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缠乱如麻的往事纠葛

小说: 孤剑笑江湖 作者: 皇甫重明 更新时间:2022-08-05 字数:5386 阅读进度:3/148

在各方势力都在为皇帝放出去的那不知真假的消息心思浮动的时候,这场阴谋的始作俑者也在进行着紧锣密鼓的谋算。

江南,临水城,徐家主宅。

近日临水城因为徐家家主小儿女徐香招亲一事,吸引了各大家族的青年才俊前来,把一个本就繁华无比的临水城衬托得更加热闹。这临水城是徐家主城,当年天下大乱群雄并起,乱平之后这临水城便得皇帝赏赐给了徐家为主城。

像如今这样热闹得情景在临水城才不过出现过三次。第一次是皇帝宇文辉将临水城赐给徐家,并下旨徐家家主徐颜的嫡亲孙女入宫为妃。至于当时为什么不是身为嫡长女的徐英,只是因为当时徐英已经与逍遥谷少主有了婚约,皇帝宇文辉才下旨徐颜的嫡长孙女徐媛入宫。

第二次就是徐英和禹白凤的婚礼上,但不知为何。来迎亲的禹白凤在婚礼当天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和时任礼部尚书的姚大人的女儿酒后乱性,两人被徐英堵在房内。禹白凤一时解释不清,徐英盛怒之下出手击伤了那姚大人的女儿。却不想那姚大人虽然是个温吞性子,可那姚夫人的娘家却不是好相与的。姚夫人娘家姓白,父亲乃是极北之地冰原上的昊雪城主,不但财雄势大且修为高强擅长拼命。虽然家族排名在徐家之下,但徐家轻易也不愿意招惹那个武疯子一样的城主。那白城主因为早年好战,被人记恨刺杀,他的夫人因为替他挡了仇家致命一击而去世。留下一个女儿,嫁给了那姚大人。白城主本来对那个温吞的姚大人看不上眼,奈何自己的女儿看上了人家,最后只能将女儿嫁给他。女儿生下孩子几年之后,白城主发现这个孩子长得越来越像自己的夫人。后来他越来越疼爱这个女孩,更在将这个孩子看作是自己的继承人将她改名为白灵,打算在自己去世后传位给她。白老城主眼看自己孙女被徐英打的半死不活,盛怒之下要出手击毙徐英。最后被前来参宴的各大家主联合调停,徐英被施以三十杖刑,禁闭一个月。徐家以家传秘药万灵丹救活白灵。而禹白凤本要娶的是徐英回程时却接回了白老城主的外孙女,一年后逍遥谷禹家宣称禹夫人白灵生下一女取名墨仙。这段往事对于徐家来说极不光彩,所以在临水城里无人敢提起。当时徐家邀请的都是各大世家的高门显贵,因此对于这事的细节普通人虽不知晓各大世家却一清二楚。

这第三次自然就是今时今日,徐家本代家主徐飞为自己的女儿招亲一事。说起徐家现在的这个家主,徐家弟子都知道,他很是诡诈。本来他是无缘继任家主的。在玄风大陆上以修为高者为尊,无论男女都可继承家族。也就是说当年若不出意外,徐英才应该是这一代的家主。这些年他继任后,处理诸事手段阴狠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不停算计。而这次他为女儿徐香招亲,广邀各大世家最出色的子弟前来大家都知道他可能又在阴谋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很多人却还是抵不住能与仙道第一的世家联姻的诱惑而前来。

此时的徐家内堂,家主徐飞正眯着眼睛坐在上首听着面前弟子禀报来宾的情况。听完他抿了口茶:“去请各位长老过来。”那灰衣弟子躬身应是后退下。不一会几位长老到齐,其中也包括徐家的上代家主徐颜。见到父亲到来徐飞起身行礼,徐颜却并未搭理这个儿子,径直走到椅子旁坐下。徐飞一时尴尬:“父亲请上座。”徐颜:“不敢,若我哪天坐了你不满意的位子。岂不是连我老头子都要算计?”徐飞:“这么多年了您又何必……”徐颜不满的冷哼一声:“我坐这就是了。”看父亲态度坚决,徐飞也不再坚持。众位长老看着者父子二人如此交锋,也都是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看着众人都已经落座,徐飞说起自己为女儿招亲一事,想借此为家族谋得更坚定的盟友,以便将来若出事可以联合抗衡外敌。此话一落,别人还没说什么,却见老家主徐颜又再次开口:“联合,联合谁,你的皇帝女婿吗?”听到这话,徐飞脸上青筋暴起,却还是忍住没有顶撞父亲,他只是问了父亲一句:“难道我为家族强大所做的一切父亲都不曾看在眼中吗?”徐颜:“为家族强大?这些年你做的哪件事不是以你自己为先?”说罢,老爷子终于不能忍受这个儿子的虚伪拂袖而去。其他长老见此也纷纷离去。八七七中文网

徐飞一个人坐在主位不由得忆起往事:

当年有能力竞争家主的有三个人:徐颜的嫡长女徐英,嫡子徐飞,嫡孙女徐媛就是如今宫里的徐贵妃娘娘,她是徐颜长子徐鸿的女儿。长子徐鸿和夫人当年为了猎杀凶兽而葬身兽口,所以徐颜对这个孙女也是极尽疼爱。徐颜怜惜孙女怕孩子将来孤苦无依,所以将当时仅仅三个月的徐媛做主记在了当时已经成婚但尚无子嗣的次子徐飞名下。

而当时徐飞为了登上家主之位,使奸计让其他有资格继承徐家的嫡系血脉失去了继承的可能。他先是与皇帝宇文辉暗地里达成协议,他助皇帝破坏徐家和禹家的联姻,而皇帝帮他铲除自己争夺家主的绊脚石。本来一切都很顺利,他借皇帝选妃的机会将自己的亲侄女送进了皇宫成为贵妃,又在姐姐婚礼当天算计了自己的姐夫激怒姐姐使她也失去了继承的可能。然而在谋算的时候却出了岔子,他本来想给禹白凤下药,只要他接近了任何一家的贵女就会把持不住。为保万全,他还提前清空了姐姐闺房附近的婢女,然后他派人设法引一名贵女前往姐姐的闺房。一切就绪他又亲自告诉禹白凤说姐姐在闺房等他。本来男子不得轻易进入女子闺房,但禹白凤当时因为救徐英性命已经和她有过肌肤之亲,自然不在乎这些。所以一听徐飞这样说不疑有他就独自前去,而当他进房的时候却看见徐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因此他上前轻轻一排徐英肩膀想叫醒她,但当那睡得迷糊的女子转过脸他却发现那不是徐英。他惊觉不对想离开时却觉得脑子一阵眩晕倒地,禹白凤猛地摇头想清醒一些却看见徐英走过来扶着他。此时他感觉身体炽热,不由自主地就抱着身前的人滚在了床上,一番颠鸾倒凤之后两人沉沉睡去。这一切都被在外窥视的徐飞看了个正着。见时机已经差不多,窗外暗处窥视的徐飞招来一名仆役附耳交代了几句后仆役领命离去。不久,暴怒的徐英就带着一群人冲了进来。他本想徐英在今日这个时刻如果打死了任何一家的小姐她都会推波助澜让徐英失去继承的可能,破坏徐家和禹家的婚约。还能让禹白凤与其他世家交恶,随了皇帝的心意。却没想到被引来的是昊雪城主的外孙女,就这样她虽然破坏了徐家和禹家的婚约但却让禹家和实力不在徐家之下的昊雪城联姻。本来连环相套的毒计被他弄砸了,按皇帝的目的是不但要让禹白凤失去婚约,还要让他于各大世家交恶而难以立足。但好在昊雪城因为和禹家结亲并不顺意这些年和禹家也不亲厚皇帝才未再过多责问于他。但这些年皇帝也不再支持他,他传信进宫要自己的侄女听命于他,却发现连侄女也不听他的。这时他才知道,自己的这个养女,他亲哥哥的女儿在进宫之前就已经和他人私订终身。他本想以此为据要挟侄女听命却发现这个侄女手里也握着他的把柄。此时皇帝也不再帮助他,想要挟侄女听命却发现她也知道自己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此时的他已经外无强援,内生忧患。因为他的家主之位来的不太光彩,之所以能当上家主是因为他剪除了除自己之外的所有嫡系,族中长老这些年对他也是虚与委蛇。父亲徐颜还不知道,就连自己的大哥也是被自己骗到凶兽窝里害死的。他能坐上家主之位也只是因为当时徐家再也没有别的嫡系子女。徐飞一边回忆往事,一边对自己父亲徐颜的恨意更加深厚,他不明白同样的事为何父亲做了就是为家族好,而他做了就是阴狠毒辣大逆不道。一边想着,手上握着茶杯的力道也更加沉重。终于一阵刺痛将他从回忆中惊醒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发现原来是自己的手劲太重把茶杯捏碎了,茶杯的碎瓷片扎破了手。他见此把碎片扔在了地上,召唤仆役进来打扫。进来的仆役打扫完碎片本想抬头询问徐飞还有什么要吩咐的,然而他一抬头却发现老爷徐飞的手上满是血迹。他惊问老爷徐飞是否需要传府中药师前来,可这时正在想事的徐飞不满被仆役打断思路。只是厉声让仆役滚出去,那仆役知道自家老爷的狠厉只能赶紧退下。而徐飞这时摩挲着手上的血迹,不久他就抬起手舔了一下自己的血阴狠一笑:“老头子既然你从来就看不上我,那你也就不必要存在了。等着吧,这次我要将所有的事一次办妥!”思索清楚,他向门外叫到:“马上去请大管家过来一趟。”徐家主宅的大管家徐福,只有徐飞才知道他是皇帝的人。因此他虽然在旁人面前桀骜不驯,但在徐福面前却从不发怒。不久,徐福来到:“老爷,唤老奴来有何事吩咐?”徐飞看他这个样子也不计较,只是伸手屏退左右。看着徐飞的举动,徐福也不说话,就那么盯着他。良久,徐飞先开口:“请大管家前来,是需要大管家手书一张请帖。”徐福:“哦?”徐飞只说道:“若此次顺利,禹白凤在劫难逃!”徐福这才道:“那家主需要老奴办什么事?”徐飞:“请大管家手书一封请帖,亲自送到逍遥谷,就说请禹白凤前来赴宴。”管家徐福略一思考,躬身行礼后退下。

翌日,徐家主宅的大管家徐福和几名手下骑快马出临水城往北边逍遥谷方向而去。

十五日后,逍遥谷禹家主宅。正在指点徒弟蓝清云和女儿禹墨仙剑术的禹白凤接到守谷弟子禀报说有一队人马共十一人,领头的自称是徐家大管家徐福求见。禹白凤沉吟一番,告诉弟子,将人请进谷内在正厅相见。通报的弟子行礼后退下,禹白凤回房更衣后正准备会客,随后进来的女儿墨仙却拉住了他:“父亲且慢!”说着她就拉着父亲坐下,禹白凤不解,看向随女儿一同进来的蓝清云:“你们这是?”蓝清云:“师尊莫急。”这时禹墨仙一边拿出手里的东西一边道:“那日爹不是分析那些意图刺杀却被徐姑姑所灭的杀手们是现任徐家家主徐飞派来的吗,那么这次他们很可能是来查探虚实的。在我们不清楚敌人的虚实以前,做好先示敌以弱。”禹白凤觉得女儿说的有道理,但转念一想他又觉得非常奇怪,这么平日里没心没肺只知道闯祸的女儿今日居然开窍了?忽然他想到了什么,抬头看向自己的大徒弟蓝清云。禹墨仙见父亲这样,于是撇撇嘴:“是大师兄教的……”禹白凤见此笑意更甚。他伸手戳了自己女儿的额头一下。此时女儿已经把父亲的手缠成了棒槌,禹白凤见此嘴角一阵抽搐。禹墨仙见自己缠的实在难看,于是只能以求助的目光看向蓝清云。蓝清云见师妹目光看向自己,于是出声道:“师尊,还是我来吧。”禹白凤见两个孩子只见这样互动,于是心中一动:“仙儿,你这么离不开你大师兄,不如嫁给他可好?”本来看着师兄为父亲缠手的禹墨仙听见父亲这话一下子就愣了。见女儿愣在那里,禹白凤只能再说:“为父说,让你嫁给你大师兄可好?”禹墨仙这时才听明白,她看了师兄一眼,瞬间有种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感觉。禹白凤见女儿这般神态,心下已经了然。但看见女儿如此娇憨可爱,不由得玩心大起,继续逗弄女儿:“仙儿你都二十三了,该是嫁人的年纪了。你要是不喜欢你大师兄,那嫁给你二师兄也行啊。”本来听父亲提起自己和大师兄婚事的禹墨仙还听甜蜜,骤然听到父亲又提起让自己嫁给二师兄。她先是愣怔了一下,再看了蓝清云一眼,见此时蓝清云脸上笑意更甚,瞬间明白父亲是在逗弄自己,而她一时间又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只能原地跺了下脚然后跑了出去。见女儿跑出去,禹白凤此时脸上笑容尽敛,看着已经为自己缠好绷带站起来的蓝清云:“清云,刚才你也看到了。仙儿对你也是有意的,你可愿意娶她,照顾她一辈子。”蓝清云知道,这是师尊要将师妹终身托付给他。此时他毫不犹豫跪下:“我愿迎娶师妹。照顾她一生一世!”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皇甫重明的孤剑笑江湖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