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你是霍宁吗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10 06:15:05 字数:2370 阅读进度:13/98

葛卫红早上就喝了两碗照得出人影的小米粥,早消化完了,她揉揉空瘪瘪的肚子朝霍宁笑笑,“霍宁我帮你尝尝鸭肉味儿?”

赵连珠翻了个大白眼,葛卫红你要点脸!

她身边的钱婶撇撇嘴,那女人就不知道脸皮是什么。

赵连珠进来没关门,这边的动静附近几个病房听得清清楚楚的。

有个小病号早就受不住了,跟自己奶奶哭诉他也要尝尝鸭肉。

霍宁摇摇头,“今儿这病号饭没放盐贼难吃,我怎么舍得你受这罪,还是我自己解决了吧。”

葛卫红……

小病号奶奶,“你听到没有,鸭肉不好吃,小宝乖奶给你买糕点吃。”

霍宁满头黑线。

食堂鸭肉不好吃像长了腿似的传到了大师傅耳朵里,大师傅撂下勺子抓起菜刀去找霍宁。

他的厨艺有口皆碑,那丫头居然胡说八道,这不是毁人吗?

霍宁还不知道大师傅已经在赶来拾掇她的路上,匆匆把搪瓷缸里的鸭肉饭解决得干干净净,把搪瓷缸递给站在床边等候的钱婶。

她拿起一张纸擦擦嘴,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葛卫红笑笑,“我家有祖训,浪费粮食可耻,再加上我现在急需要营养……”

葛卫红赔笑,心里恨死霍宁了。

钱婶悄悄把搪瓷缸放到一边打算回头再去洗,那个厚脸皮的女人在这里,她得支援霍宁。

霍宁往枕头上一靠,无奈叹气“钱婶,我现在没钱了,你的工钱得缓缓。”

“没事儿,缓缓就缓缓吧。”钱婶以最快的速度配合上了。

霍宁有些动容,“谢谢钱婶。”

下一秒,她笑盈盈的望着葛卫红,“卫红啊,你看我现在快都要吃不上了,你是不是把借我的1285.76还一点儿?”

“天爷!”钱婶张口结舌。

“你这丫头,你,你……”你是不是傻啊,借这么多出去。

咳,不是一次借出去的,是一点点借出去的,天长日久的就这么多了。

赵连珠,霍宁可真够有钱的。

葛卫红仿佛听到了晴天霹雳,劈得她差点摔到地上。

她今天来医院本来是来找霍宁借钱,顺便混顿好吃的,谁知道吃的没混着霍宁还让她还钱,“我,我现在没钱啊……”

钱婶气不打一处来,“霍宁天天药费,床位费,伙食费营养费算起来小一百,实在没招了才跟你开口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我真的没钱啊。”

“我看你根本就没想过还钱这事儿吧。”钱婶气得脸都红了,她活了半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葛卫红目光一闪连忙低下头,“霍宁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可能不还钱呢,我只是手头紧得缓缓。”

“卫红,我知道你也难,可我真是没法子了,哪怕三块五块呢,你先还我让我吃顿饭吧。”霍宁把姿态放到最低,可怜巴巴的望着她。

赵连珠玩味儿的视线在葛卫红身上打转。

钱婶瞪大眼睛看着葛卫红,仿佛葛卫红敢说她不同意,就会拿大耳刮子拍死她。

“我,我这里只有五毛钱。”葛卫红裤子暗兜里掏出皱巴巴的五毛钱。

钱婶一把抢过去塞到霍宁枕头底下,五毛钱,几个番茄探望病人这才有点人样。

霍宁感动得直抹泪,“卫红,你对我真好。”

“我们是朋友嘛。”葛卫红呕得要死,今天赔大了。

“霍宁,村子里都在传你攀上高枝甩了徐向东……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

“钱婶,拿菜刀来,我要剁了造谣的!”

“好!”

葛卫红吓坏了,忙找了个借口跑了。

大师傅提着菜刀杀到,抬脚踢上房门,恶狠狠的奔到霍宁床边,“刚才是你说我做的鸭肉不好吃?”

赵连珠慌了,她不该看热闹,早该走的。

现在关门打狗,她该咋办?

霍宁一本正经的摇头,“我怎么可能说过这话,你做的鸭肉可好吃了,我明天还去打。”

“我证明,霍宁把中午的鸭肉饭都吃赶紧了,缸子还没洗呢。”钱婶把自己和霍宁的缸子往大师傅面前一递,“你瞅瞅!”

大师傅愣了愣神,摸摸光秃秃的大脑袋瓜子有些糊涂了。

“大师傅其实我本意是表扬你的,结果一传十十传百,传着传着就走样了。”霍宁一脸无奈,你看看这事儿闹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钱婶,大师傅这么热的天气还坚守岗位多不容易啊,你给他捡点鸡蛋添盘菜吧。”

她的话音一落,钱婶已将用尼龙袋装着的八个鸡蛋塞到大师傅手里。

大师傅看看鸡蛋,又看看霍宁,“这,这咋好意思。”

“我还要住一阵子医院,麻烦大师傅的地方多着呢,你可千万别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那你歇着,我先回去了,这会正是饭点食堂忙着呢。”

“好,你辛苦!”

“呵呵,应该的!”

大师傅提着鸡蛋,满意而归。

附近病房的人看到他更加笃定大师傅的做的鸭肉不好吃,那胖丫头被吓住了拿鸡蛋买平安呢。

钱婶关上房门,靠在门板上终于松了口气,“我的天爷,刚才差点给我吓完了。”

她一脸庆幸的走到床边跟霍宁叨叨,“还好你反应快,可惜那八个鸡蛋……”

“能用鸡蛋解决的事儿就不是事儿,钱婶你不要心疼啦,咱平平安安的赚的岂止八个鸡蛋。”霍宁笑道。

钱婶琢磨了一会儿,点点头,“说得也是。”

“以后少去外面的饭店,多去食堂打大师傅做的菜。”

“为啥?”钱婶一脸不解,少了八个鸡蛋,不是应该省点吗?

“大师傅提着菜刀来找麻烦拿着鸡蛋走,外面的人会觉得我们惧于菜刀的淫威不得不屈服,多去打饭是为大师傅正名,这样大家都会想鸡蛋是咱们感谢大师傅的,他们可能听差了。”

钱婶猛拍脑门,“你说得对。”

她拿着搪瓷缸出去洗,房间里只剩下霍宁和赵连珠。

气氛有些尴尬。

霍宁不知道赵连珠为啥不走,也不敢轻易开口把她惹急了,她不想跟赵连珠吵架,赵连珠的初心是为原主好,只是没找对方式方法。

赵连珠走到霍宁床边,打量了霍宁半天,“你是霍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