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狩猎神明(二):永生海上永生谣

小说: 从污染全世界开始进化 作者: 文笀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4715 阅读进度:221/233

南极大陆分裂成三块后,位处于这座极寒大地上的人都遇到了同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怎么返回。

陆地的分裂本身不是三个部分在既定的方向上远离中心。在分裂之前就在不停地形变、扭动和旋转。导致彻底分裂后,难以确定具体在那块板块上,而又因为这里的污染气息特别浓重,有各种污染生物、受支配力影响的奇异生物干扰,没法简单地通过科学仪器确定方位。

在这样的情况下,寻找回去的路就更加麻烦了。

乔巡也不得不放缓步伐,一点一点对比环境信息。

菲尼克斯和奥尔科特之前是把他先带到了渊海裂缝附近,才离去的。所以,他并无法按照原路返回。

在浓重的雪雾以及绚丽的符文光和极光照耀下,每一步都必须走得非常踏实,才能确保没有走错。

这样的境地,是无法避免遭遇污染生物和奇异生物的。

污染生物还好,以他的实力,只要不是超大数量和超级强大,应付起来不困难。奇异生物则比较麻烦了,因为大多都是第一次见到,并不了解,也无从知晓其战斗方式。

大概五个小时后,他越过一座从中间断裂的大山。

这座山并非超巨型生物演化的,就是实实在在的南极大山。

中间断裂的部分依稀可以看到不少符文光的闪烁点。那些是裸露出来的源金属矿石。

他没时间去勘探,只能暂时标记一下。

在试图穿过这里时,一种熟悉而陌生的感觉,忽然在他心头缭绕而起。

熟悉,是因为遇到过;

陌生,是因为完全不了解。

这种情况,他当然不能忽视。

“真如”继续检索环境信息,“宰阴”依循着心头熟悉的感觉,谨慎前进。

山体裂缝还没完全被雪虫的积雪覆盖,依稀可以辨别出青灰色的岩石。这些岩石跟之前的大山生物不同,是容易被敲碎的。

呜~呜—

哦~哦—

特别的声音在山体裂缝之间响起。裂缝形成的空腔,很好地为这样的声音搭建起传递途径。

很好听。空寂、寒冷。

像是有人在哼唱什么。

声音似乎编织成了挑拨人心弦的猫尾巴草,逐渐让乔巡宁静下来。

他望向裂缝深处,想要看出些什么来。

但并不能。

声音吸引着他的心神,的确是让他心驰神往了。

不过,为什么残酷的南极,会有这么动人的声音呢?

这反直觉的现象,当然是值得怀疑的。

乔巡没有直接深入裂缝,而是爬上大山,顺着山体边缘,朝深处前进。要是有危险,他可以第一时间越过山体,远离这里。

美妙的声音持续响着,回荡在裂缝形成的山谷之中。

靠得近一些后,能听到海浪声。大概是大陆开裂后,封冻层被破坏,海水灌了进来。

乔巡在山崖上,借助着裂隙、凹口和凸点前进。

在裂缝往深处行进了大概八百米后,他看到了一辆车,陷在了一个下陷口当中。

那是他们之前开的雪地越野车。

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哈里和别格蒙在这边儿吗?

之前这辆车是被乔巡隐藏在山体当中的。当然,他是教过哈里和别格蒙怎么把车取出来。

“真如”搜索环境信息。

先找看看有没有他们俩的生命信息,或者精神轨迹。

以雪地越野车为起点,乔巡创造出信息领域,然后通过还残留在环境中的各种信息因子:精神痕迹、污染痕迹、生命信息、行进轨迹等等进行情景模拟。

因为南极大陆的环境变化太快,所以模拟出来的情景有些模糊,但是也够用了。

情景在乔巡脑海中像电影一样播放。

大地在震动开裂。别格蒙和哈里驱使着雪地越野车,按照之前记录好的环境信息比对实际环境,寻找回基地的路线。

他们行进得很慢,因为大地开裂和山峦崩塌。

某个时间段,他们来到这里后,刚好碰到了海水倒灌的场景,随后,同样的美妙的声音响起。

声音似乎吸引到了他们。他们往峡间开了一段路,直到无法继续前进。

然后,他们从车上下来。

模拟的情景变得更加模糊了,似乎受到了干扰。乔巡集中注意力,继续模拟。

哈里两人下了车后,向峡间深处前进。

往后面,无法再继续模拟了。乔巡意识回归现实。他皱起眉。

看来这两个人的确是被那种美妙的声音吸引住了。

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美好。

这怎么看都像是陷阱。

乔巡打起精神,继续深入。不管怎样,还是得去看看才行。毕竟哈里两人都是他的组员。

继续深入大概一公里后,整条山体裂缝狭窄得几乎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行了。他在山崖上前进,勉强挤过最后的缝隙。

这里似乎存在着什么临界状态。

在外面的时候,没有特别的感受,但当他穿过缝隙,立马涌来十分浓烈的感受。

庞大的、集群的污染气息在周围缭绕。视域也无比开阔,一座闪烁着晶莹之光的大海露在他眼前。

海的模样非常梦幻,如同置身在经过了现实渲染的地方。

小精灵一般的水蝴蝶在海面煽动翅膀,发光的水母不依靠水的支撑,漂浮在空中,时有体型庞大的大鱼跃出海面,身上美丽的鳞片也在发着五颜六色的光。最吸引人的似乎还是那美妙的声音,在这样的场景下,变得更加梦幻迤逦了。

在南极这个残酷冰寒的大陆,能有这样一个地方,实在是匪夷所思。

乔巡几乎屏住了呼吸。

这里实在是太美了。他无法相信,这会是自然诞生的场景。

他仔细聆听那吸引着人的声音,循着声音传播的轨迹寻找而去。

静静的海面上,有一艘古老的渔船。

似乎有人坐在上面。

乔巡踩着翩翩飞舞的水蝴蝶往前,直至看清楚渔船上的人。

那是,哈里和别格蒙。他们看上去相谈甚欢,缓缓摇着船桨。

“哈里,别格蒙,你们在做什么?”乔巡踏着一只水蝴蝶,飘过去,皱起眉问。

哈里和别格蒙没有任何醒动,继续摇桨,欢声笑语聊天。

就像,完全着迷了。

乔巡眉头皱得更深了。他不确定自己直接打破这种现状,会发生什么,所以不敢随意行动。

他想了想,选择继续朝着传来声音的地方前进。

踩着一只又一只水蝴蝶。他像一片随风而动的落叶,身形轻巧。

这片梦幻之海并不大,不是那种一眼望不到头的。

越来越近后,乔巡终于意识到,这美妙的声音是歌声。

是有人或者其他生物在唱歌。

前方的光很刺眼,无法看清楚到底有什么。

乔巡小心翼翼地穿过去。

眼前的一切瞬间就变得清晰无比。

海的尽头,是一座庞大的宫殿。海水轻轻拍打暖白色的台阶,浮空生物环绕着宫殿缓缓飞行,它们发出的光将白色宫殿染得五颜六色。高大的石柱支撑着宫殿伫立在大海之上,磅礴的气势喧嚣的却是无边的污染气息,一阵又一阵歌声从宫殿之中传出来。

与之一起的,还有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乔巡屏住了呼吸。

他忽然有些退缩。不想再继续前进了。

因为,这座宫殿让他想起了之前在馆山市海岸看到的巨大神殿。虽然不同,但两者都给他一种“潘多拉的魔盒”一般的感觉,似乎,只要推开殿门走进去,就会遇到完全无法控制的事情。

他不想踏足宫殿,推开大门。但大门自己开了。

只开了一条缝。白光从缝隙中照出来。

一个人站在光中。

光很刺眼,看不清这个人的体型。

乔巡退后一步,时刻准备逃离。

那人忽然开口说话,

“你知道外面乘船那两个人实际面临着什么吗?”

声音似乎被修改过,没有具体的声音信息。所以,乔巡无法通过“真如”捕捉到半点具有识别度的信息。

“哈里和别格蒙?”

“我不关心他们的名字。”

“他们面临着什么?”

那人说:

“在他们看来,自己正摆舟于平静梦幻的海面,有美丽的歌声绕耳,有美丽的浮空生物养眼,一切都是美好梦幻的。可惜啊,偏偏就多了个‘梦’,多了个‘幻’。等到他们醒过来,大概已经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乔巡心里一咯噔。果真是虚假的!

“他们怎么了?”

“谁人不喜欢无忧无虑的美梦呢?”宫殿之外的人说:“也许你也曾这样想过,要是做一场美梦,然后永远不醒来,多好啊。”

乔巡凝着眉。经历过生活苦顿的人,大都想过逃避现实的事情。这是人之常情,是生命趋利避害的体现。并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

他不知道,这人到底要用这个说些什么。

“我想过,但是我不会真的去挂念。能感受到真实的自己,才是我的原则。”乔巡说。

那人大概笑了一声,

“是的。很正确。可惜,外面那两人似乎不如你这样意志坚定。”

“你到底把他们怎么样了?”

“这跟我无关。永生海一直都是这样,漂浮在世界各地,宇宙深空,只不过这次恰好来到了这里。又恰好被他们遇到了。我什么都没做,他们就甘愿沉沦其中。难不成,这你也要怪罪在我头上吗?”

乔巡听到“永生海”一次,陡然惊觉,浑身发麻。

前面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他理所当然地把这些跟“永生者”联系起来。

他迅速退回光幕之中,质问:

“你是谁?”

“我?你不认识我了吗?之前,我们曾做过一场交易啊。”

交易?

交易?

什么交易?

乔巡快速回想,把自己的记忆翻个底朝天。他陡然响起,自己似乎……在馆山市,为了换回五茂纱绪莉的灵魂,用过名为“灵魂之友”的衍生符文。而衍生之前的原生符文的图腾,就是永生者。

他还翻找出了当时“暴食”消化出的认知信息——

【“喝下这杯名为永生的酒,和我做个交换。”

“这次的代价是……你的灵魂。”】

在利用衍生符文找回纱绪莉的灵魂时,他曾感到自己的意识去到一个巨大的王座前。

王座上坐着无法直视的伟大存在。

而那伟大存在,也用同样没有辨识度的声音说过一句话:

“喝下这杯名为永生的酒。这次的代价是……你的灵魂。”

乔巡咽了下口水。

他再次抬头看向宫殿外面的身影。

那人站在光中,伟岸而高大。

“你是……永生者?”

那人微微一笑,

“也许是,也许不是。”

乔巡没有紧张。他的特质也不会让他紧张起来。

这时候去分辨真假问题是没有意义的。

在这里,他的确无法轻松地去感受环境信息,似乎做什么都变得非常困难。

不能继续留下去。

“你有什么企图?”

那人说:

“说这样的话,难道不是倒打一耙吗?你闯入我安睡的地方,结果来问我是什么企图?”

“那我感到抱歉。我并非有意打搅你的休息。”

那人并没有刻意针对,语气轻松,

“懂得礼貌的人的确应该有享受宽容的权利。我原谅你。你可以离开了。”

“外面的两个人,我也要一起带走。”

那人说:

“当然可以,但,代价呢?”

“代价?”

“是的。他们沉沦于永生海之中,我没有义务帮你把他们捞起来。需要我帮忙,那当然要付出代价。”

“我自己去捞。”

“你可以试试,看看你捞走的是他们的灵魂,还是他们的肉体。”

乔巡皱起眉,转身没入光幕。

随后,他离开宫殿的范围,返回到之前梦幻迤逦的永生海。

深水的黑蓝色让人无法去想,海面之下是什么。

乔巡现在也没有探索的心情,先解决哈里和别格蒙的处境问题才是。

他向前看去,哈里和别格蒙还摆着船桨,欢声笑语地在海面上飘荡。

沉沦于永生海,就是这种表现吗?

那刚才那人说的被啃噬干净是什么意思?

乔巡吸了口气,谨慎靠近他们。

光幕之后,巨大的宫殿之外。

无形无貌的存在望向外面,轻声呢喃:

“居然不受任何限制,直接就穿过了永生墙,还不被永生谣影响……真是个特殊的存在,我该好好想想要跟你交易些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