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豪门唯爱:一世妻约

第67章 征服

作者:尤笝 更新时间:2021-06-29

姚若馨想不到更好的理由来拒绝,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冰冷的看着她,把手上的车钥匙放到她手掌心“就这么决定,保管好,是Porsche的品牌。”

他特别在她耳边说,靠得非常近,对着耳垂吹气。

她不自觉的退开,被他这个动作吓了一跳,脸色不是滋味。

“流了一身汗,去洗澡。”他转过身,坐到床上。

虽说是一起住,一起睡在同一张床,她还是小心翼翼的到衣柜拿起内衣裤,还有整理得很完美无缺,在轻轻的关上。她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哪天这个人兽性大发都是她害了自己,所以她一定要防卫。

终于可以洗个热水澡,这间浴室空间很广,一走进去有浴缸,面积非常大的浴缸,还记得刚住进来,她对这个家的浴缸有点迷恋,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

整体来说她是乡下女孩,以前那个家的浴室没有浴缸,只有洗手盆跟冲澡的用具,跟樊纪天家的浴室比起来简陋许多。不过,真要她选择,可以的话她还是喜欢以前那个家。

最好有母亲在那里,但这只能是作梦。

洗完澡,她表情轻松很多,身上的汗臭味不见了,她走到梳妆台坐下来。

他走下床,来到她的身后。没有说任何一句话,拿了吹风机在她漂亮的秀发上吹起,那头发上的香味,他嗅到了,细心的帮她吹着一根根都不放过。

有时候他会这样,只怕她自己没吹干净躺到床上,他特别气她这一点。

他确认头发上还有没有湿的痕迹,满意的关掉吹风机。

他没等她反应,直接把唇凑上去,吸吮她里内的气息,手指轻轻的滑到纤细的脖颈,离开唇间来到白皙锁骨,她对这样的动作感到反感,用小手捉住他的大手紧紧握着。

他察觉到她的反抗,加倍猛烈的吻住那迷人的唇不放,她的身子整个开始颤抖,发觉不太对劲,他把那碍眼的两只手臂困住,逼迫到墙上强制压着,她的表情十分不满,她没办法开口说话,他的唇一直吻着她。

一只大手箝制白嫩的手腕,另一只扣紧着纤腰,她纤细的小腿越来越不听话,开启抬高抬下的不听使唤。

她没想到,万万想不到他会这么突然这样做,她曾经告诉过自己,要是这一天真的来临她会怎么面对。

她是妻子的身份,到法院告他也不合理,法官一定会判定是小两口在闹脾气什么的,根本是反效果。

不行,她不能这么让他占了便宜。

她如一只疯狗似的咬下他袭击过来的唇,猛地一咬痛得他退开一大步,更是把整个人放开。

樊纪天感到一股剧痛,彷佛被热水烫伤了舌头,那感触非常相似,他的舌头明显的流了血,这女人真够狠,他没有真的想把她怎样,只是闹着她玩,她却咬了他?!

“请你放尊重一下,虽然我是你的妻子,但是有拒绝那方面的权力……”她说的很羞涩,低着头不敢看他,可能是今天太累,没有力气去跟他吵架,如果樊纪天要硬来,她真的也没办法了。

“妳别把自己看得太清高,吃亏的永远是妳。”他曾经立誓过绝对不会跟她进一步发展,顶多折磨到她哭得求饶,让他感到兴致一下。

他回到床上,盖上被子侧身,闭上眼睛睡觉。

幸好,她获救了,否则真的会崩溃到死,她从没想过要跟他发生关系,而且根本不想!

晚上七点整,她跟他一同来到一家餐厅,这间特别有名她听说过,新闻常常播报这家餐厅的消息,还有媒体经常去采访,或许是食材方面选择细心,不怠慢客户们的胃口,以及那服务人员的待客之道非常懂礼貌,所以人气才会一天比一天还要旺。

来到这里他转变成一位绅士温柔地替她拉开椅子,抢走服务生的该做的工作。

姚若馨默默的坐了下来,觉得他这个动作很装模作样,不动声色地拿了桌上的餐点目录看一看,有上市的企业就是不一样,价位特别吓人,光是一样单点就贵到快要昏倒,是适合有钱人跟贵族才敢来消费的地方。

她不是不知道,樊纪天特别有钱,一辆保时捷都买来无条件送给她,来这里吃个饭对他来说一点都不觉得贵,让他全部点下都还不用找钱,剩下的就当施舍一下。

不过这大概只是她眼里的他。

“妳想吃什么?”他高冷的态度翻阅桌上的目录,见到这些菜色不惊动,反而觉得正常,他注重健康,喜欢这间餐厅的质量,肉都是从国外进口运过来的,没有任何添加不好的。最近新闻经常传出假油事件,吃下去的人都很危险,曾经一家有名的餐厅也被报导出来,他很细心的去做过私下调查,最后放心的来这用餐。

因为是高级餐厅,目录上不少英文,她完全看得懂,非常认真的看着每一个字。

自从初中毕业后,别人期待着上了高中,开始利用暑假的时间玩乐,而她并没有,国中的那些成绩很不理想,她想努力,尤其是英文方面,基础会根本还不够的,她利用暑假那段时间去了图书馆,不懂的问国中的英文教师,学到会为止。

她的英文说得很流利,发音标准,咬字清楚对着服务生。

樊纪天不感到意外,对于英文这方面她是强项,看过她的优秀成绩,还有选择的学校,不是那种不爱读书的,也是因为这一点他对她特别感兴致。

姚若馨跟他年龄相差五岁,在她二十一岁的时候,他是二十六岁,事业正处在颠峰时段。

那年晚上他过生日,收到了死去的父亲的弟弟送来的礼物,原以为是什么贵重的礼物,接着打开来后是一张女人的照片,还有着个人资料。

他不懂叔叔的意思,那天正要拿着手机打过去问,一通简讯就发了过来。

“我的好侄儿,十五岁生日快乐,这份礼物我一直等的就是这时候,照片中的女孩子是你以后的仇人。她的父亲是个赌徒,我亲爱的哥哥就是被她的父亲杀死的,看到这里千万别激动,这世上最有权力的人能掌控一切。纪天,你的年龄还小,别冲动的坏了未来的大事,叔叔会这样告诉你不是要你去报仇,只是觉得你迟早要面对了。”

十岁那年,他永远记得杀死他父亲的那两位歹徒的脸孔,是最深痛的记忆,他在那么小的年龄面对了父亲的死亡。

父亲是为了保护他,为了那一把不值得的小提琴与两位歹徒反抗到底,最后父亲被捅了一刀失血过多当场死亡。 

上一章 昊熙这两个字总是忘不掉主目录下一章 原来他约的人是江冽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