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包子小四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12 06:35:54 字数:2562 阅读进度:15/85

哼,又来这套!

小四果断扭头,看到赵杰拿根烤苞米啃得香喷喷的,嘴上一圈黑。

二哥三姐配合得越来越好,真是讨厌死了。

今天晚上他给大哥留饭,三姐不乐意,他气哭了,二哥才劝三姐算了,唉!

好想宁姐啊,她啥时候才能回来啊?

这拖油瓶真是油盐不进,赵芳气不过伸手拧了一下小四腰上的肉。

小四哎哟一声,眼泪都疼出来了。

赵杰吓得连苞米都掉了,连忙把赵芳拉开,平时欺负欺负就算了,这样明晃晃的留下证据叫大哥知道了,他们肯定会吃不完兜着走,“他不跟咱们一道就不跟咱们一道吧,你拧他干啥,他告诉大哥咱两都要倒霉。”

“他敢告诉大哥,我就揍他。”赵芳甩开赵杰,拿起苞米棒子走了。

赵杰看看她的背影,又看看蹲在地上要哭不哭的小四,叹了口气,捡起地上自己啃了一半的苞米棒拍拍递给小四,“三姐欺负你是她不对,她下次再也不敢了,别告诉大哥啊。”

“嗯。”小四双眼放光,喜滋滋的接过去。

赵杰松了口气,还是小四好哄,他连忙去找赵芳了。

小四板着小脸出门,把包米棒给了二宝。

赵明尧洗完澡回来,顺手把衣服洗了,小四一直在旁边蹲着托着下巴看他忙活。

“大哥放假了,不过明天得去你宁姐家干活,挣钱给小四买肉肉吃好不好?”

“好,大哥也吃。”小四高兴极了,大哥去宁姐家,他可以去找他嘿嘿。

赵明尧嘴角微勾,洗好衣服晾起来,带着小四去睡觉。

赵杰从暗处走出来,悄悄凑到赵明尧房间外,伸长耳朵听了一阵,听到赵明尧打呼噜,终于放了心。

他跑到赵芳房间汇报,“你放心吧,小四没有告密。”

赵芳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沉沉睡去。

赵明尧房间,小四突然睁开眼睛,推了一把打呼噜的赵明尧。

赵明尧被推醒,有些茫然。

小四凑到他耳边,以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告状,“你去洗澡那会儿三姐拧我,好疼好疼的,还威胁我如果我敢告诉你就揍我,二哥拿包米棒哄我别告诉你,我把苞米棒给二宝了,我才不稀罕他们的东西,我才不会跟他们一起对付大哥。”

赵明尧的瞌睡虫被小四这番话惊退,他连忙爬起来,想点灯看看小四身上伤得咋样。

小四拉住他,指指赵芳的房间,“不能让三姐知道我告诉你了,不然她真会会趁你不在的时候打我。”

赵明尧……

“你三姐以前欺负过你?”

“她骂我是拖油瓶,有时候还不给我饭吃,还不许我告诉你。”

“小四……”赵明尧突然红了眼眶,他一直以为,一直以为他不在的时候,二弟三妹把小四照顾得很好,三妹老念叨给小四吃滚蛋让他一度很感动,没想到没想到他们居然背着他欺负小四。

小四才五岁,他们怎么舍得,怎么敢……不行,他得去找他们。

小四一把抓住他,“大哥,我担心宁姐,你带我去看看宁姐好不好?”

除了大哥,宁姐是对他最好的人,给他好吃的,还带他玩儿,从来不嫌弃他,可三姐不喜欢她,还总说她的坏话,不许他跟宁姐玩,他只能偷偷去找宁姐。

他听连珠姐说宁姐伤得挺重的,他好很担心……

“好,明天大哥带你去。”赵明尧欣然同意。

小四打了个哈欠,拉着赵明尧躺下。

赵明尧等小四睡熟了,悄悄把他的手拿开,小四翻了个身,抱住他的胳膊蹭了蹭,睡得十分香。

赵明尧暗暗叹气,明天再找他们算账。

这一晚上,他都没怎么睡着,天刚放亮就爬起来杀鸡炖汤,顺手煮了早饭。

赵芳和赵杰闻到鸡汤的味道,兴高采烈的起床,上山干活去了,今天有鸡肉吃,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干活比以前快得多。

等他们回来的时候,赵明尧和小四不见了,鸡汤也不见了,厨房锅里只有够她们吃的稀饭。

赵芳大失所望,气急败坏。

“大哥一定把鸡汤给霍宁那个贱人送去了,那是大哥花钱买的,凭什么送给她,她怎么不去死啊。”赵芳恶毒的诅咒。

赵杰望着一脸狰狞的赵芳,感觉有些不认识她了。

赵芳的眼睛立即瞪了过去,“看什么?我脸上可没有鸡汤!”

赵杰耸耸肩拿勺子舀了一碗粥,蹲到板凳上喝起来,干了一早上活,他都饿坏了。

赵芳哼了一声,赌气回去睡觉。

赵明尧背着小四进了医院,来到霍宁门口。

小四再也待不住了,从赵明尧身上滑下去。

赵明尧推开门,牵着小四进去。

“宁姐,我来看你了!”小四松开赵明尧,哒哒哒的跑到霍宁床边。

宁姐咋瘦了这么多,小四心疼得直抹眼泪,连忙去拉赵明尧,“大哥,快拿给宁姐吃。”

霍宁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个小包子是赵明尧的四弟赵明凯,原身很喜欢他,经常投喂,他很粘原主。

“小四给姐姐带什么好吃的了?”她一开口,眼泪已经落了下来。

这不是她的感情,是原主的。

霍宁掏出手帕,擦去眼泪。

“肉肉噢,大哥炖的,可香可香呢。”小四站在床边,不停的催赵明尧。

赵明尧揉揉他的脑袋,把带来的瓦罐放在床头柜上,揭开瓦罐,一股鸡肉香味儿瞬间在房间里弥漫。

“宁姐,大哥特地给你炖的,你一定要吃完,吃完就长肉肉。”小四笑眯眯的拍霍宁的手,脸蛋上还挂着眼泪。

霍宁伸手擦去他的眼泪,心里暖暖的,“小四吃过没有?”

“小四不吃,大哥也不吃,给宁姐炖的。”小四扭头又去催赵明尧盛汤。

赵明尧摇头失笑,将一碗鸡汤递给霍宁。

霍宁转手还给他,“先给小四吃,小四不吃宁姐就不吃。”

小包子瘦得都快脱相了,再不吃点活不过六岁,赵明尧也是个轴的,这么多鸡汤就不能给小四盛一碗吃?

小四一张小脸皱成包子,纠结了好一会儿才点头,“我吃,大哥你快给宁姐盛。”

赵明尧朝霍宁投去感激的一瞥,将鸡汤碗放在床头柜上,塞给小四一双筷子。

小四一直等到霍宁拿到鸡汤喝了一口,才笑眯眯的喝汤。

霍宁微微动容,在小四的监视下喝了两碗实在喝不下去了,将碗塞给赵明尧,“你把碗洗洗把剩下的鸡汤喝了。”

赵明尧摇摇头,“这是你给我那50块钱买的,我怎么能吃。”

“你是家里的顶梁柱,像头牛似的累死累活,还不吃点好的,要不了几年身体就垮了,小四怎么办?”

赵明尧低头看小四,对上小四可怜巴巴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