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真的曾经认识过这么可怕的魔鬼吗?

还是说在记忆中真的有一段跟这男人的过去而自己却忘记了?

笑话,这怎么可能呢!

从第一眼看到那个人的模样就觉得不是什么善类,她又不是瞎了眼会去认识他。

不管怎样,不能继续在待在这里了…….那怕是一秒跟他这种人相处在一起她宁可现在一头撞死在这……

可是这样一来妈妈的事该怎么办,要是真的死了,那个害死母亲的人不就可以继续愉快的生活下去。不可以,一定要找出害死家人的凶手,要那个人给牢牢记住,有那么一个人这么期盼着他受到了法律的审判。

再说,只要一踏出这里半步就是一张没人要的白纸,没有任何的能力去改变自己,说白了现在所有的一切全部是樊纪天给她的,继续留在这可以衣食无忧的生存下去,要是一离开这或许就等于要回到那样的地方了……

甚至还会更加凄惨也说不定……

可是要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是不可能的,樊纪天能够做到这一点她可未必了。

像这种无情又自私的家伙根本不是人,她又怎么可能忍受这一切。人要活着有骨气,踏出下一步就要继续完成的走下去,或许决定会改变了一切,但是同样要一步步的让自己更有意义的走下去。

不知不觉手边的动作已经动了起来,她边想着边把手上的行李箱整理好,其实这个箱子也不是属于她的,那些衣服也不是,但是为了生存必须把一切该带走的带着,这么一来也可以以防万一。

不过樊纪天送给她的珠宝首饰可没有想过要一起带走,她穷的在可怜也不要他给的任何东西当救急。

如果今天就这么的离开,她会引起很大的稍动,而且立刻被人给捉回来,距离那个人住院有两天,想一想还是明天在离开比较好,想个办法找个机会支开那群人。

早上七点。

“少…姚小姐,您真早起,真不好意思昨晚我有点晚睡了,我还没来得及准备早餐。”

姚若馨已经将所有的早餐整理的差不多,看着诺晓芹保持平静的心态坐了下来,她拿了叉子开始准备吃起早点。如果这个家没有她在的话,或许樊纪天也无所谓的,因为还有诺晓芹这么好的女孩为他做早晚饭。

“晓芹,樊纪天不在我今天就跟妳说了吧。”喝了一口热呼呼的咖啡,正经八百的看了她。

“说什么呢?”诺晓芹有些害怕,小心翼翼的回应她。

“其实,妈请妳来当佣人是想阻止我跟纪天的感情对吧?”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让这女孩住进来是为了什么利益。

诺晓芹听完顿时说不出话来,她咬了下唇不敢作声。

“我当妳默认了。妳别担心,我现在说这些不是想表示什么,而是,我想说的是,我跟樊纪天并不是妈跟妳想的那样,其实我们是没有任何爱情的婚姻。”原来只是一场交易,他给于她重新的生活,他满足她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日子,不过这一切只是他想的,他给的,而不是她真正想过的,想要的生活。

所以说,她跟樊纪天之间完全不是深爱对方而结婚吗?

难怪,她应该早一点感觉到的,从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甜美快乐的幸福。

“妳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为什么?妳自己不知道吗?”那天晚上的一个吻,证实了诺晓芹心里想要的人是谁。

如果说这也是樊纪天母亲安排的,那她也只能说这女孩真是可悲,跟她一样如此的可怜。

“妳知道了,那为什么不揭穿我?”她隐藏的这么好,偏偏被这个女人给看出来了。

“就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更不想揭穿妳,我还想让妳梦想成真。”她的话中有话,但却令人难以摸索。

“什么意思?”诺晓芹抓紧了刀叉,脸色微微暗暗的看了她。

“不瞒妳说,我要离开这了,但需要一个人帮我。”她要她帮上这个忙,不管会不会成功,她都要试试看才是。

“妳想要我怎么帮妳?”原来她是这么想离开这里的。

“我想只要让他找不到我的方法,就是我死了。”

“什么,妳死?”她不知道有没有听错,这样做的话对她有甚么帮助,不管怎样要做出这样的事情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晓芹,我现在能够离开这只有妳能帮我了,我说的那个死不是真的死,只要妳肯帮我的话,妳内心所期盼的那件事会很快实现的。当我一离开这,妳就有机会跟樊纪天在一起了对吧?”现在她想做的只有这一步,她不想一天到晚被人监视,过着那不适应的日子,只有支开一群人的追踪才能够继续生存下来。

“姚小姐,要我怎么做呢?”要是她真的离开这,那么他会回头看到她的好吗?

“首先我们调换一下对方的衣服。我穿上你的制服就没人把我当少奶奶了不是吗?”外面那群人保镳及守卫大部分是势利眼,因为制服有等级地位的身分所有只会认衣服出来,正巧唯一认识她的保镳今天没有来值班。这么好的机会她当然要好好把握,只要一走出这个家,她就可以独自一个人自由自在地过日子了,不需要一天到晚担心受怕。

她现在的处竟就像是一个被忽视的孩子,没人要,没人疼,因为心灵上受了创伤所以迫不期待的逃开这个家。就算是在好的房子在好的设备,没有一丝温暖的家也等于是失去一个希望的家。

想要她留下来是绝对不可能的。 

上一章 害死了她的前男友主目录下一章 不要遇到困难就直想着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