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苏月曦的来历

小说: 带着药王空间穿到七零年 作者: 香芋酥皮 更新时间:2021-10-22 字数:3163 阅读进度:4/125

通过牛掰的rua毛手法,和不要钱的甜蜜语,苏月曦成功从黑金嘴里知道,药王空间的规矩。

药王空间,顾名思义,就是药王留下的空间。

至于是哪个药王,黑金没说,苏月曦怀疑他也不知道。

而想要使用药王空间也很简单,最关键的是药王的血脉。

只有身上留着药王血的人,才能开启空间。

苏月曦当时听到这话,还有亿点点心虚。

——毕竟她的魂和原主不一样

然后苏月曦就被黑金用黑豆小眼鄙视了,当时黑金的原话是,

侬以为,侬能来到这个世界是老天爷的功劳哇!哼!老天爷才没时间理侬这个小喽啰,侬能再活一次,都是空间用功德换的,并且侬所谓的原主人,也是侬的前世。

苏月曦:“这不可能吧?”

苏月曦不太信,“药王的后人一代代传下来,得有多少人,空间怎么不救其他人?”

“还有,我上辈子空间为何没出现?”

黑金:……话真多!

苏月曦又使了撸毛大法

黑金:“咕噜咕噜……”

太舒服了,黑金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然后解答了苏月曦的疑惑。

只有侬被空间救了,因为侬是药王的最后一个后人,还是十几代中唯一一个学医的。

说到这里黑金就一肚子气,身为药王后人,苏家居然十几代没人学过医,以至于它几百年被困在空间里,简直气死它了。

至于空间上辈子为何没出现,是因为空间需要滴血认主。

苏月曦:???

“可我都不知道空间载体是什么样子?怎么认主?”

黑金摊成大字状躺在苏月曦手心里,空间就是侬上辈子的护身符塞!侬快死之前滴了鼻血,空间才启动了。

苏月曦终于明白了,感情空间就是她一直戴在脖子上的小黑牌。

没想到,外貌平平无奇,甚至有些丑陋的黑牌,居然是个空间。

苏月曦好想流泪,要是早知道那玩意是宝贝,她一定早点认主,就不用死了。

不过也多亏空间丑,苏月曦才能保住,要是好看一点,小时候肯定被福利院的其他家伙抢走了,那苏月曦连再次活一次的机会都没了。

和彻底死翘翘比起来,再活一次虽然环境差点,但起码还活着不是吗?

她该知足了!

接着,黑金又说,要想使用空间,最重要的就是需要用医术救人,获得功德。

有了功德,就能在药王空间兑换药王的书籍,药王留下的医书留影,还有药田药山。

药田药山是药王空间除了药王传承之外最大的瑰宝,只要有功德,种在药田里的药材便能加速成熟,可以一日抵一月,半年,一年,两年,三年,十年等等。

听着很美好,但需要的功德也很庞大,苏月曦今天得到的一百功德,只能购买最便宜的医书留影。

至于药田,最低等的也要五百功德才能开启。

五百功德听着轻松,却相当于五个垂死的病人。

五个不多,可病的快要死的人又不是大白菜,不可能说来就来。

关键苏月曦还不一定能救人家……

五百功德暂时有点遥远,还是先学医吧!

苏月曦跟着黑金来的空间唯一的四合院里。

四合院禁闭的大门上,全是各种雕刻的很精湛的花纹,闻着清谈的木香,苏月曦兴奋的搓着手指。

马上就能看到药王的藏书了,一定有很多,并且全是无价之宝,还有孤本。

光想想就要开心疯了……

苏月曦的嘴角,甚至快咧到耳后根了。

但是,随着大门被缓缓推开,苏月曦嘴角的笑容,凝固了。

房间里的景象其实很好,有成套的精雕家具,装修也很有品位,让人眼前一亮。

但最关键的一点——居然没有书,一本也没有。

“黑金,医书呢?”

黑金一爪子蹬在苏月曦的额头上,侬在说撒子哦?药王怎么可能用医书那种不好保存的东西?

苏月曦:???

在苏月曦一头雾水时,黑金扇起了小翅膀,摇摇晃晃的飞到了黄花梨书案上。

他的小爪爪,在书案正中心按了一下,书案中间打开,一个四四方方的黑色盒子慢悠悠升上来。

和四合院的装修比起来,这个黑盒子又是平平无奇,完全不像装宝贝的盒子。

但,这不就是药王祖宗的一惯画风吗?越宝贝的东西,外表越是普通。

苏月曦“哒哒哒”跑到了书案面前,黑金又把他的小爪子伸进钥匙孔里。

“咔哒”一下,锁开了,黑金一脚把盒盖子踹开,苏月曦看到了许多玉块。

每个玉块都是四四方方的,没有任何雕饰,却洁白无瑕,全是羊脂白玉。

大手笔啊!

苏月曦惊叹,黑金又道:侬手伸进去,随便抓一块吧!

这么随便,苏月曦听黑金的。

但手碰到玉后,苏月曦突然毫无准备,被拉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像是在云海里似的,周围全是白茫茫一片。

最关键的,还是苏月曦面前,多了一个看不清脸的老家人。

老人家满头白发,却身姿如玉,即使突然闯进一个人,也没有任何反应,反而开始讲解医学知识。

苏月曦喊了一声,老人家没反应,再摸一下老人,摸了个空,苏月曦这才明白,原来老人是假的,类似于录像。

不是真人,那也没必要打招呼了,苏月曦开始认认真真听课。

但,听了几句后,苏月曦脸上就多了一个囧字。

她是真没想到,她学的第一个医学知识,居然是治疗——男人肾虚,俗称阳痿。

虽然吧!病人不分高低贵贱,但作为一个女孩子,首先学治肾虚,这要是去给男病人治病,人家会骂自己神经病吧!

不管心里有多复杂,苏月曦还是老老实实学了。

毕竟,说不定啥时候就有用了。

——————

学习无岁月,等苏月曦再次见到真正的景色时,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了。

窗户外的天还是那么蓝,草还是那么绿,苏月曦愣愣的看着,像傻了一般。

她是真的有点学傻了,她初步估计,她起码学了半个月。

半个月啊!足足十五天,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随时随刻都在学,没吐真是苏月曦厉害了。

哎!醒醒喽!我们该出去喽!

肉乎乎的小爪子踩在苏月曦的头顶上,拉回了她四处飘散的神智。

神智回来了,苏月曦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指,揉着太阳穴哀嚎,“黑金,以后我每学一次,都有经历这么长的时间吗?”太折磨人了。

黑金安慰性的拍拍苏月曦的脑袋,莫事喽!忍忍就过去了,上一个,第一次学了一年,差点疯了。

一年,苏月曦乍舌,“怎么会花那么长的时间?”

天赋差呀!学不会就一直学,直到出师了才能离开,这是药王定下的死规矩。

苏月曦咽了一下口水,嘴里发苦。

这么说,和那位倒霉的前辈比起来,她算得上是天赋异禀了。

不过侬也没好到那里去,侬有好几个祖宗,第一次仅仅学七八天左右,最快的一位三天就出来喽!

刚想飘的苏月曦:所以,和祖宗比,她只能算平庸之辈喽!

苏月曦沉默了,对自己的天赋有了一个很清晰的认知。

黑金没耐心陪苏月曦发呆了,小囡囡,快走喽!几百年了,我要憋死了。我要出去看看更广阔的天空,找一堆个美鸟浪个够。

一堆……

苏月曦嘴角抽搐,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家伙,还想开后宫,也不怕被其它鸟扇飞。

咦,等等。

“黑金,你不是空间之灵吗?你能出去?”

黑金仰起头,豆豆眼眯成了一条缝,鄙视苏月曦,“我已经有了实体,哪里不能去?”

“ok”苏月曦明白了,准备出去。

离开前一秒,苏月曦突然意识到一件很可怕的事,“天啦,我进来这么久,我妈估计急疯了。”

不声不响失踪了半个月,她妈恐怕眼都要哭瞎。

苏月曦急的不行,“黑金,快快快说,怎么出去?”

黑金:侬别慌呀!侬学习的时候,时间过的非常缓慢,现在外面才过去了十五分钟左右。

“呼!”苏月曦脸上是劫后余生的表情。

真是万幸啊!

但经过了这一遭,苏月曦在空间待不下了,赶紧带着黑金离开。

离开之前,苏月曦又警告黑金:“在外面,你可千万不能说话。要是别人知道了,以为你是妖精,就会抓走你,扒你的毛抽你的血,甚至大卸八块,知道吗?”

黑金无所谓的挥挥翅膀,侬放心,只有空间的传承者,才能听懂我说话。

这下苏月曦放心了,说了句“离开药王空间”后,她眼前的景色又变了。

徒然换了一个环境,苏月曦下意识眯了眯眼。

紧接着,苏月曦听到了“砰砰砰”的剧烈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