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豪门唯爱:一世妻约

第68章 原来他约的人是江冽尘

作者:尤笝 更新时间:2021-06-29

每当一想到那痛苦的回忆,他就拿起照片中的女孩,他狠狠的瞪了她,恨不得立刻找她算账,如果不是她父亲,他的爸爸也不会死,这个女孩凭什么,笑得这么灿烂,她的微笑对他而言是一把尖锐的针,在他的胸口一根根的刺入,一见到照片中的女孩他愤怒的想毁掉她,因为她的微笑对他来说宛如万箭穿心,他立誓过,要让这个女孩从此笑不出来,让她尝到失去一个微笑是多么惨酷的事。

十五岁的生日他终生难忘。他努力的这几年,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强,能力不让最信任的人失望,成为了叔叔最器重的王牌。当上了樊氏企业集团的总裁,与华夏集团的合作更是天衣无缝,一气呵成,这些都多亏了他奋斗下来的成绩。

他为了报复,等到了那女孩子升上了大学,是一间有名的艺术学校,只有肯努力的才能够考上。

他把时间空出来,开了一辆顶级时尚跑车来到她就读的大学。

他随时都有纪录,这女孩一天天的长大,容貌长相他都了如指掌。

“你怎么只有点了一杯饮料?”

姚若馨看到餐桌上他只有一杯饮料,不像是他的作风。

“等一下有人要来。”

原来是约了人,还想说怎么忽然来到外面吃。

不过他怎么不早讲,害她不知晓的点了一份,这样做有点失礼。

他是约了谁,女人吗?

这个世界不奇怪,结了婚的男人长得太英俊外面有些难免会招蜂引蝶,不过要是真的有的话,她开心的不得了,这样她就可以放心很多,若是樊纪天有了红颜知己的话,他就不会一天到晚找她麻烦。

不过目前为止的印象中,除了那个华夏集团的千金夏丽澄,他真的很少有别的女人来找上他,还是她自己不清楚而已。

“抱歉,路上出了点麻烦,来晚了。”

姚若馨似乎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她觉得身后站着熟悉的气息,这家餐厅的冷气一点都不热,怎么感觉胸口忽然闷热。她转过头看去,感到一阵错愕,像是见到鬼一样,慌乱了思绪又不能太过于明显。

原来他约的人是江冽尘。

“不会。”樊纪天亲切的点个头,对对方特别礼貌上。

“姚若馨,你怎么会在这?”本来只是随便应付这一场,居然会遇到了公司里面的新人秘书。

她感到很难堪,在这种场面遇到了自己的上司,真想往哪个洞钻进去。

樊纪天不是说过不能透漏他们之间的关系,为什么要安排他也一起来,这样不就会知道更多?

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觉得不该在这待下去,想找个借口溜走,坐在椅子上的她正想站起来,他眼捷手快的换个位置走向她旁边“江总,请坐。”他礼貌性的一笑。

姚若馨被拉住了手,有点无奈,静静的回到座位上坐着。她不敢看江冽尘一眼,明明在公司能互相对望,现在却一点都不敢,甚至还有害怕。

樊纪天故意换个位置坐到她旁边,把她赶到在最里面去坐,喝了一口饮料“江总,您认识我朋友?”他装得一副天真,明知故问。

“她是公司里面的秘书。”他实话的说。 

“这样啊,那可真是巧合。妳说对不对,姚小姐?”他扭头过去看一下她那僵硬的表情,心里感到特好笑,看了几秒钟,直到姚若馨发现他在看着她,狠狠的被翻了一个白眼过去,他才转过头对着江冽尘。

他知道她气炸了,在酝酿情绪中,请勿打扰,脸上就是这么一副明显写着。

她想逃,可是又逃不了,不知道江冽尘会怎么想?

“那你们怎么认识的?”江冽尘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像樊纪天这么高贵的人物,这女人是怎么跟他成为朋友。

“她是我父亲朋友的女儿。”他刻意捏造了一些真不真、假不假的谎言,外人不清楚真正的情况,他自己知道真实就够了。

她从头到尾完全没敢说上一句话,直觉樊纪天的人太过于阴险,说谎还弄得跟真的一样,要是她父亲真的有这样贵族的朋友,也不会走上赌博之路,更不会这么早死了。

“你们一起吃饭?”江冽尘开始不见怪,相信了他所讲的话。

“在路上见到,顺便带过来而已。”

樊纪天还真会瞎掰,可笑的事是江冽尘没怀疑到。

姚若馨默默不语,胃口变得越来越小,动上的筷子迟迟放慢,听见他的谎言连篇,她吃得挺乏味。

“姚若馨,妳不舒服吗?”江冽尘也点了一杯饮料,看见她桌上那迟迟未动筷的鱼,关心一问。

“没有,可能在总裁来之前就饱了。”她立即否认,紧张的喝了一口汤。

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夹在两个男人中间喘不过气,一个是真的快导致她呼吸衰竭的祸害,一个是在办公室里经常对她尖酸刻薄的欠揍,她到底这是什么命呀!

“江总,您对员工都这么关心?”樊纪天发现他的眼睛一直盯着他旁边的女人看,他没有忌妒,反而觉得是个好的开始。

故意安排这样的局面是为了让他卸下心防,随后趁机侵入对方的要害,让他明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江冽尘觉得这句话有点诡异,但还是冷淡的一笑,不说什么。

这气氛真的好闷,位置是在冷气的下方却变得快被闷死。她无法理解樊纪天今天的安排,如果是要单纯的跟江冽尘谈公司上的事情,拖她来下水做什么,吃饱太闲找麻烦,还是一天不弄死她不甘心?

他害她变得焦躁不安,脑子里绕来绕去的,想的全部是负面想法,像一只受惊吓的小鹦鹉在笼子里到处飞来飞去,逃不出去的鸟笼只能碰壁看着外面的世界变成什么样子了。

“江总,我们合作吧,利润不会少于贵公司的。”他直接开门见山,不管对方愿不愿意听下去,还是回到主要正题。

她机伶伶打了个寒颤,觉得这样商战之间的场合自己不方便待在这,是时候找个借口趁机溜走,她不敢插嘴,轻轻的推动樊纪天的手,他转头看一下,她指了外面的方向。他知道的点了头,没有对话的交流懂得跟她之间的含意。

她走进了厕所松了一口气,意外的感到樊纪天看得懂她的意思,还以为会被他骂不礼貌,他在跟重要的人物说正经事,她忽然捣乱什么意思。幸好,他完全看得懂她的动作。

上一章 征服主目录下一章 他又威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