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又挨打了啊

小说: 浩劫星空 作者: 刘疯浪 更新时间:2020-11-21 21:41:49 字数:3645 阅读进度:31/104

亲们,半夜被人破门而入,被提溜着,扔到一个墓地,你怕吗?

“闭嘴,你再瞎嚷嚷,就打断你的腿……”

吴长生把鸿天粗暴地扔到墓地后,又给了他一脚,鸿天果断地闭上了嘴。

“鸿天,好好看看吧……”吴长生对他又说了一句话后,就不再理他,而是拿出一块抹布来,竟开始擦拭起墓碑来。

这坟地有什么好看的,那有半夜来看坟地的?

这坟茔里埋的都是你家里人吧,不然你半夜还擦什么墓碑,你没什么事干了吧,还把我提拎了来,你有病吧?

鸿天腹诽不已。

鸿天知道这个墓园就在大原郡武学的后面,占地足有几千亩,埋葬了有上万人,是大原郡武学的一个禁地,学生一般都进不来。

现在虽然已是深夜,但却月光明媚,鸿天又是高级武者,看清墓碑上的字完全没有问题。

现在真冷啊,虽然鸿天已经是高级武者,但也感觉到冷,尤其是在墓地,感觉得格处地冷,甚至感觉到有点阴森。

鸿天双手互抱着,又跳了跳,身体暖和了些,走到最前面的一座坟茔前。

这座坟茔并不大,占地不足十平米,不到两米高。

向墓碑看去,上面简单地写着墓主名叫汪顺风,先天武者,死于前几年与邪教战斗中,死时十八岁……

哼哼,一个短命鬼啊,十八岁,先天武者,应该是武学三年级或者四年级武学生吧,还算是个天才。

鸿天看完后,也没有多想,就向紧挨着的一个坟茔走去。

紧挨着的坟茔墓主也是一个短命鬼,一位与邪教战斗中死去,才十七岁的武学天才,也是先天武者,比前一位墓主更天才。

再走向后一排坟茔,鸿天发现这一排坟茔的墓主也还是在与邪教战斗中死去的,不过不再尽是武学学生,大多是武学老师,年龄也大了许多,但也全都没有超过四十岁。

……

这座墓园埋的不会全都是武学师生与邪教战斗中牺牲的人吧,鸿天猜测到。

这死的人也太多了吧。

大原郡武学成立了多少年,总共才有多少老师和学生啊,现在大原武学老师和学生加起来也只不过几千人啊。

在与邪教的撕杀中,怎么可能会死这么多的人,这墓园占地足有几千亩,埋有超万人啊。

鸿天知道,别看他自己穿越过来后,与邪教也撕杀了多次,但邪教在大原郡却是不成气候的,虽说不至于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也绝不敢在郡里公开活动。

大原郡官府对邪教也一直非常强硬,内防部就是专为防范邪教所设,大原武学都死了这么多的人,那整个大原郡呢,又死了多少人啊?

全人境七十二个郡呢?

鸿天慢慢地从墓园前面向后面走去,对座座坟茔也不再细看,越到后面,坟茔占地也越来越大,坟茔也越来越高,墓碑也越来越高大。

显然,越到后面,墓主的身份也越来越尊贵。

走到一座高大的墓碑前,鸿天发现这座坟茔前面墓碑上的内容变了。

这坟茔的墓主竟然是位胎息境武者,死时已超过百岁了。

武者的寿命本就悠长,胎息境武者寿命已经能超过三百岁,但这位死时刚超百岁,在胎息境武者中也算是短命的了。

鸿天不禁有些为这位墓主惋惜。胎息境,先天境过后是丹元境,然后才是胎息境。

鸿天还没有见过胎息境武者呢,不知道吴长生这些武学老师是不是胎息境。

再看这位墓主已经不是死于与邪教的战斗中了,而是牺牲在星空战场与异族的战斗中……

异族,难道这世界上还有与人族不一样的其他种族吗?星空战场,这又是什么鬼,还是第一次见到,鸿天满头的雾水。

再向前走,坟茔和墓碑越加高大,鸿天发现这些墓主修为最低的都是胎息境,几乎全部都是死于在星空战场与异族的战斗中。

再往后面走,就剩下不到五排坟茔了,坟茔和墓碑愈加的高大,坟茔足有几十米高,墓碑也超过了五、六米。

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啊,一座高大的坟茔前竟立着一个白影,微风吹来,这白影竟有些随风而动的感觉。

鸿天竟有些想跪了,他虽然胆大,但这也有些太惨人了吧,一个高大的坟茔前面竟随风飘着一个白影……

“鸿天,过来……”白影竟说了一句话。

叫我,这白影竟然叫我,要不是挪不动步,鸿天早就拔腿跑了。

“嘿嘿嘿,小子,怕了吧……”又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啊,这是人说的话啊。

鸿天凝神一看,吴长生竟也来了,还站在白影的旁边。

噢,是人啊,那个白影,你打扮成那样,你是在故意吓人吗?

“小子,看明白了吧,你和我说说,你看到了些什么?”白影转过身来。

噢,是他啊,鸿天认出来了。

这个白影竟是大原郡武学校长黄天明,现在他仍是笑眯眯的,盯着鸿天。

这老头,不会是自己在试炼总结会上腹诽了他几句,就在报复自己吧,大半夜的把自己弄到坟地来,吓唬自己吧。

这大原郡武学的校长肚量也太小了吧。

叫自己说什么,自己是与他能说什么,还是与这些坟茔中埋着的死鬼们说什么?自己总不能现在把他骂一顿吧。

鸿天张着嘴,有些哑口无言。

“小子,知道吗?埋在这墓园里的所有人都是我们人类的英雄,小子,这超过万人的武学老师和学生都是为我们人类而战死的……”

啊,是这样的吗?校长,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小子,你再看看这座坟茔,这座坟茔墓主……是我的老师……也是武学原来的老校长……”

这座坟茔墓主竟然是老校长,黄天明的前任,真的假的啊。

鸿天有些惊呆了。

黄天明是大原郡第一高手,那他的老校长的修为……那个星空战场也太可怕了吧。

“小子,你知道邪教是怎么来的吗?”

鸿天张张嘴,记载着邪教的历史的书籍在武学藏书楼一楼就有,可他还没有来得及看呢?

“不学无术……”黄天明对鸿天的无知显然有些生气。

吴长生更是一脚把鸿天踢出了好几步,黄天明如不在这,鸿天也许又要上演空中飞人了吧。

“小子,邪教你不知道怎么来的,那星空战场和异族你就更不知道了吧……”

鸿天不由得老老实实地点头,他真的不知道啊。

武学入学以来,这些知识一直都没有人告诉过他。

对这些知识,武学也只是要求学生到武学藏书楼借书自己学习的,可鸿天入校以来,绝大多数时间都痴迷于修炼,去藏书楼只有几次。

大原武学大多数学生也和他一样,绝大多数学生的大多数时间都用于修炼,至于其他的……

自己又不需要藏书楼的功法和武技,对藏书楼自然更加没有兴趣。

“长生,你是他的班主任,教他是你的责任,你就给这个小糊涂虫讲讲吧,顺便也让他长长脑子,不要以后死了还不知道怎么死的?”

“还有,以后,他就不要再住在学生宿舍了,就搬到哪里吧……”黄天明又向墓园门口几间房子指了指。

说完后,黄天明就已失去了踪迹。

啊,这老头要干吗?竟要自己搬到墓园门口来住。

以后自己就是武学墓园的守墓人吗?

我不要啊,别的守墓人都是七老八十的,可我才不到十五岁。

鸿天不禁大喊了起来。

“闭嘴……”吴长生已忍无可忍,一脚就把鸿天踢向了空中,只不过这一次踢得虽很高,但却没有踢得有多远,鸿天还是在原地玩了个自由落体。

“老师,校长不会是打算把我关在这里吧……我又没有犯什么错,你怎么能关我呢……”

“你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啊,糊涂虫……”吴长生又给了鸿天脑袋上一巴掌。

“我问你,你是怎么当的班长……”

我班长当得好啊,我向武学提了那么多的好意见,你们就是不采纳,我有什么办法?

可鸿天不敢反驳,他知道,他要是再敢多说一个字,自己就又要当沙包了。

大原武郡武学的老师都是这样暴力的吗?

“我再问你,新生试炼中,作为班长,你是怎么组织同学的,整个‘天才班’学生如放羊一样,一盘散沙,你,一个人就只知道自己冲,自己莽,差点连自己的命都丢掉了……”

啊,这也怪我,鸿天张大了嘴……他也知道,在新后试炼中,他的确有错。

“那校长要把我关到什么时候啊,我在外面还有好多的事要做呢……”鸿天看着吴长生讷讷而语,总有些不甘心。

“苯蛋……”吴长生又给了鸿天脑袋上一巴掌。

“校长只是让你搬到这里住,又不是关你的禁闭,明白了吧……”

噢,是这样的啊,自己只是住在这里,平时还是可以出去的,还是可以到大原郡城里浪的。

这还差不多。

……

“老师,你还没有告诉我异族是什么,星空战场又在哪里啊……这可是校长说的,叫你告诉我……”

吴长生正要离去时,鸿天拦住了他。

沉吟了一下后,吴长生又给了鸿天脑袋上一巴掌,骂道“小子,先自己到藏书楼找书看,异族和星空战场的事,以后再告诉你……现在告诉你也没用……”

说完后,吴长生就腾空而起。

艹,就知道是这样,有这样当老师的吗?不但暴力,还不会教学生,又没有耐心,比蓝星上的老师差多了,愧为人师表,难怪这个世界这么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