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疑点

小说: 带着药王空间穿到七零年 作者: 香芋酥皮 更新时间:2021-10-22 字数:4689 阅读进度:22/125

“不对啊!周小菊,俺记得不止一次告诉你,给孩子剪脐带的剪刀,一定要用开水烫过,你怎么会不知道?”

隔壁第三分队的接生婆吴婆子的话,堪称巨雷,把所有人炸懵了。

“您说的是真的?”李长民用赤红色的眼眸,死死的看着吴婆子。

吴婆子被李长民那犹如蜘蛛网般,布满了血丝眼睛吓了一跳。

原本中气十足的她,被吓的声音被弱了几分。

“俺记得很清楚,二十几年前你娘……”

“你别说了,我全忘了,都二十多年的事,谁会记得?”脸色苍白如纸的李长民老娘,坐在地上用要吃人般的眼神瞪着吴婆子,阻止吴婆子继续说。

她不承认吴婆子的话,然而她忘了有个词,叫虚张声势。

李长民老娘越凶恶,就越证明,她心里有多虚。

亲娘明摆着有问题,一直不敢往这方面想的李长民闭上了眼,仿佛置身在冰天雪地里。

他的心凉透了,令他快呼吸不过来了。

除了李长民,他大哥也猜到他们亲娘,可能有问题。

纵使可能不是故意的,那也绝对是因为亲娘粗心大意,孩子才会没了。

自己的娘害了自己的孩子,李长民大哥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一屁股坐在地上,将头埋在膝盖里。

好像这样,他就听不到别人说话似的。

还有李二嫂,她死死攥着自己的手,嘴被牙齿咬出血她都没意识到。

李长民心里撕心裂肺的痛,可越痛,他就越清醒。

想想这些年自己干的事,确实蠢的无可救药了。

整个分队里只有他家的孩子接连夭折,他竟然信了诅咒的鬼话,从来没想过查一查。

他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蠢的蠢货了。

在心里狠狠谴责了自己,李长民抹了一把脸,打起精神问吴婆子,“老人家,后面发生了什么?你接着说。”

他一定要搞清楚真相,就是立刻死了,他也要当个明白鬼。

他要弄清楚,他娘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李长民老娘没想到自个三棍子打不一个屁的儿子,居然敢打破砂锅问到底。

她心中一跳,急忙用命令的口气说:“李长民,你给俺闭嘴,不许再问了,你再听别人胡说八道,就别认俺这个娘。”

“还有你这个死老婆子,居然敢冤枉俺,俺要是因为你挑拨和儿子离心,俺一定不会饶了你的。”

要是李长民老娘好好说话,吴婆子可能会住嘴。

然而她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李长民老娘越叫嚣的厉害,她就越来气。

“周小菊,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俺可是教会你接生的师傅。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当初学了俺的手艺,把俺一脚踹开,这些我都不和你计较。”

李长民老娘:“你胡说?”

吴婆子不管李长民老娘承不承认,继续道,“但你今天真的太过分了,不仅对俺出不逊,还不好好听俺的话,害了好几条命。俺真的好后悔当初因为心软教你接生,因为你俺也欠了业障,你这个害人精。”

吴婆子想到那几个小生命,差点呕出一口血来。

吴婆子替人接生,一年总会遇上几次难产,导致出人命。

这虽然不是她的错,可她依旧良心不安,平日里一直偷偷念经拜佛,吃素,就是为了给自己积攒功德。

她自认为,自己做了该做的,不欠任何人,谁曾想,竟在周小菊这里出了差错。

虽然那几个孩子夭折不是她的错,可谁叫她是周小菊的师傅。

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作为师傅,徒弟犯错,师傅肯定要受到牵连。

平白无故被一个没良心的白眼狼连累,她真是冤死了。

吴婆子越想越呕的慌,又气呼呼道:“认识了你,俺真是倒八辈子霉了,俺宣布,今天就把你逐出师门,以后你和俺,再无任何关系。”

说完后,吴婆子气呼呼走了。

李长民老娘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嫌弃,她朝吴婆子吐了口口水,毫不在意道:“切,谁稀罕。”

李长民幽幽道:“所以这位老人家说的都是真的了?”

李长民老娘心中一抖,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补救,“俺……俺说,就她的三脚猫功夫,谁稀罕学。”

“呵!”李长民冷笑,至于信不信,只有她自己知道。

“哇……”

突然,被苏月曦抱着的小宝宝,虚弱的哭了起来。

等了半天的苏月曦急忙问李长民,“李大哥,你们到底走不走?”

到底是吵架重要还是孩子重要?

虽然李长民老娘确实很可恶,那也比不上孩子呀!

一直沉默不语的李二嫂,忽然抢在李长民前面说,“走,马上走。”

苏月曦斜眼瞄了李二嫂一眼,发现她脸色依旧苍白,眸子里却多了几分神采。

刚才的李二嫂和行尸走肉差不多,现在的她,身躯中却有了灵魂,整个人看着完全不一样了。

媳妇振作起来,李长民心中很欣喜。

自从昨天,孩子看着不舒服,她媳妇就开始一声不吭,不吃不喝。

李长民甚至有预感,要是他们这个孩子也没了,他媳妇估计也会去死。

媳妇这辈子遇上他,是倒霉透顶,他李长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媳妇。

李长民一直希望,他媳妇能好好的,这样等他扛不住死了,他媳妇还能再嫁,过上正常的生活。

但接连没了几个孩子,他媳妇快崩溃了,任凭李长民怎么劝,他媳妇心中的死结都打不开。

所以,如今看到媳妇有精神了,李长民欣喜万分。

几个人不管周小菊说啥,赶紧带着孩子离开。

中途和李长民夫妻分开,苏月曦急匆匆回到知青所,关门进空间。

空间还是老样子,青山绿水,犹如人间仙境,可惜差了一点点小动物的叫声。

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养可爱的动物们,她想吃肉肉了。

回锅肉,红烧肉,麻辣兔头,香煎牛排……想想就留口水。

苏月曦哀怨的望着一望无际的空间,嘴里的口水都快馋掉下来了。

在城里的时候,药厂食堂的饭菜油水还算可以,苏月曦没觉得馋。

然而自从来了农场后,苏月曦就惨了,别说肉,她连大米小麦,都不能敞开吃。

不仅吃的多数是粗粮,油水也少,为了省油,天天除了煮菜还是煮菜,都快把她吃吐了。

山上的野味苏月曦又不敢吃,人家都说望梅止渴,苏月曦看着山上各种奔跑的肉肉,不仅没解馋,反而更馋了。

并且山上最不缺的,就是野鸡野鸭野兔野狍子了。

看到不敢吃,她真的太惨了。

抹了一把辛酸泪后,苏月曦走到栽车前草的位置。

车前草是一种常见药材,将它烘干磨粉,撒在流脓的肚脐上,能清热败毒,对经久不愈,糜烂等症状有很好的效果。

除了车前草,苏月曦又拿了艾灸。

李长民的儿子还不算严重,又是新生儿,不适合吃药,用车前草清毒,再配合艾条针灸,很快就能好。

药材准备好了,苏月曦又像个地主婆似的,用眼睛巡视了她的几亩地。

当看到药草们全都长的郁郁葱葱,膘肥体壮的。

又看到自己前两天撒在角落的蔬菜已经可以吃,玉米小麦也开花了,苏月曦眼角的笑意根本藏不住。

能加速时间的药田,真是太好了,不仅能快速培育药材,妈妈还再也不用担心她饿肚子啦!

心满意足的离开空间,苏月曦急匆匆回到卫生所。

李长民已经急的团团转了,因为他儿子又抽搐了。

这不,看到了苏月曦姣好的身影,他仿佛看到了救世神似的,嗷一下蹿到了苏月曦面前,“苏医生你终于来了,快快快,俺儿子又抽搐了,还牙关紧闭,张不开嘴了。”

苏月曦把手里肥大的车前草递给李长民,吩咐他,“李大哥,你赶紧去烧火,用小火把车前草烘干,我去给孩子针灸。”

“好嘞!”李长民现在直接把苏月曦的话当圣旨,答应的无比痛快。

不过,他低头一看,这救他儿子的草药,咋那么熟悉呢?

再仔细瞧瞧,可不就是他们地里除不尽的杂草,叶嘛!

看看,这草药的叶子形状,叶子纹路,和叶一毛一样。

两者唯一的区别,就是苏月曦拿的叶特别肥大,杆比庄稼里的的叶粗两倍,恐怕只有粪堆旁边才能长出这么好的叶了。

可是,叶不管长的有多好,它都是野草啊!

李长民一脸震惊,“苏……苏医生,你确定这玩意,是草药?这不是杂草吗?”

苏月曦横了李长民一眼,“你不信我吗?”

李长民:“……”信,不敢不信。

李长民被苏月曦一句话整的牢牢闭上嘴巴,老老实实去烘干车前草。

时间不能耽搁了,苏月曦走到李二嫂面前,说了句“嫂子抱好孩子”后,开始行动。

只见苏月曦,先将已经炮制好的干艾条点燃,放在小宝宝的神阙穴位置慢慢熏。

因为小孩子皮肤娇嫩,苏月曦不得不将艾条拿远一些。

幸好,这批艾条都是空间出品,乃是艾条加强版,即使隔的远,依旧很有效。

艾条持续熏几分钟后,效果堪称立竿见影,能明显看出,小宝宝不再咬紧牙关了。

原本急的嘴角冒泡的李二嫂,看见儿子露出舒缓的表情,差点喜极而泣。

果然,真的有用,她的儿子是真有救,太好了。

有了希望,李二嫂脸上多了几分血气。

接着,她又看到苏月曦用长长的银针,扎在她儿子的肚子上。

细细长长的银针泛着寒光,就这么扎进孩子身体里,李二嫂吓得不敢看,手却牢牢抱着她儿子,不敢动弹。

不清楚过了多久,等终于听到“好了”这两个字,李二嫂犹如罪犯得到了赦免,全身上下下冒着劫后余生和感激。

这时李二嫂才敢整开眼,结果就看到,原本萎靡不振的儿子,此时正睁着大眼睛,滴溜溜看着自己,嘴角还挂着无齿的笑容。

“呜……”李二嫂捂嘴里,眼里滚出泪珠,眼角却带着笑意。

她的儿子,真的好转了,太好了。

“苏医生,你简直是神医华佗转世啊!”李二嫂哽咽着夸苏月曦。

第一阶段结束,苏月曦心情松快许多,开心的抓着小宝宝的手说:“是你们来的及时,孩子还不严重,当然很快就见效了。”

苏月曦又给了李二嫂一句警告,“记着,以后孩子哪里不舒服,一定赶紧找医生。小孩子的生命太脆弱,若一不小心耽误了,后果很严重。”

“嗯嗯嗯,”李二嫂接连点头,经过这一遭,她清醒了,以后,她只信医生,啥妖魔鬼怪的,给她滚远点。

“哇哇哇……”

很快,刚舒服的小宝宝,又嚎啕大哭。

“估计是饿了,”李二嫂解释一下,然后就豪放的准备掀衣裳。

苏月曦被唬了一跳,赶紧拦住李二嫂,“嫂子,先等等,你儿子刚接受治疗,暂时不能吃东西。”

李二嫂有点傻眼,“那要等多久?孩子饿了可不会听俺的。”

苏月曦:“起码半个小时吧!”

李二嫂:这半个小时得度日如年了。

李二嫂好心焦,然而为了孩子好,只能先让孩子饿着。

时间转瞬即逝,很快,两三个小时过去了,车前草也烘干好了。

苏月曦用干净的工具将车前草研磨成粉,涂在小宝宝的肚子上,再用纱布包裹一圈,这次的治疗就暂时告一段落了。

得知可以回家,李长民夫妻有些不乐意,李二嫂直,“苏医生,不用吃药吗?要是我儿子晚上再发病可怎么办?要不我今天跟你去知青所住下吧!”

李长民夫妻的焦虑苏月曦能理解,不过她还是拒绝了。

“嫂子,知青所离你家不远,要是小宝有哪不舒服,你可以随时叫我。至于药,暂时不必,等过了今天看看,若小宝慢慢好转,那就不必吃药。反之,小宝的病情还是老样子,那明天我会开药给你喝,这样小宝喝了母乳,就相当于喝药。”

这个办法好!毕竟中药又苦又难喝,没几个孩子能喝的下去的。

至于当妈的,为了孩子,别说中药,苦胆也能强行吃掉,母爱,真的很伟大。

同时,李二嫂也意识到,苏月曦不愿意让她跟着。

李二嫂是理解苏月曦的,她们拖家带口的,孩子还会经常哭闹,谁都不会乐意的。

再想想,苏月曦安排的很妥当,是她太过紧张了。

开解自己后,李二嫂不再提要求,和苏月曦郑重道谢后,抱着孩子离开。

不过,李二嫂和李长民,并没有回家。

孩子夭折的事,还有很多疑点,李二嫂必须要去找大家问个清楚,搞明白真相。

作者有话要说:重要提醒:作者本人不是医生,文中的医学知识皆来源于和虚构的,请勿当真,生病一定要去找医生,可别自己乱来

二更在凌晨十二点,很快就到哦!

感谢在20211002220605202110032249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61452155瓶;月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