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豪门唯爱:一世妻约

第26章 今夜不安

作者:尤笝 更新时间:2021-02-21

姚若馨回到了与樊纪天一起睡的房间,默默地走过衣柜拿了贴身衣物以及要穿的上衣裤,接着走去浴室间正准备要关上门,突然,大手一把抓住她的小手,两人在密闭式的空间倾听着对方的呼吸。

姚若馨没想到樊纪天这么快就走了上来,吓得她腿软,一脸错愕,看着那快要置她于死地的眸子。

俊脸逼近,一脸厌恶的嗤笑一声”我听说妳去博物馆见了一个男人,怎么是妳之前的老客户吗?妳对他念念不忘是吧?”

樊纪天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就连基本的尊重也不愿意给她,什么叫去了博物馆见了男人,还一副很肯定的样子说是她的老客户!

姚若馨没打算否认,因为她知道这个人不可能会相信自己,那么她说甚么也只是白费口舌,换来的也是无济于事而已。

见她没有回答自己,樊纪天更是急坏了,力道更是使劲的一捉,听她口中发出疼痛的叫声。

“你弄疼我了快放手!”内心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恐惧,吓得她手中的衣物掉落在蓝色的地砖上。

“妳要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妳是我樊纪天的妻子,要是让我知道妳背着我和什么男人好上,或许妳会过上甚么样的日子也是不赖的。”他摆明在暗示这女人最好别做出甚么荒谬的事来,否则下场是什么样自己也说不准,总之不会让她过上少奶奶该有的日子就是。

樊纪天会对她说这些话并不是在吃醋,而是她的身份已经不同,居然是他的妻子就该尽到做为**的责任,不管有没有爱这些都是应该的。

听完这话姚若馨狠狠地瞪了他,她再也无法忍受他的污蔑,几乎用尽全力的推了开那高大的身子。控制不住的小手,抬手向他挥去,手掌停在半空中,紧接着朝着那张俊脸掴下。

他在毫无防备下被这女人甩上一记耳光,这还是头一次被同样的女人打了两次巴掌,看来这女人真是不要命,不要以为自己是他的妻子就这么对他放肆,要是真惹毛他的话定会让她不好受!

樊纪天冷笑看着她,好像心里有底,那种会看穿人心的感觉,一幅洞悉一切,直直深达妳内心思想的眼神。姚若馨看得有点恐惧,每当她后退一步,那脚步也跟了过来,直到自己碰上了墙,没有退路。

接着,樊纪天一把拉过她的身子,拿过挂在上面的莲蓬头,开启水龙头,朝往她害怕的小脸喷上去,见她防不胜防的情况下承受这么意料不到的折磨,虚弱的鼻子彷佛被大海上的水呛到,那突如其然的水进入她的鼻头里,难受得她快死去似,小手很想拿开却被另只大手狠狠压住,直到他看得她快难受得不再拼命挣扎……。

终于她没有就这么死去,只是难受的不停咳着。

“记住我今天说的话,还有妳是什么身份。”说完,他关下莲蓬头,走出浴室间。

而姚若馨还在难受的扭动鼻子,那进去的水真是呛到不行!

如果她不任性的话,或许就不会这么活该的受罚了,她没有做过什么应该告诉樊纪天,让他没有误会自己。

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是樊太太……

明明洗个澡可以很快的,但今天几乎洗了快一小时的样,这还是她第一次洗这么久过,刚才鼻子被水呛到的那瞬间简直难受死现在终于好了些。

浴室门一打开,姚若馨走到梳妆台前,台上的化妆品都是她的,还记得第一天住进来这根本没有甚么女人用品更别说面前这个梳妆台了。

不是她吵着跟樊纪天要个梳妆台和旁边的柜子,而是樊纪天自己决定要买的。

坐在镜子面前开始整理凌乱的头发,毛巾擦拭着湿润的秀发,她很仔细的检查每个地方有没有擦到。

接着拿起放在小柜子上的吹风机,认真的吹着她湿透的长发,尤其是发尾的部分她绝对不能漏掉。

自从嫁进这个家,姚若馨平常的生活习惯都被樊纪天特别纠正,像是她总是喜欢湿着头发躺在床上,没多久就被樊纪天蛮横的拉过去吹头发或者不准睡床上,除非头发保持干。

从梳妆台镜子那照射看去,樊纪天到了阳台上抽根烟,她没有想多看,虽说只是一个背影而已不会发觉姚若馨正在往阳台方向看着他,不过一想到刚刚他可怕的一面她就是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不敢了。

吹了不知有多久,头发总算是干了,当她一关上吹风机,愣了几秒,忍不住看着镜子照射的方向。

樊纪天刚好抽完了烟,转身回头走了进来,轻轻的关上阳台的门窗。

他的眼睛没有一丝温柔,黑暗的,完全没有反省自己差点把她给弄死。

“别告诉我妳没有话要说。”发出来的声冷得令人心惊胆战。

面对他这般刁难的话姚若馨说不出什么,连刚才那件事也不敢跟他讨个公道,要是真的可以对他放肆她真的好想释放出来,可惜她没这个胆量,她怕他都来不及了!

樊纪天很快的走过来,再次拉过她的手,见她一脸惊慌害怕,心头十分痛快。

姚若馨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么,他为什么又生气,她可没有招惹他,只是没有说话就有必要这样对待人家?!

他狠狠地将她摔过床上,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狠狠地吻住那片红唇。带着蛮横的掠夺气息,霸道的吻令人惶然,终于她回应过来,身心开始拼命挣脱着。

他察觉这女人拼了命的抵抗,最后停下野蛮的一吻“怎么?跟自己的丈夫亲热不好?”

樊纪天求你别用这种眼光看我,像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要这样对待我!

我没有!

打从我嫁进来,早已自知自明。

“你到底想怎么样?那个男人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更不是你说的客户!”她几乎用尽全力把脑中想说出来的话给他听。

终于把她给逼出话来,樊纪天满意的退了开。

其实他会对她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为得是让姚若馨明白,除非他放手或者是五年的契约到了,否则这几年她都要以樊太太的身份过着。

当他听到这女人去了博物馆见了一个男人,两人还有说有笑的,他不得不承认心里一股火燃了起,但他肯定这不是在吃醋,没有爱哪来的酸味。他会这样是因为她居然忘了自己是被赶出来,忘了因为什么原因被他赶走。他让她暂时离开并不是让她去找什么男人私会,难道最基本的她也能够忘了是吗,她是樊家的少奶奶是个有丈夫的身份半夜跟个男人在一起传出去别人怎么想?!

樊纪天露出一抹冷笑,伸过手擦拭掉刚吻上的唇,眼神幽深的盯着无辜的大眼“妳跟那个男人认不认识妳自己最清楚,只要妳别忘了我们之间的契约存在就行。放心吧,五年之后妳要找什么样的男人随便妳挑,看是要穷光蛋还是要像我这种的有钱人都随妳。”

他说完这句,姚若馨恨不得撕烂他的嘴,巴不得五年快点到,还记得一部卡通里有一只叫做哆啦A梦的机器猫,它的四次元百宝袋有个时间快转的道具,正好可以派上用场让他们之间的时间快点转到五年,这样她就可以完全的摆脱他了!

唉,这也只是空想,她又不是小朋友了怎么会拿现实跟卡通混再一起想!

“是吗,我希望那天快点到。”她坐在床边,拨弄下自己的长发,无所谓的瞟了他一眼。

樊纪天没多说,走到衣柜拿下自己的衣物,带着冰冷的气氛下走向浴室间“今晚我不睡这了,妳快休息。”说完浴室门接着被关上。

待他关上门的那一霎,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她不想让樊纪天见到,因为只会被冷漠的无视甚至会轻视,她不要,才嫁进来没多久日子过得又好慢,像这种日子她到底还能承受多久……

上一章 上一代恩怨主目录下一章 進他的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