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找茬

小说: 官婿 作者: 卧三思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2566 阅读进度:15/17

蹬蹬蹬……

别墅外面,跑进来五十个健硕保镖。

为首的,是一个衣着灰色绸缎面料紧身劲装的高龄老者。

高龄老者是烈不凡身边,十多年来的近卫伙伴。

也是烈家的高级大管家,名叫高强。

“家主,您怎么了?”

老管家高强脸色诧异,望着烈不凡。

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这位烈爷,有这般失态的时候了。

“着你动用家族一切资源条件,火速去查办一件事。

尽快搞清楚,威城徐氏集团发生了什么事。记住了,速度要快!”

“必须五分钟内解决!!五分钟!!!”

烈不凡几乎是大吼下令。

他十分的害怕周国将发怒,额头冷汗狂冒,滴落在地。

高强见老爷的情绪,这般的激动异常,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于是火急火燎的吩咐,自己掌管的五房十个小管家,分兵而忙。

高强自己也是拿出来手机,以致电通话每五秒的时间,简短发布任务。

将家族供养的行动队,派发出去动员起来。

然后又是动用各种人际关系,以及渠道火速的行动了起来。

三分钟后。

“好,你们办得漂亮;通知下去,各部工员,无论有功与否;皆有赏金!”

高强接到一通电话,得知在各部齐心协力的工作下,把事情给办成了。

有钱就是爹!

烈氏家族,固有资产几百亿,流动资产上千亿。

作为烈家最高级大管家,高强每个月的工作流动资金,拥有五百万钱,任由他随意支配。

所以这会儿,高强有资格代替家主烈不凡,向家族部下各个精锐骨干,论功行赏。

这才仅仅三分钟的时间,就办成了事,大家豪族就是厉害。

“家主,族中锐字部门,查到一个名叫马玉容的女人,挑动这起祸事。”

“这个女人先是求到魏放那边,交纳了雇佣重金。”

“贪财的魏放,这才派出了手下,前往徐氏集团闹事。”

“之后徐氏集团的副总马宝强,主动检举自家公司,指卫生环境存在隐患。”

“并且鼓动其他四家集团公司,等合作伙伴要求中止商业合约。”

“这马家姐弟俩,对自家公司双管齐下,把卫生司臣工给惊动了。”

“随后付臣工收了马宝强的重金,以调查为由,进入徐氏集团施加压力。”

烈不凡一脸认真神色,在听完管家的汇报,啥也没说。

只是冲着高强,竖了一个大拇指,那意思夸赞他能力强。

老管家高强连忙冲泡一杯极品大红袍,端杯送到了自家老爷烈不凡面前的桌边。

然后静静地站在一旁,不语。

时不时地抬头,观望烈不凡,有些想不明白。

自家的这位爷,为什么要如此劳心,去关注一个小小的徐氏集团。

徐家虽然在威城有些名气,但是和烈爷相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的老兄弟,你一定很奇怪,兄长我为什么,会对这个徐氏集团,这么上心。”

烈不凡说到这里,停顿下来,拿出手机拨通了周烁的电话。

然后小心翼翼对着话筒,用尊敬的语气,将调查结果一一详述,给周烁知晓。

“老兄弟,你别看兄长我叱咤风云,威名远扬的好像很厉害。”

“在那个人面前,你老爷我,连个屁都不是!”

“所以兄长我宁愿得罪,白商黑市两界的巨头,都不敢得罪那个人。”

“因为,在所有名门豪族面前,他才是真正的爷!”

电话早就被周烁挂断了,烈不凡拿握手机的手,已经满是汗水。

在向自己的老伙伴高强,说完此次上心徐家小族的缘由之后。

烈不凡也不知,是情绪太过激动,还是怎么的。

血压突然的急剧飙升,顿感头昏脑胀,紧接着双眼一翻,直接昏了过去。

“家主!您怎么了?快,快来人!!”

别墅内,乱作一团。

西苑园区,别墅外楼花园。

周烁面色阴沉,手中把玩着一柄小型的银月弯刀。

徐襄铃的后妈马玉容,还真不是个省油的坏灯。

居然联合弟弟马宝强,搞出来这么大的动作,作弄自家的公司。

这俩坏姐弟,想干什么?

看来这件事情,还是得从那个魏爷身上入手。

想到这里,周烁直接动身,前往了魏放在威城建立的夜王楼。

夜王楼是外界,对魏放开的商业店,评论而得戏称,并非真实商业店名。

一栋高楼配有百室娱乐房,店名叫怒放野性,是一座超大歌舞厅。

集齐所有都市生活中的娱乐活动,内外守卫深严。

所有江湖上的暗势力,聚集在这座黑夜王城,尽情的放纵。

周烁读书时候,就听说过,这位魏爷的大名。

那个年代的魏爷,还只是一个没有名气的社团小头目。

没想到时隔八年,这个人已经混成了,通吃两条道的大人物。

只是这个江湖大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自己的女人,造成困难局面。

怒放野性,门口。

周烁直接撩开厅门挂帘,踏步走了进去。

大厅里面一副歌舞升平的景象,无数的高端人士端着酒杯,相互的攀谈着。

“是你!”

一道极具怨毒的怒喝声,从耳畔传来,周烁转身回头,望了过去。

原来是帅气背头青年,对方正满脸怨毒之色瞪着自己。

背头青年可不会忘记,在徐氏集团的后门场地上,发生的那一幕。

三十多个手下,被周烁挨个放倒。

“没想到你这么有种,居然敢跑来自投罗网,真是找死!”

背头青年咧着嘴,狞笑着。

周烁没时间废话。

“魏放老狗在哪儿?给我带路!”

魏爷真名叫魏放,道上都称呼魏爷,出名以前,有个不好听的绰号,人称魏老狗。

周烁直接把对魏爷的称呼,连名带号一起叫,带着赤裸裸的侮辱之意。

“你说什么?!”

“你牠媽是找死!兄弟们,这个人找茬,给我打!”

背头青年大手一挥,叫来手下人。

周围十几个混子,全都从室内的暗墙里,抽出来一根根,一米长度的粗铁棍。

手持铁棍的混子们,面瘫着脸,散发着肃杀之气,向着周烁冲过来。

挥棍就往人身最软弱的器官,即背部脊椎处敲打。

“不愧是暗势力,下手这么黑!好,老子也下死手!”

咔嚓!!

周烁狠狠地一拳,捶断一个混子的手臂,将其整个人扔了出去。

砰!!

哐当!!

啪嗒!!

嘭咚!!

三分钟时间过去,战斗结束了。

十几个混子全部躺倒在地,痛苦的哀嚎着。

夺过手的十八根粗铁棍,被周烁运用灵力,粗暴地给扭拧在一起,形成了一大坨超大号麻花。

上午周烁手软,没有下死手。

这一次,混子们受的伤,非常严重,放血了。

全部被打断手脚筋骨,浑身都是淤青疤痕。

背头青年在旁边看的吓傻了,脸色逐渐苍白起来。

发觉周烁冷目盯着他,直感头皮发麻。

s..book536842584481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