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苏晓梅挨打了

小说: 带着药王空间穿到七零年 作者: 香芋酥皮 更新时间:2021-10-22 字数:3762 阅读进度:14/125

“光亮早,今天气色不错啊!”

“许同志早,今天家里有喜事发生吗?看你容光焕发的,年轻了好几岁。”

“许光亮,你吃了啥灵丹妙药?咱突然就好看了许多?”

一大早,许光亮刚进后勤部,就不停的有人夸他气色好,看着帅了很多之类的话。

这些夸奖让许光亮有的摸不着头脑,他今天穿的是已经洗的发白的中山装,最近也没吃啥好东西,怎么可能突然变俊了?

那么大家到底为什么夸他?

一脑袋问号的许光亮,直到上厕所时,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才发觉大家真没说谎。

他的气色……真的好太多了。

以前许光亮,脸色一直是蜡黄色的,看着病殃殃的没精气神,给人一直很颓废的感觉。

今天的他看着就正常了,皮肤变白许多,脸上有了正常人该有的血色,看着自然是比从前俊多了。

许光亮激动的握紧了拳头,不是因为变俊了,而是他在慢慢正常了。

自从吃了苏月曦开的药后,许光亮的身体很快就得到了改善。

他的身体不再长年累月冰凉,腰也不酸了,腿也不软了。

更关键的是,他的二弟,早上开始抬头了,这是从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如今再加上脸色,这说明他的身体正在逐渐健康,那么,他的孩子,可能也要不了多久就能来了。

他才吃了几天药而已,效果就如此好,他的好表妹,真是神了。

许光亮被苏月曦的高超医术折服了,也对苏月曦安排卖的补阳药更上心了。

不过,送上门的东西不值钱,所以许光亮不打算向人推销,而是准备来个愿者上钩。

之后,许光亮就开始行动了。

再有人打听许光亮脸色为啥变好时,许光亮就先是故意吞吞吐吐的,犹豫了一会儿有说他什么都没吃。

然后,许光亮又故意在后勤部吃药,人家问的话,他又不说。

许光亮的手段不算高明,可他气色一日比一日好是事实,因此,很快就有人上钩了。

——————

有人帮忙卖药,苏月曦就完全不管了。

这几天,她在忙着买东西呢!

周成勇已经通知苏月曦了,她被分到了黑龙省的一八八农场。

据周成勇说,一八八农场占地足有八十万亩左右,是一个大型农场。

并且,一八八农场的土地有百分之六十是黑土地,还有百分之三十的森林,剩下百分之十是山川河流等等。

土地肥沃,雨水充足,一八八农场的作物基本每年都是丰收,因此去农场的知青,不仅每个月有工资,工资还不低,最基本的都是二十一块。

并且人家还包吃包住,算起来比在城里当工人还划算。

这种地方,基本是知青打破头都想去的地方,周成勇能把苏月曦安排去,肯定是费不了不少力。

苏月曦很感谢周成勇,周成勇却说是还了苏月曦的救命之恩。

这下苏月曦明白了,感情人家是不想欠人情。

既然周成勇想两清,苏月曦成全他,让他彻底安心,不用再担心以后自己携恩求报。

不过,要去黑龙省,有些东西得赶紧准备了。

首先就是棉花,黑龙省的冬天和京城差不多,最冷的时候能达到零下二十度,能冻死人,所以棉花必须多多准备。

因为京城冬天很冷,导致棉花在京城很畅销,全是抢手货,苏月曦骑着自行车跑了好几个黑市,才买到了二十多斤棉花,能做一床被子一身棉服。

其实取暖于羽绒服更好,不过苏月曦不认识屠宰场的人,也没时间找人收集羽绒,就只能先买棉花。

除了棉花,苏月曦还偷偷买了几百斤煤炭和几百斤柴炭,这是用来应急的。

反正煤炭放着不会坏,又有空间装,买了早晚能用上。

之后,苏月曦又在黑市花高价买了五十斤米和五十斤面粉。

粮食苏月曦不打算买多,她家人口不多,等药田开启,在边边角角随便种一些就够吃了。

然后,苏月曦又买了一些布料,还有锅碗瓢盆,打算在空间安另一个家。

买了一大堆东西,才只占了空间仓库一个角落,这让有囤货癖的苏月曦不太满意。

但她手里的资金不算多,还要留着几十块应急,不能再买了。

苏月曦很遗憾,立下了新目标,一定要多多赚钱,将空间仓库全部装满。

只有买买买,囤囤囤的生活,才是有趣的生活。

除了生活物资,苏月曦还买到了她很喜欢的银针。

她最喜欢的其实是金针,不过金针目前太稀少了,况且苏月曦也没钱买,只能等以后再想办法。

除了苏月曦,这几天,许婷也没闲着,到处和人换各种票。

她也想帮苏月曦多买点东西,不过想到黑龙省毕竟是外省,路上带着东西不方便,还是换成各种票,到目的地买更好。

————

距离下乡还有两天的时候,苏晓梅终于接到了通知,她也要下乡,还是去黑龙省,不过去的是很偏远的乡村。

接到这个消息,苏晓梅人都傻了。

她刚结婚,最近又因为流蜚语不敢出门,就整天待在家里洗衣煮饭打扫卫生讨好公婆。

她根本没有想到,她的名字被人添上了。

回过神的苏晓梅直接发狂,抓着通知人员的手声嘶力竭的吼,“我没有报名,我家有人下乡了,我也嫁人了,你们赶紧把我的名字划掉,我不去,我死都不去。”

通知人感觉自己手都快被苏晓梅掐断了,痛的要死,赶紧挣扎,却因为苏晓梅捏的太紧推不开她。

头顶冒烟的通知人气狠了,干脆也狠狠掐着苏晓梅的手臂,等她吃痛松开,通知人才后退好几步骂,“你神经病啊!你没报名肯定是你家里人报的,你要找去找你家人,冲我发什么火?”

通知人骂完掀开自己的手臂,发现他的手臂不仅被掐青了,还掐破皮了。

他这是遭了啥孽,居然遇上了一个疯子。

气的脑袋发晕的通知人怒气冲冲道:“简直是有病,老子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遇上你,你看把我掐的,赶紧赔医药费,不赔我今天和你没完。”

要是平时,得罪了公职人员,苏晓梅肯定早就道歉了。

然而今天,苏晓梅已经快崩溃了,别说道歉,她现在吃了这位通知人的心都有了。

“我赔个头,下乡这件事,没得到我的同意你们敢添名字,我和你们没完,我要去告你们。”

把通知人吼的一愣一愣后,苏晓梅冲过来,猛的一把将通知人推到旁边,就跑了。

通知人差点摔倒,气的跳脚。

不过苏晓梅太疯狂了,因为下乡真疯的人也不是没有,通知人也怕苏晓梅真疯了,不敢和苏晓梅纠缠,只能自认倒霉。

苏晓梅的脚步声渐渐消失,躲在家里的郑项南,却像没听到似的,一直躺在床上,像死人一样。

而苏晓梅,跑出来后,目的明确,直接冲到了苏家。

今天苏月曦在家,还没有锁门,苏晓梅就直接踹开了,奔向苏月曦,嘴里还说:“苏月曦你敢害我,我和你拼了。”

敢让知青办的人加自己名字的人,苏月曦没有别人。

怪不得,前段时间苏月曦会说一些意有所指的话。

原来在这里等着她,苏月曦太毒了,她的心简直比毒蛇还毒,她和苏月曦没完。

眨眼间苏晓到到了,她看到苏月曦还是依旧艳光四射,美丽动人,就更生气了,脸扭曲的犹如恶鬼。

气势汹汹的苏晓梅,二话不说就要举手打人,她要打烂苏月曦的脸。

然而,苏晓梅看似气势如虹,但打架,她差苏月曦差太多了。

只见苏月曦利索的用左手攥着苏晓梅的手,然后用右手,反手一巴掌打在苏晓梅脸上。

接着苏月曦趁苏晓梅没反应过来,又一脚揣在苏晓梅腿上,把她踹跪下后,又扇了她好几巴掌。

苏晓梅:“嗷嗷……”打人不打脸啊!

原本牛哄哄的苏晓梅,在短短半分钟内,就被苏月曦揍的嗷嗷叫。

打的差不多了,苏月曦才居高临下冷笑道:“我早就想动手了,可惜一直没找到机会,没想到你居然自己找打,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苏晓梅被打怕了,身上到处都痛,不敢再多嘴,只能用怨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苏月曦。

苏月曦故意举手,“苏晓梅你还敢瞪我,看来没被打够。”

苏晓梅吓得一个哆嗦,忍着身上的痛意连滚带爬跑远了些,虚张声势道,“苏月曦你敢,再打你信不信我去告你。”

“呵呵,”苏月曦白皙的脸上尽是嘲讽之色,她挑衅道,“你尽管去,是你先动手,我是自卫,我倒要看看,警察同志会抓谁?”

苏晓梅被怼的哑口无,她想不明白,不就是抢个男人而已,苏月曦怎么变了这么多,下手重嘴还毒,跟个滚刀肉似的,让人拿她没办法。

打不过说不过,苏晓梅心里憋屈的慌。

文斗武斗都斗不过苏月曦,苏晓梅干脆破口大骂。

“苏月曦你不是人,你太恶毒了,居然偷偷报了我的名字,让我下乡,你是在要我的命。你不怕遭报应吗?你简直是世界上最歹毒的女人,怪不得南哥不喜欢你,就凭你心如毒蛇,这辈子都不会有人喜欢你的。”

原来是因为知道自己要下乡了,怪不得苏晓梅发了疯。

苏月曦了然于心,轻飘飘回了句,“比恶毒谁比得过你,我都是跟着你学的。”

“至于郑项南,一个垃圾男,你能捡走,我其实高兴极了。会不会有人喜欢我也不用你操心,反正你以后日子不好过,这我是能确定的。”

“苏月曦……”苏晓梅被怼的额头青筋都鼓起来了。

可她实在拿苏月曦没办法,只能反复说,“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苏月曦只想“呵呵”,一直都是苏晓梅在使毒计对付她。

她反击就是她恶毒,真是双标。

苏月曦懒得理快发疯的苏晓梅,就故意说:“事已成定局,你还有心思和我闹?也不知道你下乡后,你亲爱的丈夫能等你几年啊?”

苏晓梅:也是哦!

就郑项南的德行,说不定她才下乡一年半载,郑项南就会琵琶别抱了。

自己劳心劳力,失去了亲情名声嫁给郑项南,就是为了当厂长夫人。

若是中途被人截了胡,那她死都不甘心。

被苏月曦敲打醒了,苏晓梅急急忙忙回家找郑项南商量对策去了。

至于苏月曦,走着瞧,她早晚会把仇报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