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我不是捡破烂的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17 06:17:00 字数:2285 阅读进度:20/107

不过三天的功夫附近村子的人都知道葛卫红和赵世哲钻了苞米林子,流言蜚语甚嚣尘上。

赵世哲暗暗庆幸现在放暑假了,不然他的日子更难过,村长天天来堵门,让他娶葛卫红。

葛卫红又丑又穷,还不是黄花闺女,他娶个铲铲。

两个月前他听说初恋发达了,打听到地址寄了几封信出去,说不定很快就会有回音,到时候他拍拍屁股走人,外面天地广,谁会知道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只要他咬牙挺着不娶,村长就拿他没办法,现在都啥时代了?婚姻自主自由,村长的话还能大过法律?

葛卫红的日子比他更难熬,那天晚上她的丑态被村子里的长舌妇像放电影似的来回滚动播放,她都不敢出门。

她妈天天以泪洗面,妹妹都怪她败坏了名声,葛卫红在家里待不住了,趁着夜色偷偷跑到镇上去找霍宁。

要不是霍宁那个贱人放她鸽子,她怎么可能沦落到这种地步。

自从葛卫红桃色事件爆发后,霍宁的伙食一夜回到五十年前,今天晚上她依然在喝苞米糊糊就几根咸菜,看得钱婶牙疼。

“霍宁,你这样不行。”哪有养伤不好好吃饭,尽喝苞米糊糊的,又不是没钱。

霍宁放下筷子,对钱婶笑道,“偶尔吃吃粗粮对身体好着呢。”

葛卫红咋还不来找她算账,她吃苞米糊糊都快吃吐了,嗷——

好个头,钱婶端起碗筷去洗。

小四腆着肚皮,走到霍宁身边,“宁姐,我明天把鸡汤让给你喝。”

“真乖!”霍宁揉了揉小四的脑袋瓜,这段时间她刻意改善这孩子的伙食,他的脸开始长肉了,穿上钱婶做的衣服,活脱脱一个城里孩子,“明天宁姐出院,家里给你留个房间,你随时可以去住。”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很喜欢这个乖巧又贴心的小豆丁,他的存在冲淡了不少自己对家人的思念,让她以火箭一般的速度融入这个时代。

“太好了!”小四高兴得牙花子都露出来了。

赵明尧端着脸盆,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推开门进来。

小四哒哒哒跑过去,抱着他的腿笑道,“大哥,宁姐明天就回村子,她还给我留了房间。”

赵明尧眉头微皱,朝霍宁的病床走过去,“你身体还没恢复,再养一段时间吧?”

霍宁果断摇头。

当初她教赵明尧看图纸的根本目的是把他踢回村子盖房子,斩断他们之间的联系保住狗命。

谁知道房子盖好,赵明尧带着小四来了医院,小四想待在医院巴巴的求她,她根本拒绝不了一个可怜的小豆丁,又和赵明尧搅和到了一起,不知道情况的还羡慕她受伤了,男人儿子都来陪床。

啊呸!这都什么鬼!

村子里也谣言满天飞,赵建国控制了,但根本控制不住。

自己的身体稳步恢复,在哪里养伤都行,钱婶离家那么久自己也不好再耽误她,还是赶紧滚回村子去跟霍宁那妖怪斗法,跟赵明尧划清界限才是正经。

“我再养一段时间,赵芳肯定疯了。”虽然她不在村子里,但她有小情报员啊。

赵连珠经常来医院,有时送汤,有时送水果,总会跟她提村子里的事情,她该知道的知道,不该知道的也知道。

自从上次赵明尧回了村子后,赵芳一直处于失心疯状态,她怕赵芳真的疯了。

赵芳疯了没关系,她担心自己会遭报应,重生后她信因果报应。

“砰——”房门被撞开,葛卫红跑进来,朝霍宁床边扑去。

赵明尧连忙丢下脸盆,几步过去把葛卫红拎到一边,“有话说话,不要动手动脚。”

霍宁长舒了一口气,还好赵明尧反应快,不然她被葛卫红那么一扑非二次受伤不可。

小四一脸戒备,暗搓搓的走到霍宁床边,试图以小小的身躯挡住葛卫红。

钱婶拿着碗筷回来发现葛卫红又来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天都黑了还来打秋风,她踢上房门,走到霍宁病床另一边戒备。

葛卫红强冲了几次,都没有冲出赵明尧的钳制,她狠狠的瞪了赵明尧一眼,向着霍宁哭诉,“我一直当你是好姐妹,你却这样对我……”

这里咋一股苞米糊糊的味道,难道是那个老婆子吃的?

“我咋了?”霍宁一脸茫然。

葛卫红看到霍宁装傻,更加生气,“你答应回村去见赵世哲,结果你根本没回去,害得我,我……”

“我回去了啊,但我没想到你也去了,我看你们抱在一起就没现身,原路回去了。”霍宁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后来发生了什么?你跟我说说?”

葛卫红的表情一顿,她万万没想到事情是这样,后来的事情她可说不出口,心里的气不知不觉消散了不少。

“霍宁,我现在急需要钱,你能借我点儿吗?”

霍宁还没表态,钱婶就跳出来了,“霍宁顿顿喝苞米糊糊,这样也就能喝个三五天,哪里有钱借给你?”

葛卫红,霍宁也有今天,该!

霍宁叹了口气,“夏天就是这点不好,没钱了连西北风都没得喝,住院就跟烧钱一样,家里断了我的经济来源,我的日子比你还难。”

葛卫红看看霍宁明显苍白的脸色信了她的邪,借钱的事情就这么揭了过去,“你不是喜欢赵世哲吗,不如就嫁给他吧,这样他就能专门照顾你,你看他有工资,还没有父母,你嫁过去就当家做主多好啊。”

“你以前不断跟我推销赵世哲,反手把赵世哲睡了还跑让我嫁给他,我不是捡破烂的,你找错人了。”

钱婶冲上去,抓住葛卫红的头发往门口扯。

葛卫红吃痛,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哭着朝霍宁求助,“霍宁,你看看她……”

霍宁无动于衷。

葛卫红的头盖骨都被霍宁揭穿了,头皮也被钱婶扯得深疼,连辩白的力气和机会都没有,被钱婶硬生生拽了出去关在门外,她捂着脸哭着回去。

她没有回家,径直去找赵建国。

原本赵世哲就是给霍宁安排的,霍宁不嫁谁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