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叔可忍,婶不可忍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15 01:34:31 字数:2270 阅读进度:17/107

半个小时后,钱婶喜滋滋的回病房,“霍宁,这下好了,保安在李向红兜里搜出来两块钱,全医院都知道她是小偷,小偷的话谁会信,你以后可以安心养着了。”

“钱婶……”霍宁十分动容。

李向红的感情十分丰富,可有一大嘟噜姐妹家境非常贫瘠,别说两块钱,就是两毛钱都拿不出来。

她就是用膝盖想都知道那两块钱是钱婶偷偷塞到李向红兜里为自己打抱不平的。

钱婶姓名钱,可不富裕,一毛钱恨不得掰成十瓣花,为了自己居然拿出那么多钱……

其实李向红的中伤她根本不在意,毕竟是后世的灵魂,做博导那些年曾经经历过几次名誉风波,她都安安稳稳的过来了,但钱婶的心意让她动容。

自己莫名其妙来了这里,没有亲朋好友,也没了同事学生,除了赵建国两口子和钱婶,狗都嫌弃她,徐向东葛卫红之流把她当肥羊,可着她一只羊薅,都薅秃噜皮了,这刚没钱,徐向东就设计踹开她,葛卫红也快了。

一千多块钱的巨额债务葛卫红根本承担不起,她也不会承担,估计很快就会跑路躲债,这债她就是躲到天边也得还。

“哎哟,你别哭,哭了可不好看。”钱婶提起水壶躲出去了,霍宁那么漂亮的小丫头哭起来她可不知道怎么哄。

自己一直想要个闺女,却接连生了四个儿子,这段日子她和霍宁处出感情来了,当亲闺女看待,弥补了人生遗憾,最看不得别人败坏霍宁的名声,那猴子欺负完霍宁,又去勾搭小赵,叔可忍,婶不可忍。

李向红不是个好的,那么对付她自己不亏心。

钱婶去打饭回来,赵明尧也端着炖好的鸡汤进来了,“他们都在议论李向红偷钱,这是真的吗?”

钱婶努力降低存在感,做了坏事儿还是心虚啊。

“不然呢?”霍宁对他翻了个白眼。

“从她老来黑我就能看出她不是个好鸟,小偷小摸也没什么稀奇的。”

赵明尧点点头,以后李向红不会来医院了,真好。

钱婶打回来的米饭和西红柿炒鸡蛋,清炒凤尾,加上赵明尧的一锅鸡汤,把同房的新病人都谗跑了。

小毛孩前几天离开后,再也没回来,医院安排不下病人,就安排到她这个病房来了。

新病人要做手术,需要禁食,霍宁他们吃得喷香,简直要了亲命。

这顿大家吃得满嘴流油,十分满足,饭后赵明尧主动揽了洗碗的任务,钱婶带小四睡觉。

新病人才苦巴巴的回来,感觉受了天大的委屈。

“抱歉,以后我们会注意点儿。”霍宁满脸歉意。

新病人摆摆手,“没关系。”下次你们要吃饭之前我得提前躲出去,这样馋人谁受得了。

下午病房里就剩下霍宁,钱婶和熟睡的小四时,霍宁掏出五十块钱放在床头柜上对钱婶笑道,,“谢谢婶子帮我出气,但那钱不能让你出。”

“这么大钱我可找不开。”钱婶也不扭捏,认下了那两块钱。

“这些天你既要照顾我,还要照顾小四,又给我们做衣服,剩下的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快收起来,隔壁床要回来了。”

外面响起脚步声,钱婶连忙放下衣服,跑到床头柜上抓起青蛙皮塞进裤兜里。

隔壁床的女病号回来,躺上床一脸抱歉的对霍宁笑笑,“丫头,我瞧着照顾你的大姐真心不错,跟你抢人你不会介意吧?”

“你随意。”家里的家具差不多都打好了,下周她就出院,她想让钱婶跟着去村子继续照顾,还没找到机会开口……可能没机会开口了。

女病号喜上眉梢,笑嘻嘻的问低头缝衣服的钱婶,“大姐,我要做手术需要人贴身照顾,丫头给你开多少钱,我就给你开多少钱,还不用做衣服噢。”

钱婶抬起头,对女病号笑笑,“谢谢你啊大妹子,我得回家收苞米,帮不上你的忙。”

“没关系!”女病号十分遗憾。

霍宁……她忘记这一茬了,看来自己得重新找个人。

这阵子葛卫红为了说服赵世哲,总往村小学跑,赵世哲是村小学民办老师,四十多岁的老色鬼一个,胆子比老鼠还小,不敢祸祸城里来的霍宁,也怕事情闹大了丢了饭碗,暗搓搓的葛卫红起了心思。

葛卫红趁机勾搭,许诺只要赵世哲去见见霍宁,就有他想不到的好处,赵世哲屁颠屁颠的答应了。

今天晚上,是霍宁和赵世哲约定的日子,葛卫红不放心也偷偷跑去了。

赵世哲灌了二两白酒,跑到约定的地方等了一个多小时,都快把蚊子撑死了,也没看到霍宁,渐渐失去了耐性。

葛卫红也被咬得藏不住了,挠着胳膊出去,靠近赵世哲闻到了一股强烈的酒味儿,“赵老师,霍宁咋还没来啊,你这是喝了多少?“

赵世哲打了个酒嗝,感觉今天晚上的葛卫红跟天仙一样一样的,“霍宁,你来了!”

“你看清楚了,我是葛卫红不是霍宁。”葛卫红气急败坏的抓住赵世哲摇晃。

这混蛋灌这么多猫尿,晚上还能行吗?

不行,她得去找碧瓷商量商量。

葛卫红转身想走,却被酒意上头的赵世哲扑倒在地上……

“来人啦,快来人啦,抓小偷啊!”施碧瓷惊慌失措的从家里跑出来,披头散发的还跑丢了一只布鞋引起了附近邻居的注意。

大家纷纷跑出来询问情况,得知小贼往东边跑了,连忙抓起锄头,扛起扁担去追。

施家进贼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传遍了村子,大家纷纷往右边赶,经过村小学后面听到苞米地里的动静面面相觑。

“天哪,那,那不是霍宁吗,她怎么和赵老师……”施碧瓷羞得说不下去。

“我,我先回去了。”施碧瓷连忙转身跑远了,她要赶紧去通知赵建国,让赵建国好好看看霍宁是个什么货色,看他还怎么包庇。

村民咬牙切齿,义愤填膺,扛着扁担锄头跑进苞米地。

今天村长再拦着他们,不叫他们把霍宁赶出去,他们绝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