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张军,我又来了

小说: 重生我成了负二代 作者: 婳云白 更新时间:2022-08-07 字数:3290 阅读进度:5/33

人没钱不如鬼,汤没盐不如水。

包小天垂头叹气,跟王春良走出小卖店。

七间房不大,从包小天家小卖店出来,两人绕着村子转仨圈,也没想出能从哪搞到钱。

不过,王春良从他跟包小天有意无意谈话中,除了他家基本情况跟姜黎黎长相较另一个时空有些出格,周围那些人和事,基本都对上了,一点没变。

不知不觉,他俩转到村小学门口,如果不是看到“七间房小学”几个字,王春良都要忘了,自己的小学五年是在这里度过。

尤其教室对面的厕所印象尤为深刻,位于下风口,如果哪天风向不对,整个教室都充满那味。

至于啥味,不能回味,反正够味!

村小学是在村大泽空地上起的房子,横成排竖成列,建了两趟房子,地方特别偏。

周边住户少,唯一醒目的就是位于高房岗上的张军家。

张军路子广,常年在家放赌桌,十里八村好耍的那些人,没事都喜欢去他家摸两把牌。

王进林欠张军200块钱赌债,就是这么欠下的。

这会儿,张军家门口又堆了满了自行车,还有台电驴子和一辆四轮拖拉机带动的小号拖挂。

这年头家里有车的很少,有台电驴子都是有钱人,更不用提小拖挂了。

包小天惊叹:“看来今天这局儿不小啊。”

王春良忽然想起了什么,想证实一下,决定要过去看一看。

包小天表情酝酿了十几秒,以为王春良是想碰碰手气,脸上皱起的褶子跟个包子。

“不是吧?咱缺钱也不能来这个呀?!”

“你哪那么多废话。”

“那你先等我会,我尿泡尿。”

……

张军家院子很大,三间大瓦房,东西屋全是火炕。

只是后院没有打理,荒草加垃圾成片,天热还泛着一股味。

包小天一个没注意,被草稞子里的洋剌子剌了一个红道子,都渗出血来。

“哎呦!”

王春良急忙捂住包小天嘴,低声训道:“你给我小点声,别让里面听见。”

包小天还想叨叨,王春良无奈瞪了他一眼,包小天这才肯闭嘴。

张军家后窗户关的严严实实,又挡着帘子,里面乌烟瘴气,影影绰绰能看到屋里面人不少,貌似支了两桌。

而且里面摔牌摔的“啪啪”的,也不知玩的多大,人手都三头五百,输赢都是一把一把。

王春良目测数了数,桌上现金加起,能有三五千。

按性质,够判。

五年以下并处罚款。

“叫主。”

“叫主!”

此时张军正坐在一张牌桌前打升级,手气挺背。

从王春良家出来一直输钱,输了一天,忍不住开始骂王家那个傻子晦气。

王春良有慧根,知道张军口中那个傻子说的就是自己。

有人缓解尴尬气氛:“呦,军哥,听说今天你到老王家去追债?”

“可不,还遇上老王家那个傻子。”

“就是他家那个虎了吧唧、三脚踢不出一个屁?”

“对!本来他家欠我200,他虎了吧唧愣说成250,还说等八月十五加点利息一起还,我看他是真傻!”

“哈哈哈!”

“哈哈哈!”

包小天闻言,目光瞥向王春良,莫名联想到什么:“我靠!横着我特么的也是傻子?”

说着拳头抡起,对王春良后背就是一顿全武行。

两人打闹动静不大,但还是引起屋里人注意。

“咦?后窗户是不是有人?”

说话那人叫孙大伟,为人胆小怕事,在警惕和隐身方面颇有天赋。

之前钻隔壁村小媳妇被窝,情急之下曾隐匿于粪坑,是个人才。

张军闻言,回头往后窗户方向眺望一眼,断定道:“是猫吧,这两天总有母猫在我后窗户叫秧子,整得我几晚上没睡觉,都寻思要不要弄只公猫给它配了。”

“军哥,咱七间房哪有公猫啊,不是人家母猫过来叫你的吧?”

“滚,今晚猫要是再来,我铁定塞你裤裆,让你先尝尝滋味。”

“哄!”

里面顿时笑开。

躲过一劫,王春良捂着心脏就想走人。

里面又传出孙大伟说话动静:“军哥,我还是感觉有点不对,咱不是被人盯上了吧?我总感觉后窗户有双眼睛往里面看。”

此时张军打牌已经连输三把,有点郁闷:“你究竟打不打?不打就换人,哪有那么多屌事?”

“不行,我出去看看。”

王春良包小天吓得缩着身子蜷在草稞子里。

此时天已经见黑,后窗户不是满地垃圾就是成群的蚊子。ωwW.八⑦7zω.còΜ

孙大伟看了两眼啥也没看着,也觉自己多心,在房后放了管水这才折返回屋内。

见孙大伟无功而返,张军嚣张大笑:“哈哈哈!我就说是猫吧?我就跟你们说,不是我张军吹,我张军在家里耍钱,还从来没出过事。”

众人捧喝:“军哥威武!”

屋内立马又传出污七糟八的摔牌声,王春良包小天借机会赶紧溜之大吉。

有惊无险,这时天已经彻底黑了,包小天身上被蚊子叮了五六个包:“良子,不行钱的事明天再琢磨吧,回头我再把那一百偷出来。”

王春良心不在焉的,脑子里正琢磨另一件事,越想越兴奋……

在这个时候,一般单位都有小金库,当然包括抓赌抓嫖的治安大队,所有抓赌抓嫖罚款,也是自己支配。

赌钱不犯大法,但犯小法,抓一人最少能罚200,外加治安拘留15天,反正这活挺肥。

按照张军家赌博规模,能承包治安大队两月罚款任务。

但奇怪的是,每回治安大队来过来抓赌,一点能做证据的大额赌资都找不到。

而且张军这家伙嘴又硬,无奈之下,每回治安大队都只能扑空,最后不了了之。

随便玩两把,不能算犯法吧?

不过张军这些小伎俩可瞒不过王春良。

昔日张军跟在自家老爸后屁股混的时候,以前的光辉业绩可没少往外抖落。

王春良还好奇问过,警察来他都把钱藏哪了,他说有啥地方藏的啊,他家后院不是垃圾就是草,抓赌的一来,他们就把钱扔后窗户,等警察走远他们再捡回来。

王春良一阵兴奋,如果这时候治安大队人能来,这是开局就来财!

想到这,王春良撒丫子跑开:“天儿,你先回去吧,我想起还有点事。”

王春良跑的屁颠屁颠,全然不顾身后包小天狂喷一句国粹。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婳云白的重生我成了负二代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