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比武招亲(一)

小说: 孤剑笑江湖 作者: 皇甫重明 更新时间:2022-08-08 字数:3301 阅读进度:19/148

徐飞凝思一阵,这时仆役走到他身边附耳轻语一阵后退下。眼看着仆役消失在回廊尽头,徐飞挥手召来一名黑衣护院:“做干净点!”护院领命向着仆役离去的方向跟了过去。接着他整整衣装,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随后自言自语道:“前院的好戏该开始了。”

前院的众人正在饮酒,听得仆役扬声报曰:“家主到!”虽说来的从表面看都是身份相当的,可家族与家族不同。如今的徐家锋芒毕露,自然有的是人去巴结他们。所以众人都起身举杯见礼。禹墨仙与师兄弟们为了不引人注目自然也是随意附和着起身。

这时徐颜已经走到家族众长老所坐的主桌前,他举起一杯酒道:“对不住各位贵客,徐某来迟了。方才是因为家父旧伤复发突然咳血,徐某心忧不已,多照看了一会儿这才怠慢了各位。对不住了,徐某先自罚一杯。”众人纷纷应着话安慰徐飞。

禹墨仙:“夫君,你看这徐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蓝清云:“别的暂时看不出来。不过我觉得这徐老家主吐血一事只怕不简单,其中可能另有隐情。”禹墨仙:“师兄是说……,这徐老家主可能被徐飞软禁了?”蓝清云:“极有可能,方才宅门迎接时,那徐老家主尚是一副精气充足的样子。怎么可能这宴席尚未进入正题,他就咳血了?”禹墨仙:“师兄说的是!”

主桌上的徐飞似有所感,借饮酒之机看向禹家一桌。禹墨仙和蓝清云与他目光相触,只能微举酒杯示意后饮下。

一杯酒下肚,徐飞对仆役说道:“去把小姐请来,今日是为她择婿,她不在像什么话!”仆役领命离去。徐飞继续说道:“众位贵客请坐。今日之宴大家都知道,是为了给小女择亲,来的也都是各家族的青年才俊。因此徐某在院中间搭了擂台,诸位才俊可依次上台比试。至于最终花落谁家,就要看各位的运气了。”今天的主题终于来了。

徐家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上前道:“吉时已到!比武开始!”接着一声锣响!众人一声惊呼,只见擂台上,一个年轻女子已经与一个年轻人打了起来。然而蓝清云和禹墨仙却看到,那女子并不是前来敬酒的徐香。上台的不是徐香,只可惜在座的宾客除禹家众人外其他人都懵然不知。而禹墨仙再看向徐飞,只见本来得意无比的徐飞黑的像锅底一般,现在正死死盯着台上打斗的两人。禹墨仙:“夫君,你看那徐大家主,莫不是被自己的女儿耍了?”蓝清云:“倒是有可能,只是不知道,那位徐小姐哪里去了。”

此时台上的两人中,女子的招式由攻击已经渐渐转为守势。眼看着下一刻就有可能落入下风的她忽然暴怒道:“淫贼你好大的胆子!”众人这时还不明所以,就看见那本来看起来游刃有余的年轻男子被打下了擂台。那人口吐鲜血站起来喊道:“小丫头你好大的胆子,便连你爹都对我们礼敬有加,你居然敢大伤我。徐家主,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徐飞听这人将自己都骂了进去,正要发怒。却听凌空一声女子的长啸传来,一转眼那人就站在了擂台上,徐香出场了。

反观这时的徐飞,已经不怎么在意女儿不满他的安排顶撞自己的事了。现在她已经上了台,后面的事可就由不得她了。

这时那被打下台的油面公子道:“你是什么人,竟敢搅乱徐家的招亲擂台?”徐香:“连你这宵小之徒都敢徐家撒野,我为什么不行?”这个时候,对战的女子走到徐香身边道:“见过小姐!”这时台下的众人连同那人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才是徐香。那公子突然怒道:“你徐家好手段,居然以一个婢子就像蒙骗众家?”这时候其他人也被他一句话挑逗的面色不善起来。徐香说道:“公子好不讲理,来求亲的人那么多,难道我个个都要答应不成?我不过是先派侍女上场,替我刷下去一轮。我徐香只有一个,总不能答应所有人,自然是择优者取之。再说了,若不是你举止轻浮。又何以会被打下台颜面尽失?”油面公子道:“你胡说,我刚才明明在凝神与他打斗,何来轻浮一说?”徐香:“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凝羽,告诉众位贵客,他都做了什么?”凝羽道:“是!”她转身向着宾客道:“这位公子方才乘与我交战,身形交错互相遮掩时,突然伸手摸了一把婢子的腰。还将小姐赏赐给我的白玉鸳鸯佩拿走了,现在那玉佩就在他怀中。婢子一时情急,才会将他打下擂台。”油面公子见方才还一脸不善的众宾客这时才鄙视的看向他,他一时情急道:“我拿了或摸了又怎么样,不过一个奴婢罢了。”徐香:“你的意思是,方才若对战的是我,你欺负了也就白欺负了?”只见对方毫不在乎的轻哼一声。徐香显然不会对付这种无赖,一时语塞。

而一旁的禹墨仙想着徐香传话一事打算出口帮帮她。

禹墨仙出声说道:“来人,将他给我扔出去!”油面公子:“我看你们谁敢动我?我可是顺武侯的独子。”禹墨仙走到擂台边,她看了一眼徐飞,却只看见他似乎毫不在意女儿被欺负的事,仿佛漠不关心一样。

禹墨仙:“顺武侯是哪个,怎么我没有听说过。元慧,你可知道?”元慧这时上前禀报:“禀郡主,是京中的一位闲散侯爷。”那油面公子听到元慧不将他放在眼里,立刻怒道:“你是谁?敢对我这样无礼?我要让我爹杀了你!”禹墨仙虽还拿不准元慧所说的事,看到元慧受辱却直接下令:“元慧!将他丢出去!”元慧:“是,郡主!”油面公子害怕了,他怒道:“你是哪家的郡主我怎么没见过你,哪来的假货?敢冒充皇亲?”八七七中文网

徐香看到禹墨仙为她解围本就感激,看到禹墨仙被辱骂顿时厉喝道:“我看你才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方才我爹爹和众位族老迎客时你眼瞎了还是耳朵聋了?这位便是合我徐家上下之力也不敢怠慢半分的禹家大小姐,皇帝亲封的渝水郡主,掌渝水郡十万铁骑又继承了逍遥谷家主之位。便是她未受封赏之前,也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女。你一个小小侯爷之子,怎敢与她相提并论?”这时油面公子已经吓得跪倒在地,刚才迎客时他确实不在。而他的怀里也掉出一枚玉佩。徐香上前捡起玉佩后说道:“众位请看,这便是我的玉佩。如此我将他赶出去便没什么问题了吧!”众人纷纷附和道:“如此宵小之辈,怎配得上徐大小姐,确实该赶出去。”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皇甫重明的孤剑笑江湖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