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她抓到霍宁的小辫子了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2-01 00:43:38 字数:2458 阅读进度:34/98

他看到三姐拿走楼梯说服见证此事的铁柱和狗蛋出来作证,宁姐又要被冤枉。

施碧瓷去霍宁家要梯子,带去了一帮看热闹有瘾的吃饭村民。

院子里的树荫底下,钱婶摇着蒲扇烤着两条一斤左右的鲢鱼,不时翻翻面。

这些鱼是七牙刚才去河里抓的,上架烤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爆油的声音混合新鲜的鱼香在空气中弥漫,看热闹的突然觉得嘴里的饭不香了。

霍宁有那么多条鱼,肯定会请他们吃鱼!

嘁!霍宁坐在树荫下,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

施碧瓷发现烤鱼的木头是她家的梯子忍不住窃喜,总算抓到霍宁的小辫子了,“霍宁,你,你怎么用我家的梯子烤肉?”

“你家的梯子怎么会跑到我家来?难道它长腿了不成?”

“赵芳拿来的,那上面有字。”

“我可没看到什么字,还以为最近改了,田螺姑娘奖励我送柴来了,你说这梯子是你家的,你喊喊它,看它答不答应?”

看热闹的噗嗤笑场。

“施碧瓷,你倒是叫啊!”赵连珠从外面跑进来哈哈大笑。

施碧瓷气红了眼眶,委屈挂在脸上,“霍宁,我又没招你,你怎么能这样?”

“柴火是自己送上门来的,还把我吓了一跳。”

赵连珠嘻嘻哈哈笑道,“赵芳就是田螺姑娘,送来个梯子只是把霍宁吓了一跳也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霍宁都不追究,你不原谅赵芳可就说不过去咯!”

施碧瓷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赵连珠你个贱人如果不是村长的闺女……

她软软一笑,“我是赵芳的姐姐,怎么会跟她计较,我回去吃饭了,大家都散了吧。”

小四回来正好跟施碧瓷走了个对面。

施碧瓷脸上顿时堆满了狼外婆式的笑容,像召唤小狗似的召唤小四,“我给你做了鸡蛋羹,快跟我回家吃。”

“鸡蛋一股鸡屎味儿,我要吃鱼。”小四越过施碧瓷跑进了院子。

喂不熟的狗东西,施碧瓷气呼呼的走了。

施碧瓷回家看到桌上的鸡蛋羹感觉一股鸡屎味儿扑面而来,连忙推开,“以后不许做这个了。”

施母,这又是跟谁生气呢?

“小四好久没来咱家吃饭了,你明天做点好的,叫他过来吃饭。”

施母,今儿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闺女嫌小四脏,从不让他上门啊!

“我知道了。”家里都揭不开锅了,她只能动用那笔钱……

看热闹等了半天,霍宁还是无动于衷,完全get不到他们的诉求。

他们只好一边唾弃霍宁小七,一边端着碗离开。

赵连珠笑嘻嘻的走到霍宁身边蹲下,“你把施碧瓷的楼梯毁了烤鱼不太好吧?”

“我只看到了田螺姑娘送来的柴火,没看到什么梯子。”

施碧瓷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教训了赵芳一顿,还得到了一堆柴,算是压倒性胜利,施碧瓷的人设立得太好,太久,太深入人心,村民像被她下了蛊似的,自己一时半会儿无法揭穿她的真面目,没关系来日方长。

那梯子其实是赵明尧的,她家很多东西都是赵明尧做出来的,赵明尧就是她的包身工,他的一切都属于施碧瓷,悲哀!

赵连珠白了霍宁一眼,被烤鱼的香味儿和颜值征服了,感觉好饿啊。

于抗美走进院子问钱婶,“嫂子,那些米能淘出来吗?”

“淘不出来。”钱婶摇头。

于抗美黑着脸去厨房找到那盆米,心疼得不要不要的,回头她还得去敲打敲打赵芳,她喘着粗气出去叫赵连珠回家吃饭。

赵连珠不想回去,视线不断往霍宁那边飘,我给你送水果你留我吃饭呗。

“婶子,钱婶中午饭做得多,你和连珠就在这里吃吧,那些米我打算泡到晚上磨成浆做灰水粑,我得感谢赵芳,要不是她跟我捣乱我一时半会儿还想不到那种小吃。”

于抗美叹了口气,“你这孩子气糊涂了吧,赵芳捣乱你还感谢她,灰水粑是啥我咋没听说过?”

“那是南方的一种小吃,晚上我做的时候让连珠去叫你?你学会后自己在家也可以做着吃,改善一下口味。”

于抗美咂咂嘴,她突然相信赵连玉的话了,她看看不断朝她使眼色的赵连珠,“你留下吧,吃完饭回家把家里晒的黄豆给霍宁拿来添个菜。”

“好!”赵连珠喜笑颜开。

霍宁没有拒绝,给钱婶使了个眼色。

钱婶把烤好的鱼放进盘子里,抽掉竹签子几步走到于抗美面前,“她婶子,这鱼是霍宁教我烤的,你拿回去跟他叔尝尝。”

这鱼真想,她本不好意思又吃又拿的,可想起刚才过来赵二保媳妇李香芹夹枪带棒的讽刺,她里里外外的帮霍宁也没得她啥好处就改了主意,“连玉总跟我念叨霍宁做饭好吃,我今天也托福尝尝。”回头她得再送点南瓜啥的过来,不能占霍宁便宜。

“婶子,吃好了再来,家里木材够烤好几次的。”霍宁笑道。

于抗美指指霍宁,你这丫头阴了施碧瓷还不低调点。

霍宁哈哈大笑,这不赖我,是她自己送上门的。

你厉害,于抗美端着鱼离开霍宁家,特意往赵二保家门口那条路走。

李香芹老远看到于抗美端着鱼过来脸上火辣/辣的,不想跟于抗美照面,忙躲进了院子。

于抗美走到赵二保家外面故意自言自语,“霍宁那丫头也真是的,不让送东西还跟我急眼,这鱼香死个人。”

李香芹见她走远了啐了一口,“叫你得意,鱼刺卡不死你!”

“媳妇,今天有鱼吃?”赵二保闻到一股子余香扛着锄头从外面进来,满脸喜色。

李香芹冷冷的剜了赵二保一眼,“吃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

“媳妇,我帮你烧火。”赵二保放下锄头,连忙进了厨房。

上次他听碧瓷丫头的没去霍宁井挑水,结果天气预报不准,媳妇心里窝火,从那以后就对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李香芹哼了一声,跟着去厨房。

葛卫红匆匆从他们家门口经过,去找霍宁解释,“今天的事情是赵芳的错,你不能算到我头上。”

非暴力不合作,霍宁挥挥手,葛卫红头也不回的离开。

霍宁目光一沉,以前自己有根草葛卫红都要要走一截,现在桌子上堆了那么多好东西她就看了一眼,看来赵世哲把她供奉得不错。

葛卫红把原身拐带歪了,祸害死了,还能过好日子。

霍宁不能忍,她要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