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霍宁又作孽了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29 18:31:36 字数:2520 阅读进度:32/98

直到霍宁又成为村子里的舆论中心,她晚上回村被人蒙着脑袋暴打一顿才知道霍宁不是随便说说,她真会下黑手啊!

葛卫红不吵也不闹,强忍着浑身的疼痛爬回去,装作一切都没发生的样子。

全程围观的施碧瓷目送葛卫红消失后看到一个蹦蹦跶跶的身影往这边来。

等那人走近,伸手把他拎起来。

小四瞳孔猛缩,本能的在空中扑腾,回头去看抓住他后颈皮的人是谁。

“小四,好久不见啊。”施碧瓷阴恻恻的笑起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自从她上次在赵明尧家附近堵到小崽子之后,这小崽子要么缩在霍宁窝里,要么结伴出门,还是头一回看到他落单呢。

今儿这运气爆棚,看到了葛卫红被人打,还抓住了小四,明儿去抽奖肯定能中。

“碧,碧瓷姐,原来是你啊,快放我下来,我害怕。”小四哆哆嗦嗦的说话,声音都带着哭腔,他一直躲着施碧瓷,可还是被抓住了,呜呜呜。

施碧瓷皮笑肉不笑的拍了他后背一下,看他在空中转圈圈,“放了你也不是不行,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儿。”

“好,你说!”小四头脑发晕,不敢犟。

他想着先脱险,再想办法应付施碧瓷的差事儿。

施碧瓷看他停下来了,又拍了一下他的后背,让他继续转圈圈,“只要你悄悄去告诉村长叔霍宁又作孽了,她把刚怀孕的葛卫红打得流产了,让他赶紧把葛卫红送到医院去。”

“行,包在我身上。”小四拍拍胸口,信誓旦旦的保证。

施碧瓷把他放下来,塞给小四一颗大白兔奶糖,“小四,我看好你噢!”

“谢谢碧瓷姐!”小四抓着奶糖,像喝醉似的跌跌撞撞往赵建国家走。

施碧瓷远远的缀着,看到他进了赵建国家才放心的回去。

小四站在赵建国面前,把一粒奶糖放在炕头,“这是碧瓷姐告诉给我的,她让我来冤枉宁姐打葛卫红。”

赵建国,葛卫红确实被打了,他刚收到消息。

打人的他也知道,是霍宁的保镖,这就是霍宁干的。

不过霍宁早就放言过村子里传她的谣,她就要收拾葛卫红,所以这件事情他根本没打算管。

施碧瓷不知道情况就让小四来告密,这就值得推敲了。

第二天施碧瓷发现村子里根本没有赵建国半夜送葛卫红就诊的传言,也没有葛卫红流产的传言,这怎么可能可能,这不科学!

接下来的几天,村子里屡屡出事儿。

先是艾周在睡梦中被人套麻袋打得一脚踏进阎王殿,接着是徐向东被人打的起不来炕,一切神不知鬼不觉,村子里闹鬼的流言甚嚣尘上。

只有赵建国和刘大春知道,这是霍宁在报复!

今天上午,霍宁又在指导钱婶做背包。

自己需要的做出来了,剩下的她让钱婶拿去卖,挣的钱她自己留着。

起先钱婶不同意,霍宁的布,霍宁的想法,霍宁的技术,她就动了动手,拿个零头已经不错了,谁知道霍宁说她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不必计较这么多。

这话把她感动得不行不行的,兴高采烈的答应了。

在村子里这段日子什么都好,唯一不满意的是隔壁不讲究,这事儿她都没脸提。

小四心不在焉的坐在沙发上玩弹珠,大哥都出门好久了还没回来。

霍宁转头看到小四没精打采的,赵明尧那个轴货出门就跟失踪了一样,给家里捎个信报个平安能死啊?

“钱婶,中午吃南瓜饭吧,我想吃,小四也喜欢。”

小四听到霍宁提到他,抬起头强颜欢笑,

霍宁更心疼了,打发小四去找二宝玩。

他离开十几分钟后霍宁走进厨房,钱婶正在破南瓜。

“这几天小四天天去村头等小赵,孩子想他哥了。”

“吃完饭你去村长家,让他给赵明尧捎个信,要是忙就让人捎个信给小四,要是不忙就滚回来看看小四。”

“我知道了,米饭再煮一会儿就能沥起来,这南瓜不行,我得重新换个,你帮我看着点灶里的火别熄了。”

“好!”霍宁坐在灶前,米粒翻滚的声音,火苗在灶膛里摇曳让有些恍惚,好像回到了前世乡下别墅。

“咚——”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把霍宁惊醒,她扭头看到赵芳冲进来,本能的抓住火钳防备。

七牙,干活了!

赵芳揭开锅盖把手里的东西撒下去,迅速盖上锅盖原路逃走。

一道影子从霍宁眼前掠过,蹿出厨房。

“你放开我!”七牙拎着不断挣扎的赵芳进来,举到半空中用眼神询问霍宁咋处置。

“这没人要的东西,打一顿丢出去吧。”霍宁朝七牙眨眨眼,悠着点,别打死了。

赵芳一口血差点喷出来,“霍宁你个贱……”

“啪!”她的谩骂止于七牙的巴掌。

钱婶提着南瓜回来,一脸疑惑,“刚才谁来了?”

霍宁揭开锅盖看到白米里面的草木灰目光有点冷。

钱婶急得直拍大腿,这是哪个缺德的干的?

七牙扛着一把小梯子进来,当着她们的面徒手折断,反复十几次,地上堆满了碎木头,“这玩意儿靠在后门口没人要,当柴烧吧。”

钱婶咽了咽口水,她万万想不到七牙居然那么厉害,回头谁来找梯子可咋办?她用目光询问霍宁。

霍宁,我家没梯子。

霍宁,家里没梯子,原来七牙是个大力怪!

她的视线落在某截木头上,那上面有个‘施’字,全村没有叫施的人,只有一家姓施。

施碧瓷家!

今天赵芳来撒灰应该是施碧瓷暗中支持的,赵芳隐忍了这么久,终于向她出昏招了。

霍宁抓了两把稻草丢进火盆里烧成灰,又去弄了点糯米淘好倒下去,随后将烧好的稻草灰撒进锅里。

“霍宁!”钱婶冲过去发现白米都看不到了,锅里飘了一层灰。

霍宁笑嘻嘻的拿起勺子在锅里搅了几下,把白米和稻草灰搅匀了。

钱婶忧心忡忡的看着她,那丫头不会疯了吧?

赵芳被打后紧紧咬着牙关才没有晕过去,七牙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却让她痛不欲生,她根本站不起来,只好爬出院子。

杨德才媳妇经过霍宁家门口,连忙跑过去把她扶起来,“赵芳,你这是咋了?”

“霍宁打我,呜呜呜……”赵芳歇斯底里哭起来。

“我要去找村长叔评评理,霍宁勾搭我大哥还打我,如果他不管我就去镇上告霍宁。”

她这一嗓子把附近做饭的人家全召唤了出来,大家看看霍宁家紧闭的大门义愤填膺扶着赵芳去找赵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