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索赔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21 21:59:25 字数:2524 阅读进度:24/98

赵明尧走进霍宁卧室,这是他第一次进姑娘家的闺房,眼睛都无处安放,只好盯着自己的拖鞋,“你找我?”

霍宁点点头,将二十块钱放在床头柜上,“下午你在我家院子西墙底下挖一条两米深,两米长,三十公分宽的壕沟,天黑后把家里的菜刀……菜刀不够,还是把今天中午那些空啤酒瓶敲碎埋在壕沟里,上面盖一层土看不出来就行。”

“你想干啥?”赵明尧后脊背发凉,想起出院之前那天晚上霍宁让钱婶去十字街找一个人,他一直盯着住院部,愣是没发现那个人几时上去的,更不知道他几时走的,这件事情不会跟那个人有关吧。

霍宁懒得跟他解释,“一句话,干不干。”

“干!我不要钱,管饭就行。”他需要钱,但他更喜欢霍宁家的氛围,能留在这里多吃一顿饭也是好的。

霍宁有些意外,赵明尧一向把钱看得很紧却没有选择钱,还感觉哪里怪怪的,“成交,一个小时后开工。”

“为啥要一个小时后开……”赵明尧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徐老太叫骂。

“霍宁你个不要脸的给我滚出来。”

霍宁冷笑,徐老太比她想象的来得慢,估计忙着招待未来儿媳妇吃完饭才来找她的茬。

于抗美把手里的丝瓜包往洗碗池里一摔,撩起围裙擦擦手,走出去质问闯进来的徐老太和徐向东,“徐家的,你想干啥?”

“跟你无关,一边待着去。”徐老太冲进霍宁房间愣了愣神才发现床上那个女人就是霍宁,“你个不要脸的勾搭上赵明尧蹬了我儿子,今儿不给我儿子赔偿,我跟你没完。”

这房子是东子从包红梅那里拿到的钱盖的,她一眼都没看到,房子还没东子的份儿,想起来就剜肉一样疼。

今天霍宁不给她钱就得给她房子,不然她就不走了,这房子住着可比她的土坯房强几百倍。

赵明尧顿时闹了个大红脸,自从他去照顾霍宁后村子就在传他和霍宁的谣言,但他还是头一次亲耳听到,“徐婶,我和霍宁啥都没有,你别瞎说。”

徐老太根本不理会他,贼溜溜的眼珠子四处打量。

于抗美追进来,气得跳脚,“姓徐的你要点脸!”

赵连珠,赵连玉陆续进来,担心霍宁应付不了那个老滚刀肉,她们来壮壮声势也好。

霍宁心里暗搓搓的,徐老太进门直奔她的房间显然是受人指点过,她住哪个房间是临时决定的,知道这件事的除了赵建国一家就是赵明尧兄弟和施碧瓷。

赵建国离开了,他是个嘴紧的不会透露出去,赵明尧也没有扯老婆舌的习惯。

小四和于抗美母女三个还在没机会透露,只剩下施碧瓷,她刚刚离开,见一次,恶心自己一次,以后自己一定加倍奉还。

霍宁懒洋洋的视线飘向徐老太身后的徐向东,“你怎么说?”

徐向东站在门口一脸怔忡,霍宁咋变成这样了?

“我——”

徐老太被崭新的大砖房,整整齐齐的家具刺激得患了红眼病,蛮横打断徐向东,“这事儿我说了算。”

霍宁点点头,表示了解了。

“叮铃铃——”自行车的声音由远而近。

于抗美松了口气,肯定是老大接儿媳妇回来了,村子里就他家有自行车。

有她和老大在,徐老太母子占不着啥便宜。

赵连城和一个穿着公安制服的男人一起进来,房间里的气场突然变了。

他,他怎么会来?徐向东双腿发软,扶着墙往外走。

徐老太还没搞清状况,看到公安本能打怵。

“霍宁同志,听说你出院了我来回访一下,徐家没有找你麻烦吧?”向学军说这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打量退走的徐向东。

“向同志你来得正好,徐向东当着你们的面还了我的借款,心里一直不服气,这不我刚出院他就撺掇他妈来找我索赔呢。”

“有这事儿?”向学军冰冷锐利的视线在徐老太和徐向东脸上扫来扫去。

徐向东和徐老太头皮发麻,咬牙硬撑。

于抗美连忙上前一步,“公安同志,最近徐老太一直在村子里散播霍宁的谣言,被我男人警告过几次还是老样子,刚才徐老太还说霍宁跟别人勾搭上了蹬了她儿子要找她要赔偿呢,我听说徐向东和霍宁当着你的面退婚了啊?这到底咋回事儿?”

徐老太暗暗咒骂于抗美那个搅屎棍梗着脖子不承认,“公安同志,你别听那女人瞎咧咧,她和霍宁是一伙的。”

“徐向东殴打霍宁致昏迷骨折,本该判三年以上的,徐向东求霍宁,并承诺退婚还钱赔偿医药费……”

当时情景重现,徐向东扑通跪在地上,不断给他妈使眼色,妈,咱走吧,要什么房子,要什么自行车。

徐老太不甘心,这房子都要到手了,又害怕儿子吃挂落,摇摆不定。

霍宁孤注一掷,“向同志我后悔了,我退赔,你把徐向东抓去坐牢。”

“我们跟霍宁开玩笑呢。”徐向东讪笑,连滚带爬的扑腾出去,他刚和包红梅搞上对象,可不能去坐牢。

徐老太彻底慌了神,忙扶着墙出去。

霍宁轻嗤,“哎,别走啊,趁向同志在送你们去坐牢啊。”

徐向东和徐老太跑得更快了,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于抗美母女长松一口气,对付老赖还得公安。

霍宁见好就收,“向同志,还让你特意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上午钱婶去派出所告诉我你出院了,她担心你回来遇到麻烦,正好我要去靠山屯调查就顺便过来一趟,没想到正好赶上了。”

霍宁万万没想到钱婶对她的事情那么上心,由衷的感激。

“霍宁同志,如果徐家人再来闹事儿,你就去派出所找我,我还有公务在身,告辞。”

“好,你慢走。”

全程围观的赵连城把向学军送走,悄悄骑着自行车遁了。

他妈让他去接媳妇,媳妇膈应霍宁不想回来,他妈知道了肯定要收拾他,啥也不说了赶紧跑吧。

不过霍宁变化也太大了吧,相貌变了,处事变了,连气质都变了,她真的是霍宁?

于抗美扭头发现赵连城不见了气得脑瓜子疼,有本事你就躲老娘一辈子。

连媳妇都接不回来,要你有什么用。

她领着两个闺女继续去厨房收拾,房间里只剩下霍宁和赵明尧,空气迷之尴尬。

霍宁的视线看过去,赵明尧根本不敢与她对视忙往外走,“我,我去找锄头。”

他的话刚说完,砰的一下撞在椅子上。

霍宁……

赵明尧慌里慌张的扶起椅子,落荒而逃。

他和霍宁都不知道刚才的动静惊走了外面几个打望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