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奔雷豹

小说: 斗罗之龙临 作者: 桃桃桃桃桃桃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2652 阅读进度:3/16

我叫小五,是一只千年柔骨兔。

因为我是家里第五个出生的,所以我才叫小五,我有一个爸爸,五个妈妈,四个哥哥和好多好多的弟弟妹妹。

由于我是家里的老五,所以每天我都可以从二妈妈那里拿到一根新鲜的胡萝卜,胡萝卜的味道,真是吃过一次就再也忘不掉了,而我的其他弟弟妹妹们要每三天才能拿到一根呢。

所以我一直庆幸着我是家里的老五,虽然四个哥哥老是欺负我,但是我一点也没有生气过,当然不是因为打不过他们啦,只是因为兄弟之间要谦让嘛。

就在我以为,我可以安心当一只混吃等死的兔子的时候,一只强大的魂兽闯进了我的家,他长得和犬一样,但却比狼还要凶狠,他有三个头,每一个头都是赤红色的,比我的兔眼还红。

那三头犬好像认准了目标似的,直接就把我爸爸给扑倒在地。

之后,我就不知道了,因为二妈妈一看到那只三头犬,就拉着我跑出了家。

很久以后我才从二妈妈的嘴里得知,那日的三头犬,是生活在核心区内的恐怖存在,是一种顶级的魂兽,叫三头赤魔犬。

二妈妈说,这种魂兽极度残暴,一旦对其他魂兽出手,就绝对会将其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而且绝对不允许有兽从他爪下逃脱,是一种非常非常邪恶的魂兽。

我想我知道爸爸他们怎么样了。

就像二妈妈一样,离开了我。

“其实青草也蛮好吃的,小五不缠着二妈妈要胡萝卜了,二妈妈你陪着小五好不好?”

仿佛睡梦中的喃语一样,小五又做噩梦了,冷汗浮现在额头上,湿了粉白的毛发。

陈诚趴在一块巨石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呈现痛苦之色的小五,语不通实在是个问题。

“敖青,真的没有办法让我学会这个世界的兽语?”

“你做梦,陈诚,你要是再敢有这种低级的想法,本王就拉你同归于尽!”仿佛被踩到了尾巴一样,敖青顿时炸毛了。

陈诚敷衍似的摆摆爪,算是掐灭了这个念头。

陈诚看着下面的兔子,一身粉白的毛发,身高还不足一米,嗯,站起来是比陈诚趴下高的多,奇怪的是他的耳朵,像软骨头一样,耳朵尖尖趴拉在两边。

“当个宠物倒是不错。”陈诚点点头,跃下巨石,一把将兔子抓起,往旁边的草地上扔过去。

“砰”

柔软的兔头一下子就砸在了草地上,小五顿时就清醒了。

本兔还没死?

小五粉白的兔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兔完全不敢相信兔竟然还活着,那个魂兽没有吃掉兔?

难道这就是二妈妈说的善良的魂兽?

小五抬起兔头,正好对上陈诚充满戏谑的眼神,一个激灵,懵在了原地。

“吼!”

陈诚一声巨吼,极具穿透力的嗓门附带浓浓的龙威,直直的响彻在小五的耳边。

“二妈妈骗兔!”遭受了一击巨吼的小五来不及反应,又是昏了过去。

吾兔命休矣。

“不堪一击。”仿佛是击败了什么大boss一样,陈诚一脸得意。

敖青深吸一口气,再看下去,他怕他会忍不住跳起来锁陈诚的喉,好不容易才缓过来,敖青疑问道:“你不吃了它?”

“你不是都说了吃他脏龙王的嘴吗?”陈诚用敖青的话反驳敖青,既而一脸嫌弃的说道:“再说了,这蠢兔子,真要吃了他,不得拉低本王的智商?”

“本王是本王的自称,你不准用!”敖青一脸怒火。

“行行行,真是拿你没办法。”

——

在经过了数十次的摔醒与吓昏之后,聪明的小五总于发现了,原来这个长得恐怖的魂兽并不会吃掉兔。

既然不会吃掉兔,那兔就不怕了,一点也不怕了。

小五站在陈诚的面前,双腿依旧止不住的打抖,“别吃兔,兔不好吃,一点也不好吃,不要吃兔啊!”

但听在陈诚的耳朵里却是:“咕咕…咕咕咕……”

“烦死了!”陈诚一爪将人高的巨石捏碎,警告似的对着小五吼叫一声,吓得小五立马闭上了嘴。

“飒飒”

一阵风吹过。

“有兽在暗处。”小五立马就感觉到了周围一阵不对的气息,逃亡多年的小五立马就知道,这是有兽在暗中窥伺。

至于窥伺的对象,那肯定不可能是兔啦。

小五几乎是在瞬间,就克服了陈诚带来的压力,四腿一扬就跑了。

反正有那只恐怖的魂兽在那,暗中的恐怖家伙应该不会注意到兔吧?

小五这样想着,却没发现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只庞然大物。

那是一只足足十米长的豹子,流线般的体型有种异样的美,宝蓝色的皮肤在绿色的草地上犹如一颗亮眼的星辰。

值得注意的就是,豹子的左眼紧闭,顺着眼皮还有丝丝血迹渗透下来,四道狰狞可怖的抓痕贯穿了脸部,身上也是一堆大小不一的抓痕,像是被什么强大的魂兽袭击了一样,血流不止,俨然在身后形成了一条血路。

但即使是这样,这依旧是一头万年的奔雷豹,远远不是千年的小五可以应付的存在。

待小五反应过来是奔雷豹,已经来不及了,强大的惯性根本不是那么好收住的。

自知必死的小五无奈的闭上了兔眼。

吾兔命休矣。

“吼——”

熟悉的巨吼在兔耳边响起,小五顿时睁大了眼睛,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陈诚提了起来,接着一甩,又是兔脸着地。

“好快。”来不及感叹陈诚的速度之快,兔脸着地的小五就是顺势在地上挖起了洞,将自己的脑袋埋了进去。

“你们打你们的,不关兔的事啊!”

陈诚瞅了一眼将自己埋进土里的兔子,龙嘴止不住的抽搐,他一辈子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怂的生物。

“果然,我没有吃他,是正确的。”

陈诚转头看向身前的流血豹子,丝毫不敢大意,四肢微屈,龙首昂扬。

“吼!”

不管心里是如何怂,陈诚也不能表现出来,率先一声怒吼,算作挑衅。

“陈诚,本王果然没看错你,不就是一只大豹子吗,干掉它!”敖青煽风点火道。

陈诚心里暗自叫苦,虽然这豹子一身是伤,但兽族从来都是越伤越凶残,他可不认为自己可以斗得过,一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丛林猎手。

“嗷呜——”

奔雷豹也不甘示弱,一声吼叫震耳欲聋。

更何况对方只是一只体型不如自己的魂兽,颇具灵智的奔雷豹可不会未战先怯。

虽然魂兽不是以体型划分强弱,但体型越大,可以发挥出来的力量就越大,除非是那些变异魂兽,否则,魂兽的力量一般都是依靠庞大的体型。

奔雷豹猩红的右眼盯着陈诚,完全不认为陈诚瘦弱的身躯里会蕴含有庞大的力量。

此战,奔雷豹必胜。

对自己充满信心的奔雷豹完全不着急出手,嗜血的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回忆着爪下亡魂仿若呻吟的嚎叫。

在他往日的印象中,这种行为一般都是那些几万年的魂兽猎杀弱小魂兽前必做的一个动作,对于初入万年魂兽的他来说,就是极具逼格。

“他的血流不完的吗?”陈诚看着正一脸自我陶醉的奔雷豹,又看了看奔雷豹身后流了一地的鲜血,这怕又是个傻子。

“我竟然在忌惮一个傻子!”

怒吼一声,陈诚先发制人。

“吃本王一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