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司明镜:挖坑等你跳2

小说: 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 作者: 安缨 更新时间:2021-01-14 02:31:05 字数:2335 阅读进度:141/169

司明镜撇撇嘴,生而为王,龙潜地狱?

这位大师不会已经看出她其实是龙吧?

这个地狱,说的是监狱星么?

还有一朝归来,势不可挡?

难道是暗示她回地球报仇,势不可挡,必定能够让母亲沉冤昭雪吗?

慧贤大师虽然只说了几句,司明镜却觉得他高深莫测,不由得生出几分敬意。

慧贤大师又说:“姑娘不是来找我算命的,姑娘是来收买老僧为你办事的吧?”

司明镜眸色一亮,“大师这个都算得出来?”

不对,应该是夜老夫人提前跟大师打过招呼吧?

司明镜看破却不点破,反而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主动拍着彩虹屁。

“大师果然厉害,不知道怎样才能收买大师?”

夜深站在旁边,想说那是不可能。

不成想,慧贤大师竟然说:“姑娘,顺你者昌,忤你者亡,老僧也不过是一凡夫俗子,怎会自取灭亡?五千块,一分钱都不能少。”

夜深站在旁边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大师,你堕落了啊,五千块钱就能收买你?”

你人设还要不要了?

慧贤大师看了夜深一眼,高深莫测的捋了捋白花花的胡须,说:“众生求佛祖庇佑尚且要交香火钱,老僧怎么就不能收?当然夜小施主花五千块钱,自然是不行的。”

夜深:“…………”

夜深忍不住问:“大师,那我万一将来想收买你,需要花多少钱?”

慧贤大师表情严肃,一本正经:“我乃得道高僧,岂能被人收买?你这小施主,在佛主面前,不可打诳语。”

夜深怒了。

特么的,你不如直接说我不配!

慧贤大师从僧袍里,掏出一个二维码,递给司明镜,意思你先扫码给钱。

夜深怒极而走:“大师,再见,以后我都不会说我认识你了!”

人设崩得一塌糊涂,以后还怎么德高望重?

司明镜被他们的互动逗乐,她摩挲指环手机,扫了二维码,输入了5000的数额。

“叮!”

扫码成功。

司明镜付过账后,觉得这位慧贤大师也是没节操的:“大师,你这么容易被收买,不会转过头,又被别人收买,来坑我吧?”

“放心,他们都不配。”

慧贤大师是有节操的人,不是谁都有资格收买他的,他只会顺应天道,顺势而为。

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何况某个祸害打电话来,说他若是不肯应了这姑娘之事,就要拆了他的大英寺。

这世间祸害太多,惹不起,惹不起啊!

司明镜噗嗤一声笑,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位慧贤大师,不过这人着实有趣。

司明镜心想,夜老夫人面子果然大。

她把自己要慧贤大师办的事情,告诉他老人家。

慧贤大师说:“放心,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姑娘的事情,老僧一定尽力而为。”

“那就拜托大师了。”

司明镜没想到这一趟如此顺利,回去,她一定要好好谢谢夜老夫人。

离开大英寺后,司明镜便给宋家的内线发微信,让她暗示宋母去大英寺拜拜佛。

都说大英寺最灵验。

根本不需要内线多加蛊惑,宋母便上了心,养了几天身体,能够出去见人了,便要方静陪她一起去大英寺烧香。

宋母烧香拜佛,还摇晃着求签筒。

很多时候,去寺庙烧香的人都不是迷信,而是寻找精神安慰。

宋翩兰走了,宋母在大悲之后,更需要点精神安慰。

拿到摇出来的签,迫切希望有人给她解签。

因为是旅游胜地,求签算卦的游客特别多,宋母排队等候,等了将近二十分钟。

终于等到她的时候,解签的和尚却借故上厕所,离开了解签台。

宋母那个郁闷。

这时候,佛堂里忽然一阵骚动,是德高望重的慧贤大师从内室走了出来。

慧贤大师今天穿得特别庄重,袈裟披身,腰间没有挂酒葫芦,身上也没有酒气,俨然一副得道高僧的庄重模样。

简单地说,就是格逼超高。

慧贤大师名声大,每周定时出来一趟,为人开光。

很多人排队预约,把自己买来的玉器首饰拿过来给慧贤大师开光,有时候预约几个月都预约不上。

宋母越发觉得,这位慧贤大师当真是德高望重。

若是这样德高望重的大师,能够为她家翩兰超度一番,那该多好?

宋母便叫方静去想办法。

方静为难说:“妈,慧贤大师不好请的。”

宋母端起婆婆的架子:“我不管,你一定要给我请到他!花多少钱都要给我请到!”

方静觉得婆婆真是烦死人。

她心里抗拒,面上却顺从的点点头。

“我想想办法吧。”

方静托了很多关系,花了很大力气,又给大英寺捐了很大一笔香火钱,终于在慧贤大师举行完开光仪式后,与慧贤大师说上了话。

方静把宋母求到的签递给慧贤大师:“大师,麻烦你帮忙解一下。”

宋母也问:“大师,我这签是什么意思?”

宋母求得的这一签,签文上写着:花开结子一半枯,可惜今年汝虚度;渐渐日落西山去,劝君不用向前途。

每一个字,宋母都能看得懂,但连起来,宋母一脑袋浆糊。

慧贤大师看了两眼。

“阿弥陀佛,开花结果,却是一半落空,施主还是看开一点吧,不用再劳心劳力奔波了,施主所求之事,难也……”

宋母所求之事,是女儿翩兰报仇。

结果慧贤大师却要她看开一点,不要劳心劳力,宋母怎么可能看得开?

“大师,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慧贤大师又道了一句:“阿弥陀佛。”

声音空灵,仿佛与寺庙的禅音交相呼应。

格逼陡然间又高了不知道多少。

他叹气,又给人希望:“虽然难于上青天,也不是毫无办法,只是施主家中有恶鬼作祟,恶鬼不除,家宅难宁。”

宋母心慌:“恶鬼?我家里有什么恶鬼?”

慧贤大师沉吟:“此恶鬼乃一女子,中毒身亡,又被毁尸灭迹,灰洒大海,怨气难消,这是来寻仇的,不知施主家早年可有做过此等亏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