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千金梦破灭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17 06:16:54 字数:2544 阅读进度:19/98

葛卫红长得不好看,家境也不好,可人心气高着呢,一心指着嫁到城里,当城里人,这次在自己的推动下葛卫红跟赵世哲搅和到一起,她不会安分嫁给赵世哲。

赵世哲清醒过来也不会娶葛卫红,他虽然胆小但不蠢,跟葛卫红没有感情只能谈利益,娶葛卫红对他没有什么助益,他宁肯单着,寻求更好的机会。

几个月后,他就跟初恋联系上了,明年初就会被调走。

赵世哲惦记原身,导致原身殒命,这辈子别想高升,他和葛卫红天生一对,渣男贱女就应该在一起互相祸害,她有意无意的提点赵连珠。

“十年前卫红父亲就不在了,葛婶身体不好,拉扯几个姑娘长大特别不容易,现在卫红出了事儿,葛婶怕是会哭瞎,卫红处在风口浪尖,心里肯定乱糟糟的,这个时候村长叔得多帮衬帮衬,不然那一家子孤儿寡母怕是挺不过去。

赵世哲那里村长叔也得帮忙给张罗张罗,他一个二婚头能娶到卫红这样的黄花闺女不亏,娶了媳妇后院稳定生活上有人照顾,他也能更好的工作不是?”

“对对对,还是你想得周到,霍宁以前你不是喜欢赵世哲吗,你……”

“以前我脑子进水才看上他,自从我躺下后脑子里的水倒了出去自然恢复正常了,年纪轻轻谈什么恋爱,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以前卫红强烈给我推荐赵世哲说明赵世哲不错,她肯定很喜欢,咱们得帮她一把,你说是吧。”霍宁一脸真诚,信我,妹子,我读书多不骗你。

赵连珠点点头,没毛病。

霍宁突然玩味儿一笑,“喜欢施婶那个男人是不是又回来了?”

“没有啊,我天天在村子里没听人提起过。”当年有个从城里来的男人喜欢施婶,施伯伯也喜欢施婶,他趁那男人进城,做通了施婶父母的工作,把施婶娶回家了。

那个男人回来消沉了一阵子,就回城了,施伯伯过世后,他回来找施婶还想娶她。

施婶担心施碧瓷受委屈,没有答应大家都替她惋惜,连施碧瓷都说她傻。

“既然他没回来,那施碧瓷那么大方就有点违和了。”

“啥,啥意思?”

“昨天施碧瓷家不是丢了东西吗,她家又不富裕,施婶向来节俭,衣服都补丁叠补丁,施碧瓷也抠啦八嗖的,突然大方,怕是……”

霍宁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

赵连珠正听得津津有味儿呢,发现霍宁停了下来,还没有继续说的意思顿时急了,“怕是什么,你倒是说说啊?”

霍宁摊手,佛曰,你自己悟吧。

赵建国这些年被施碧瓷蒙蔽得太深,她得帮他拨去那层云雾,让他看清施碧瓷的嘴脸。

赵连珠跺跺脚,气呼呼的回村得知赵建国已经去葛家跟葛大娘商量葛卫红和赵世哲的婚事,赵世哲那边也有刘会计在劝就放了心。

中午,赵建国回来吃饭,赵连珠立即凑上去,“爸,你跟葛婶商量得咋样了?葛卫红同意嫁给赵世哲吗?”

“事情都到这一步了她还能不同意,你葛婶不舒服,我还没跟她具体说呢。”

“噢。”赵连珠点点头,把霍宁的话一五一十的转告。

赵建国点燃烟袋锅,吧嗒抽了几口往外面走。

赵连珠跟在后面追问,“爸,霍宁啥意思啊?这都要吃饭了,你要去哪儿?”

碧瓷丫头很懂事,也很节俭,昨天晚上丢了东西因为担心弟妹都不找了,是个孝顺的。

赵建国这会儿才发现他到现在都不知道碧瓷丫头丢了什么东西,忙加快了脚步,“我去施家,很快就回来。”

他到了施家,看到施母在做饭,脸色如常,没有一丝儿病态,“嫂子,你好了?”

施母心里咯噔一下,她没生病啊……

她突然反应过来了,一定是碧瓷又在外面提起她生病了,“碧瓷给我找了个偏方,我连喝了几顿感觉身上轻快多了,村长你有事儿?”

“好,好好!”赵建国很高兴。

“赵世哲他们出了点事情,我还没来得及问碧瓷你们家昨天丢了什么东西。”

赵建国这个问题,算是把施母难住了,碧瓷回来根本没提这事儿,“我不知道啊,碧瓷总担心我的身体,放假了啥事儿都不让我管,让我安心养身体……”

“这样啊,那我问问碧瓷,她在家吗?”

“不在,她去找同学了,等她回来我让她去你家?”

“成,那我先回去了。”

“我快把饭做好了,你就在这吃一口吧?”

“不用不用,我媳妇等我吃饭呢。”

赵建国走远了,施母才进了施碧瓷的房间望着躺在炕上看书的施碧瓷,“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赵建国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施碧瓷头也不抬的问施母,“你啥时候去找那个男人?”

她妈再嫁,自己就能去城里读书,她等这天等到花儿都快谢了。

“他已经结婚了,以后不必再提这事儿。”施母撂下话,冷着脸出去。

当年她迫于父母压力悬着了施安,哪里还有脸跟安卓平。

安卓平早就是领导了,自己一个光头百姓跟人不是一个层次的,还带着碧瓷,罢了罢了,她们母女两守着过吧。

施碧瓷的千金梦还没开始就破灭了,啊啊啊!她瞪着施母的背影仿佛要瞪出一个洞来。

眼睛都瞪酸了,才往炕上一摊。

天快擦黑的时候,葛卫红跑进来往炕上一趴,哭得肝肠寸断。

在炕上摊了一下午的施碧瓷脸上的厌恶都掩饰不住,这贱人把眼泪鼻涕弄到她炕上,晚上她咋睡觉。

厌恶归厌恶,该怎样还得怎样,葛卫红这颗经营了多年的棋子暂时还不能丢,“咋了?”

葛卫红哭够了,才哭哭啼啼的开口,“今天村长叔去了我家两次跟我妈商量我和赵世哲结婚的事情,我不想嫁给赵世哲,他都那么老了,长得也丑,还是二婚,我一个大姑娘嫁给他太亏了,说我该咋办?”

睡都睡了才来嫌弃,你神经病吧,“你不想嫁给赵世哲,想嫁给谁?”

“我……”葛卫红脑子里浮现出一张俊俏的脸庞。

“都什么时候了,你不会还做着当城里人的美梦吧?”

“我……呜呜呜……”

“昨天晚上到底咋回事儿?霍宁咋没回来?”

“我,我也不知道啊,等我醒过来的时候看到好多人,该发生的都发生了,碧瓷我想去南方打工,你帮帮我吧。”碧瓷那么聪明,她一定有办法阻止自己嫁人。

施碧瓷点点头,“我会想办法,你安心回去等消息,现在大家都盯着你呢,你这么跑过来容易暴露我们的关系,那就没法把霍宁赶出去了。”

“好,我回去了。”葛卫红生怕被发现,匆匆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