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新晋村花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20 01:44:11 字数:2463 阅读进度:22/107

霍宁前脚离开,毛孩子后脚就回医院了。

他刚喝完爷爷的寿酒,紧赶慢赶回来,推开病房赫然看到一个陌生女人,霍宁的床铺空了,她的东西也不见了,“你怎么在这里?霍宁呢?”自己不是跟医院一再交代不许放别的病人进来吗,他们居然阳奉阴违,岂有此理。

女病号很快反应过来了,当初这病房还有两个空床位,谁也住不进来,后来她住进来里面只有霍宁,另一个病号显然就是这个有来头的孩子,“大夫让我住进来了,霍宁今天出院了,刚离开半个小时。”

毛孩子的脸顿时垮了下去,像被煮了似的。

一个年轻男人走进来对女病号点点头,拉着毛孩子出去,“清安,这病房有人了,我让院长重新安排一个?”

“还安排什么,霍宁都出院了。”他一个人呆在医院有啥意思,身上的伤早就好了。

小胖子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他转念想到这事儿也不怪霍宁,都怪曲波。

“你来接我的时候为啥不给霍宁留个电话?”

曲波……

大少爷,你没交代我咋知道还要留电话啊?

“我的错,我的错,下次我一定会记住,那现在我们回市里?”

“回什么市里,去霍宁家。”叶清安跃跃欲试,他还没去过农村呢。

曲波有些头大,这小祖宗咋想起一出是一出呢,“霍宁伤得很重,现在咱们过去肯定会给她增加负担,况且赵家村的环境比较特殊,两面靠山,一面临河,那里不通汽车,只能走驴车,自行车。”

他早就奉大少爷的命令查了霍宁的底,对她十八代祖宗了如指掌,那是个问题少女,他不放心大少爷和他交往,悄悄汇报给老爷子,老爷子翻了个白眼,让他爬开。

清安聪明绝顶,只有他骗别人的,还没有别人能骗他,他喜欢跟霍宁来往就来往好了,一个男娃娃还能吃亏?

曲波被怼得一点儿脾气都没有,对霍宁的态度端正了不少。

叶清安像霜打的茄子似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曲波连忙安慰他,“霍宁在镇上读书,等她好了去镇上你们不就能遇到了吗?”

还有四十天才开学,这日子可怎么熬啊,叶清安蔫哒哒向天嚎。

霍宁完全不知道她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甚至都不记得叶清安那个人一心投奔新家。

马车进村,村子里的人三五成群,东一堆西一堆的,看到霍宁过去都没反应过来,那马车上好看得出奇的丫头是谁?

于抗美站在霍宁家门口的核桃树下眺望,看到马车驶过来忙跑过去,“霍宁回来了,热坏了吧,我熬了绿豆汤晾着,又甜又凉,保证解渴。”

“谢谢婶子,我还好。”霍宁热得满头大汗,不过精神不错。

下一秒她看到施碧瓷从院子里跑出来,越过前面的赵连珠笑嘻嘻的跑到她面前,“霍宁,你终于回来了,我和卫红,村长叔一家给你暖房,你不会不欢迎吧?”

这贱人瘦下来居然这么好看,整个镇子都找不到比她好看的了,施碧瓷嫉妒得发狂。

“欢迎,咋不欢迎。”霍宁的好心情全让这个强烈刷存在感的碧池破坏了,好想把自己37码的鞋bia在施碧瓷的脸plus上。

“你新居落成我也没什么好送的,采了一把花养在瓶子里,希望你喜欢。”

“谢谢。”这种调调能是一个乡下妞玩的?施碧瓷你的尾巴露出来了。

赵连珠停下脚步,她不喜欢施碧瓷,霍宁却和施碧瓷那么要好,哼!

赵连玉出来四下看看,爸去接霍宁咋没把人接回来。

马车在霍宁家门口停下来,施碧瓷挽起袖子想抱霍宁下车。

妖怪,收了你的神通吧!霍宁暗嚎。

“你小胳膊小腿的哪里抱得动霍宁。”于抗美抢先把霍宁抱下来刷刷进屋。

天大的好人哪,霍宁对于抗美感激得一塌糊涂,她的视线和赵连珠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赵连珠连忙扭头,不是我想来的,是我妈把我拎过来的。

霍宁嘴角微勾,赵连珠一边跟她来往,一边扭捏,真是个矛盾人儿。

“你慢点儿,别摔了。”赵建国跳下车,心惊胆战的追上去,如果不是霍宁大了他不方便抱她,哪里轮得到媳妇。

赵明尧把小四抱下去,一手拎起一个包袱进门。

小四到处打量,双眼都在放光,宁姐家好漂亮啊,他好喜欢。

赵连玉一脸茫然的转头,“二姐,霍宁呢?”

“傻子,妈抱进去的就是霍宁。”赵连珠抬手给了赵连玉一个暴栗子。

“走,咱们去搬东西。”霍宁住院的时候连换洗衣服都没有,出院把商店都搬回来了,有钱人的世界她不懂。

悄悄赶来的村民听到赵连珠的话瞠目结舌,霍宁瘦下来可比徐向东那新对象强太多了。

“这,这简直大变活人啊!”赵连玉揉揉脑袋追上去。

“霍宁完全盖过了碧瓷姐的风头,荣登新一任村花宝座。”

“施碧瓷那个村花是自封的,你还当真了,嘁!”不过霍宁确实好看,感觉就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人似的,浑身上下有种她说上来的东西。

后来她才知道那叫气质,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雍容华贵,端庄大方。

昨天于抗美就带着两个闺女过来把霍宁家彻彻底底的打扫了一遍,今儿早上去镇上买菜买肉帮霍宁暖房,没多久施碧瓷就来了帮她做好了午饭,就等着霍宁回来。

于抗美把霍宁安顿好,指挥刚闲下来的闺女去厨房端菜。

施碧瓷见缝插针往霍宁身边钻,“霍宁,你家真漂亮。”

霍宁四下打量后心里没有一丝波动,前世她住过的最简陋的房子都比这个强。

况且自己刚回来,让钱婶帮忙置办的东西还没来得及派上用场,到处光秃秃的没有家的样子,没有温度。

贱人,不装会死吗?“听说你家的房子是找人画的图纸盖的,你能帮我去弄一张吗,我也想照着盖。”

这房子格局至少是三十年后的,施碧瓷怀疑出自霍宁之手,因为霍宁受伤之后打井,抽水种种表现跟以前那个蠢货大相径庭,甚至让村民对自己产生了隔阂,霍宁可能跟自己有相同际遇,如果她的猜测是对的,霍宁会是个大麻烦。

“等你有钱了再来找我吧。”霍宁有些累了,不想跟施碧瓷周旋,闭上眼睛休息。

施碧瓷被怼得面红耳赤,讪讪点头,等我有钱了,一定拿钱砸死你。

“你好好歇着,我去厨房帮忙。”

霍宁听到她的脚步声远去,缓缓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