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豪门唯爱:一世妻约

第79章 接近江冽尘

作者:尤笝 更新时间:2021-07-04

在江诚集团大楼下,一辆酷似银白色的保时捷停在门口,车窗慢慢地降下来,探出一张说陌生不算陌生的脸,但可以确定的是里面的驾驶人是这里的职员。

“姚小姐,除了董事长以外,其他人的车不能随意放这边。”

“不好意思保全先生,我不晓得公司的停车场在哪处所以……”见过保全几次面,本来打算打电话问一下好朋友雪嫣的,但这时间对方已经进去了手机基本上是静音或者暂时关机。

她还认为今天是要给老莫载来上班,没想到樊纪天一口咬定要她开车自己过去江诚集团。

他的手脚动作还真是快,车上肯定已经装好窃听器或者系统定位那些的,一点情面也不留给人。

“总裁,早上好。”

最近跟江冽尘的关系还不错,是上司跟下属的那种,私下并没有接触太多,而姚若馨也不想跟这个人走得太靠近。但是对于樊纪天的命令,她不能不刻意稍微接近一下他。

“你别总是拿我妈妈的事来威胁我!”那天她有点受不了,直接性的爆发出来内心的难受,当时她手上拿了一条毛巾,擦完头发后气得把它扔向他的脸上。

气氛一瞬间僵住,他高大挺拔的身形给人无形的压迫感,深邃的眼睛直直盯着那张正生着闷气的小脸。

“我只是暂时不告妳诉妳就叫威胁了?”她不按照他的意思去走,那么他就不会说出她母亲是被谁害死的事。

“你明明知道我是必须要知道的,我要为我妈妈讨回公道,让那个杀人犯受到法律的制裁!”

一直以来好像被他当成一样是工具,任由他使唤,若有不从就拿她母亲的事来逼迫她按照他的意思去做。

“妳只要做到我要的目的,我说过自然会告诉妳。”

他还是这一句话,没有变过,再说什么只是浪费了各自的时间而已。

本身没有权利跟人脉的她,不能在私下做了暗暗调查的事,再说她还不知道要往哪一点开始启动调查的关键。

并且这是真实的故事发生在她身上,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够知道真相的,不然全世界的坏人早就被警察逮捕了,世界也因此太平不是吗……

这个社会是现实的,一个人没有广大的交际关系不可能会有好事情发生在身上,还有一点就是金钱上的权力,她只是名义上嫁进来贵族,事实来说少了权限的管制,表面上的荣华富贵只是用来掩饰她以前贫穷的那一面。

她现在身上存在的价值是樊纪天赐给她的,但她知道这不是她的原则。

总而言之,只要是他给的一切,她都会写在脑海中的笔记上一个一个的记起来。

她要把将来赚到的钱还给樊纪天,而目前为止总共欠了樊纪天多少她也很清楚。

记得当时开了支票一千万给了她,让她还清父亲生前欠下的四百多万,还要她签下五年夫妻之约的契约,若有违约就要偿还一千五百万元整。

但后来樊纪天利用她母亲的事情解除了合约,她才没有欠得比之前这么多,基本上只要还清她该还的那些钱就够了,那一千万她已经拿来还清父亲欠下的所有债务,其余的钱当是她跟樊纪天借的。

“妳的企划案我看过了。”

江冽尘没想表扬她,私下把她找来办公室说。不过其中是有原因的,为了不让各位秘书们产生争议。

“真是不好意思了总裁…我那天听了您的企划,脑袋就忽然想到了什么所以就偷偷的在您的计算机上做了功课,我是想把它拷贝下来到我自己的U盘可是没有带来。”

她开始自责的道歉,擅自动用总裁的个人计算机做企划,她的胆大包天真会害了自己的饭碗。

那时候她怕灵感会突然不见,而她身边正好有一台计算机,趁着江冽尘暂时离开房间,她偷偷的在计算机上建立一个新的文件夹,开始制作企划案。

她不是故意没有去移动那份数据,而是正好不该进来的人偏偏走了进来,只好当下变成偷偷摸摸的行为把它暂时藏了起来。

不过她是有带着随身携带的U盘在身上的。

“妳写的不错。”前前后后他都没多讲什么,而她就承认了那天的错误举动,现在有那样老实的员工还真不少见了。

“什么?”她认为听错了,紧张的情绪涨红了脸。

“说妳的企划案正符合我的味道。”他语调稍微提升了点。

姚若馨没听错,她眼前这个刻薄的人在夸奖自己。她做了不适当的行为并没有被上司挨骂,今天还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他放下手边打印出来的企划数据,缓慢地走向她,伸手轻轻抚过那张谨慎的小脸,深眸直勾勾的凝视着她“这么多年来,很少有人跟我在公事上有了一样的共通点,相信之后的合作会很愉快。”

“谢谢…..总裁的赞美。”

她接受了总裁的称赞。然而,江冽尘用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下巴,将那垂下的头轻轻地往上抬动,深眸中散发出令人灼热的光芒。

“怎么了总裁?”她一脸淡定,保持该有的状态。或许是眼前掉了一根头发他想帮她拿掉而已。

“妳跟樊纪天是什么关系?”如果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他不会进行下一步,还会做好防备的准备。

姚若馨被问到这一个问题,忍不住笑一下。

她还真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是名义上的夫妻,却没有正常夫妻该有的实际。

说难听一点,她认为什么都不是,她只是一个被使唤来来去去的道具。

“总裁,就像他说的那样,我是他的朋友而已。”

她不能说出实话,因为那个人再三叮咛过不准泄漏他们是夫妻的事实。

上一章 他二十五岁的夏天主目录下一章 企划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