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这个后妈不疼人

小说: 官婿 作者: 卧三思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2513 阅读进度:10/17

酒店厅堂内,再无半点婚庆气氛。

一场突如其来的你争我夺,使得来贺的宾客人群,已经减半。

一大半数的人,因为突然发生的打斗,以及邪术灵异事件。

被惊吓的自离远去,婚礼还未开始,便就已经形成了,不吉利的散场。

“郑少,您要找的气武师是谁?”

杜鹏在亲朋口中得知,自己是被周烁用了邪术符,给整蛊了。

他也是气急火大,费劲好不容易,消化了一半的胃中食物。

这会儿一脸谄媚之色走来,殷勤的凑到郑涛旁边,好奇的开口询问。

“给老子滚蛋!”

郑涛怒吼的骂声,吓得杜鹏后退好几步,哪里还敢问。

因为喂饼事件,郑涛临走之前,狠狠地抽了杜娟一巴掌。

看着妹妹无辜挨打,杜鹏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眼睁睁的望着,郑涛带着两个受了伤的保镖,扬长而去。

另一边,刚刚苏醒过来,胃疼了好一阵子,才缓和的刘军。

在表弟的告密下,得知了自己受辱的前后经过,当即气愤到火冒三丈。

刘军恼羞成怒,先是把叶忠齐过肩摔,别倒在地。

然后摁着对方的手脚,手掌呼呼生风的怒扇耳光。

在几乎快要失去理智的发泄下,把叶忠齐揍成了猪头,这才罢手。

刘军还把事情的黑锅,往杜鹏头上扣,还不给面子的把对方,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杜鹏,你脑子里是灌屎了吗?”

“瞧瞧你娶的好老婆,绿帽子你牠媽,还戴上瘾了是呗!”

刘军在表弟搀扶下,一顿口吐芬芳,喷的是唾沫横飞。

“同学一场,多年的好兄弟,你就是这么招待朋友的?”

“老子好心好意的过来玩,还送了十万元的份子钱。

结果就捞着这么个下场,真他媽憋屈!”

“兄弟,你……”

有心想要反驳几句,却不知如何开口,缓解紧张的杜鹏,心里直感委屈。

先是被郑涛骂,现在又被刘军骂,还偏偏生不出火气来。

“谁他媽是你兄弟!酒席没吃着,倒吃了一肚子窝囊气,焯!”

刘军说到这里,愤怒的推搡开走过来的杜鹏,所摆出的拦阻手势。

与自己表弟头也不回,离开了酒店。

“媽的!”

杜鹏见刘军不给自己面子,说什么都要走而远去的背影。

转身就是抽了顾怡一巴掌,脸色狰狞着臭骂。

“惹事精,看看你干的好事!”

“臭得瑟把周烁叫来,看你嫁入豪门是吧?现在人走楼空的,你满意了。”

害得老子人前人后的丢脸,你个贱人!!”

顾怡眼瞳湿润了,手捂脸不敢生气,也不敢哭诉委屈。

对周烁的恨意,又加深了。

废物,一切都是因为你!

一小时后,徐家大院。

红漆玛莎拉蒂车内。

“你刚才有些冲动了,郑家和气武师程飞交好,他肯定会请程飞出手。”

程飞,气武师。

“这个程飞有着连续百场不败的记录;你对上他,没有一点胜算。”

徐襄铃语气冷淡,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

“程飞吗?”

周烁呢喃一声,忽然想到了,那一年的事情。

开瑞六年夏季,周烁和义父一同在中京战团,商量预备营练军。

那一对青少年师徒,不知哪儿找的人脉关系。

竟然找上门来,二话不说跪拜义父,说是要拜师。

义父虽然没有收他们为徒,但却传授了二人一招。

然后那对青少师徒,就喜滋滋的离开了。

当中的那个少年徒弟,就是程飞吧。

还算不错的根骨,但缺乏了灵性。

一身功力,恐怕也就止步,在后期境界了。

“没事,我能应付。”

周烁语气很是自信。

徐襄铃却觉得周烁不知天高地厚,不再多说什么,大不了到时候,她出面调解。

下车后,望着徐家门庭,徐襄铃黯然神伤。

院内摆设了祭奠灵堂。

周烁面上也是有些许悲伤之情,他虽从未见过徐老爷爷。

但知道徐爷爷和义父相交莫逆,没想到就这么走了。

同徐襄铃迈步走了进去,灵堂摆设得很是隆重。

徐爷爷生前不是一般人物,死后自然是风光大葬。

走廊两旁摆放了很多白花,两旁更是架设了很多花圈。

正前方一个牌位摆在上桌,墙上挂着徐建隆的遗像。

“徐爷爷,我是周烁,您和义父为我们指定的婚约,我会履行。”

“请您放心,我会爱护襄铃,一生一世对她好。”

堂前,周烁一脸严肃认真的,道完对逝者长辈许下的诺。

恭敬的上完敬香,弯腰深深的鞠了一躬。

就在这时,一道尖锐的吼骂声,从院内传来。

“徐襄铃!你个贱人快点给我滚出来!!”

“你知不知道,你捅了多大的篓子,你竟敢惹怒郑涛,想让徐家破产吗?”

“还有那个不要脸的穷丐子,你们都给我滚出来!”

刚起身的周烁,还未开口和徐襄铃说话。

就听到尖锐的女人叫骂声,听起来就令人刺耳。

“周烁,骂我们的那个女人,名叫马玉容,是我的继母。”

徐襄铃语气平淡着解释一下,然后就走了出去。

周烁不放心,紧随其后。

“贱人,你是要气死我吗?郑涛也是你能招惹的?你赶快去认错。

“然后准备一下,十天后,你们就结婚!”

站在院内的马玉容,年龄大约在三十七九左右。

衣着穿戴很时髦,一身名贵的连衣裙,搭配着亮黑高跟鞋。

打扮有些妖艳,长相还算艳丽,却尽显尖酸刻薄。

指着徐襄铃的鼻子,毫不留情的怒骂。

看到两人一起出来,马玉容骂完徐襄铃,又满脸厌弃态度,指着周烁的鼻子臭骂。

“哪里来的穷丐子,还敢打伤郑大少爷的保镖。”

“赶紧给我滚出徐家大院,别逼我报官。”

“妈,他是我的未婚夫,爷爷定下的婚约,我会和他完婚。”

徐襄铃望着继母,语气冷淡。

自从母亲去世之后,自己就时刻遭受这个后妈刁难。

为了金钱,更是要把自己嫁给郑涛那个人渣。

啪!

“贱人,你敢忤逆我?”

马玉容怒气上涌,狠狠地抽了徐襄铃一巴掌。

看着徐襄铃脸上的红印,周烁心生怒意。

这个后妈不疼人啊!

徐襄铃捂着发红的脸,脸色没有半点变化,依旧镇定如常。

看着神态激愤的马玉容,徐襄铃坚持己见。

“妈,你不要逼我,我是不会嫁给郑涛的。”

徐襄铃没有哭,更没有大吵大闹,而是出奇的冷静。

她十五岁时候亲妈去世,多年来已经习惯了后妈的打骂。

早已养成了,独立坚强的性格。

马玉容见继女执拗,态度从激愤转变成了刻薄,再度伸出手掌,狠狠抽打过去。

她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不听话的继女。

s..book536842584460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