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同病相怜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22 16:34:35 字数:2339 阅读进度:25/107

于抗美收拾完厨房就把两闺女留下来照顾霍宁,让霍宁尽管使唤他们。

霍宁没伤着下半身,可她上半身只有脑袋能够活动自如,左手虽然没受伤,但因为肋骨断了,不能大幅度活动,也不能随意行走,正需要人帮忙,也就没客气。

于抗美匆匆走了,闺女都留下帮霍宁,儿媳妇没回来,家里还有一大摊子活儿呢。

霍宁像个地主老财似的坐在轮椅上指挥赵连珠姐妹布置家里的房间,她行动不便早早的安排了轮椅和水泥地面方便进出。

赵连珠对霍宁亲近施碧瓷不满,不听霍宁的。

霍宁放弃她,一心指挥赵连玉布置她的卧室。

赵连珠把桌旗丢在椅子上,气呼呼出去。

赵连玉,二姐不喜欢碧瓷姐,不跟她来往就好了嘛,跟霍宁闹什么气。

赵连珠出去看赵明尧挖了一会儿壕沟觉得没意思,想去霍宁房间看看又拉不下脸来,纠结得揪自己头发。

赵连玉按照霍宁说的布置完眼睛都亮了,“宁姐,你眼光真好,这么布置好漂亮,”

“你歇一会儿,咱们去布置客厅?”这丫头比赵连珠那个傲娇的容易搞定得多,霍宁暗道。

赵连玉摆摆手,“不用歇,我不累,咱们快去布置别的地方,我想看看全布置起来是什么样子。”

赵连珠在院子里徘徊了一会儿,还是按捺不住好奇的心思,躲着霍宁的视线溜进霍宁的卧室。

不过半个小时功夫,房间里大变样。

床上挂了浅蓝色蚊帐,铺上了崭新的凉席和凉枕,枕头旁边放着一个毛绒熊。

窗边的小桌子和椅子上铺上了天蓝色的桌布和椅套,上面摆着施碧瓷送的喇叭花。

窗前挂着两串蓝色的风铃,风动铃响,清脆悦耳。

沙发上也铺上了凉席,还摆了一只熊和一只青蛙?

茶几上铺着刚才被她扔掉的东西,上面整齐的摆放着一套洁白的茶具。

梳妆台和大衣柜上面贴上了小虎队的照片。

天爷,这也太漂亮了吧。

赵连珠暗把喇叭花和瓶子一起放到窗外,感觉房间里协调多了,她听到外面霍宁和赵连玉密切的配合,脚搓着地出去,扭扭捏捏的往赵连玉身边凑。

赵连玉顺手把桌旗塞给她,让她铺在茶几上。

赵连珠点点头,怕霍宁笑话她,都不敢抬头看霍宁。

霍宁暗笑,这别扭的娃噢……

赵连珠的加入大大的提高了效率,两个小时后,霍宁家焕然一新。

霍宁环视一圈,这才是家的样子。

赵连玉嚷嚷着要回去找她妈把家里也布置成这样,一阵风似的跑了。

赵连珠叹为观止,“霍宁,你眼光这么好怎么不好好读书?”

霍宁端起保温杯,开始讲故事,“八岁之前我是家里的小公主,衣食无忧,享尽富贵,谷蕙说她会永远爱我,霍老三说他这辈子有我这个女儿就满足了。

八岁那年谷蕙和霍老三闹离婚,谷蕙放弃我的抚养权飞去了大洋彼岸,我还来不及伤心后妈就挺着大肚子进门了,她对我关怀备至,每天都亲自下厨给我做饭吃,陪我度过了最艰难的那段时光。

我十二岁那年霍老三过生日,家里来了很多客人,他们都夸我这个保姆的女儿长得真壮实,霍老三仁义。

霍老三觉得我给他丢脸了,勒令我减肥,后妈一边安抚霍老三,一边悄悄给我送吃的,安慰我胖是福气,家里有钱不愁嫁人。

在后妈的精心照料下我的体重直逼200斤像只成精的土拨鼠,而我的便宜妹妹开始大放异彩,万众瞩目,霍老三决定一心栽培便宜妹妹,把我踢到了乡下。

我才来这里一个月还没跟爷爷熟悉起来他就没了,这里的方言我听不懂,跟大家对不上话,很多人说我高傲自以为了不起,他们挖苦我疏远我,只有那些学渣愿意跟我一起玩,谷蕙不要我,霍老三不要我,我爷也撇下我走了,我读不读书重要吗?谁在乎?”

霍宁一直在笑,那笑容里夹杂着两世的苍凉和悲伤。

赵连珠哭得像个泪人,“你别笑了,你笑什么,你哭啊,你怎么不哭?”

“人间不值得。”她不相信眼泪,跟原身家庭也没有感情。

“……呜呜呜……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经历过那么多……我以前不该那样骂你。”赵连珠后悔了,她真的后悔了。

霍宁摆摆手,“没事儿,反正我也没听进去,行了别哭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又在欺负你。”

赵连珠忍不住,一直抽噎。

赵明尧的视线朝客厅的方向飘去,霍宁和他同病相怜。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他扭头看到罗小蝶愣了愣神,她过来干什么?

赵连珠一边扯纸擤鼻涕一边哭,地上堆满了纸团。

“大小姐,你可省着点儿吧,我家底薄经不住你这么祸祸。”霍宁一脸心疼。

霍宁的家底比她家厚得多,不过确实不能再哭,脑袋都开始疼了。

“霍宁,他们不要你,你也不能放弃啊,你这个年纪应该好好读书……”

霍宁脑补了一下自己坐在教室里那画面太美她没眼看。

她28岁就成了最年轻的美女教授,研究了十几个国际项目蜚声国际,带出来的研究生成了社会拔尖人才,再去跟小孩子一起上学,咦——

赵连珠见霍宁无动于衷,继续劝她。

赵明尧进来告诉霍宁,“罗小蝶想见你。”

罗小蝶?霍宁一脸茫然,半天想不起来是谁。

赵连珠,“她不在家里侍候祖宗,怎么跑这里来了?”

霍宁,嗯?

“最近罗家老小小心翼翼侍候罗小蝶她妈,她肯定又怀上了。”

霍宁好像知道罗小蝶是谁了,罗小蝶妈总怀孕从没见生下来……

罗小蝶半天没等到回音,背着双手进来,看到霍宁顿时愣住了,满眼惊艳。

她听村子里的人说霍宁瘦了,但没想到她会瘦成这样,瘦下来的霍宁好漂亮,校花王菲菲要靠边站了,“霍,霍宁,我做饭的时候看到施碧瓷在跟徐老太说话,然后就听说徐老太来你家了,还来了公安,你没事儿吧?”

霍宁摇头。

原身和罗小蝶并不亲近,她来找自己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