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Venator的含义是猎人

小说: 诡秘:魔女先生与猎人小姐缺陷电力 作者: 阿泰尔·布鲁斯特 更新时间:2022-08-10 字数:4090 阅读进度:15/17

“我很难找出词语描述我当时的惊讶,那时候我甚至忘了从他身上起来,一个劲的问他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直到巡警把我当成女流氓拉开才反应过来。”

薇娜塔在阿泰尔手里拿过火钳,又填了两块煤,让火焰的光芒在她的眼睛里跳跃、燃烧。

“后来,他在警察局里和我说,那些南方人根本没有履行诺言,我的族人全都被送进了移民区,挤在猪圈都不如的小破屋子里,也没有什么松软的白面包和炖烂的肉块,他们在弗萨克的工厂区里一天工作16个小时以上,做不来的人要么饿死,要么像他一样成了罪犯。”

薇娜塔像是一尊木雕一样,注视着那团火焰,继续说道。

”我只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穷学生而已,等到我的导师发现我翘课之后,过来把我保释出来,已经是两天之后了。我的身体还好,但是我邻居家的孩子没能熬过警察局里的那两天。“

“他死在我对面的房间。临死的时候,他向我伸出手,似乎是在说着什么。他的声带已经因为寒疾受了损伤,但是即使只看他因为痛苦扭曲的口型,我也知道他在说什么。”

“他在说,这都是你的错。我也知道,这都是我的错。”

薇娜塔的声音逐渐变小了。可是随后,她又打起了精神。

“当然,我没有消沉下去。小的时候婆婆总是和我说,犯了错误不要紧,马上弥补就是了。我是社会学的学生,当天晚上我就写了一篇相关的报道,投给了我实习的报社。在文章里我讲述了移民的境遇,自问用了我认为最能打动人心的句子,在写作的时候几次激动地要哭出声来。”

“过了几天,也没有任何反应。我等不及了,又写了几篇投去别的报纸,心想总会有人愿意发出来吧?结果,我等来的是终止实习的通知。”

“报社的编辑们都是政府的喉舌,他们不可能允许自己的报纸发布这些给官老爷们的面子蒙羞的东西。我这种穷学生又和那些来镀金的富家子弟不同,开除我甚至都不会产生什么变化。”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我终于下定了决心。既然用温和的手段解决不了问题,那我就只能用猎人的手段了。我找到了当初和我们商量搬迁的那个人,在半夜潜入了他的家里,一脚把他从床上踹下来,用双筒猎枪顶着他的头威胁他,然后把我鞣制皮革的工具给他看,告诉他如果不兑现他的诺言,就把他的头切下来做好防腐摆在架子上,就像他从我这里骗走的那些狼头一样。”

“然而,他被吓坏了不假,但是我也了解了情况。这样一个让我们整个部落都畏惧不已,能调动那些拿着高压蒸汽步枪的军人的家伙,居然只是个普通的雇员,手里根本没有改善我们情况的实权,可笑的是我当时居然还傻乎乎地把他的那些鬼话当了真,把整个部落都坑了进去。”wωW.八七柒ZW.℃ΟM

“他在我脚下哭喊着,说他只是传话的,那些事情都和他无关,如果我给他机会的话他甚至有可能跪下来舔我的靴子。我犹豫了好久,最终准备好的鞣制工具也没有用上。不是说就不会仇恨,而是我突然意识到,即使我杀了他也毫无意义了。犯下的这个错误,恐怕再也没有机会改正了。”

薇娜塔把剩下的牛奶一口喝完,猛地站起身。

“剩下的就是你知道的部分了。正在我等待惩罚的时候,我被强制拉去服了兵役。因为我的行动引起了官方非凡者的注意,他们说只要我去前线战斗,就不再计较我谋杀那个家伙的事情,而且还会酌情考虑我提出的改善我们部落的人生活条件的要求。我同意了,因为我知道,至少这次不管选对还是选错,都不会比现在更糟糕了。”

壁炉里的煤块哗啦一声倒下,薇娜塔眼睛里的火光和炉子的里的火光一起熄灭了。

“现在你的好奇心得到满足了,我也有点困了,想要洗个澡睡觉了。”

薇娜塔伸出手擦了擦眼睛,干脆地对阿泰尔说道。

“浴室在那边。”阿泰尔收回脚,为她让出地方。

在薇娜塔的身影走到浴室的门口的时候,阿泰尔在她的背后喊道:“作为回报,明天晚上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谁想听你那点破事啊。”

薇娜塔的声音含混不清,随后,阿泰尔的身后传来重重的关门声和一句威胁。

“敢偷看的话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切,口不对心的家伙。还有,你有什么好看的,我要是真想看女人的裸体,等到我序列7之后看自己的不就行了?”

阿泰尔啧了一声,决定不和她计较,同时还在心里自嘲式地开了个小玩笑。

怪不得这家伙对吃的东西那么执着啊……我记得东区和西区交接的地方好像是有卖迪西馅饼的摊位,回头带她去看看吧。不过话说回来,弗萨克人诱惑原住民,居然要用到迪西海湾的特产,弗萨克的饮食文化也是够贫瘠的,也怪不得居民没有动力跟着政策搞工业化。

阿泰尔叹了口气。不止是薇娜塔,在东区生活的每个人几乎都有各自的悲惨经历,各不相同,但是论凄惨程度不分伯仲。所以他平时很少听人讲这些,因为他毫无办法。

“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阿泰尔心里不由得浮现起了罗塞尔大帝的这句名言。尽管罗塞尔也是小贵族出身,和阿泰尔所在的阶级天差地远,按理来说根本不可能有类似的经历让他认识到这些,但是阿泰尔还是觉得这句话简直精辟的不行,读起来好像被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接刺进后背里。

听完了这样的故事,阿泰尔也没了继续在楼下坐下去的心情,喝了一口温水漱了漱口,没有等薇娜塔用完浴室就直接走进了二楼自己的房间,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然而,属于阿泰尔的安逸梦境并没有持续多久。尽管在梦里没有清晰的时间观念,但是在不久之后阿泰尔突然清醒过来,察觉到有什么东西进入了自己的梦境。

在梦里,他正躺在自己的床上看报纸,这是平时他也会有的习惯,在初冬的时候他为了节省燃料经常这样做。然而就在他把报纸翻到下一页的时候,房间的门被什么东西无声地推开,同时,对方向阿泰尔传达了明确的”这是在做梦”的意念。

告诉我自己正在做梦……看起来,对方并没有恶意,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了。

阿泰尔在心中默默告诫自己。刺客序列对于灵体的增幅并不是很高,在二十二条序列当中处于中规中矩的位置。既然对方能够轻松拉自己入梦,那么想必自己想要挣脱梦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随着吱呀的开门声,那条门缝也越开越大,阿泰尔眯起眼仔细分辨,出现在完全敞开的大门里的是……

一条金毛猎犬?

阿泰尔有些摸不着头脑地挠了挠头。

“为什么我的梦境里会有一条狗?”

阿泰尔伸出左手勾了勾,试图让那条狗跑到自己的床边来。然而,那狗却只是在原地规规矩矩地坐了下来,慢条斯理地摇着尾巴。

就在阿泰尔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抚摸那条狗的时候,金毛猎犬竟然开口说话了。它并没有张嘴,只是依靠尾巴震动空气发声。当然,在梦境里只要意念传达过去,怎么发声无所谓,所以阿泰尔并没有感到过分惊讶。

“你好,阿泰尔先生。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茜,是【傲慢】小姐的猎犬……呃,有非凡能力的猎犬。”

呃,能把我毫无反抗余地地拉进梦境的猎犬……

阿泰尔在心中补了一句,同时再一次感受到了阶级的差距。同样是非凡者,自己为了一份材料都要精打细算,为了200镑的赏金差点把命给赔进去,然而傲慢小姐还能给自己的宠物准备一份额外的魔药,还一准备就准备到序列5……也就是说,我甚至还打不过这条狗?

是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你好,苏茜。”阿泰尔友好地打了个招呼,“傲慢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嗯。我看到你和那位薇娜塔女士相处的还算不错,这是个好兆头。希望接下来的任务也能和开头一样顺利。”

苏茜晃了晃尾巴,继续说道。

“傲慢小姐希望你们能够帮她调查一个人。她嘱咐道,这个家伙虽然序列不高但是非常危险,至少要等到你或者那位薇娜塔小姐中的一个提升到序列7之后才可以追踪。只要确定了大致的范围,傲慢小姐愿意为此支付一百镑作为报酬。”

“只是确定大概范围就有一百镑?”阿泰尔咀嚼着这句话的含义,“谁的消息这么值钱?”

“那个人你一定不陌生。”苏茜用本音叫了两声,“就是卖给你剔血者的那位工匠。”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阿泰尔·布鲁斯特的诡秘:魔女先生与猎人小姐缺陷电力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