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她果然是个祸害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08 15:12:35 字数:2446 阅读进度:11/98

施碧瓷追上赵明尧,看到他正蹲在一个老太太的篮子面前挑鸡蛋呢,脚边放着两只捆脚的老母鸡和瓦罐。

她扶着墙走过去,“赵大哥,你买这么多鸡蛋干啥?”

“你咋还没回学校?”赵明尧一边往网兜里装鸡蛋,一边抬头问施碧瓷,天这么热乱跑什么?

施碧瓷早已经找好了借口,丝毫不慌,“我顺路去叫王菲菲,没想到她先走了。”

“噢!”赵明尧挑好鸡蛋,称称付钱,然后挑了四个大的塞给施碧瓷。

“还你上次的鸡蛋,拿到宿舍放着省得回去拿,以后别答应那几个的无理要求,他们要什么,我会给他们买。”

他把鸡蛋装进瓦罐抱在怀里,拎起老母鸡离开。

施碧瓷气结,她的手是来拿鸡蛋的吗?想把那四个鸡蛋丢掉,又舍不得。

附近行人探究的视线看过来,施碧瓷连忙把鸡蛋揣到裤兜里,一手握着两只鸡蛋,踩着诡异的步伐离开。

赵明尧回到村子里,给鸡为了点水和米,然后把鸡蛋捡到空坛子里。

小四在边上绕圈圈,视线不断往坛子里飘,“大哥,好多鸡蛋啊,小四过了生日不吃鸡蛋,给大哥吃。”

“大哥不吃,小四每天吃个鸡蛋,长高高。”赵明尧嘴角微勾,过两天自己有时间就把这两只母鸡炖了给霍宁送去。

村长叔让他帮忙看图纸,给了他工钱,期末考试只要他以稳定的水平发挥就能挣点奖金,够他们兄妹改善生活了。

放假回来还能赶上霍宁家盖房子的尾巴,能去挣点工钱。

然后他就去工地当大工,挣下学期的学费和他们几兄妹的生活费。

小四咧嘴笑起来,“大哥,二哥,三姐都吃,长高高。”

“好,都吃。”赵明尧笑道。

弟妹都瘦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好好补补。

赵芳钻进厨房,脸快耷拉到地上去了,“我不吃,嫌脏。”

赵明尧无奈叹气,盖上坛子盖,“三妹,村长都来解释了,你怎么还这样?”

“哼!”别跟她提这个,提起她就来气。

那天村长叔特地来找她说霍宁和大哥是正常来往,连村长叔都被霍宁那妖精糊弄了,她果然是个祸害。

“我宁愿饿死也不吃你从霍宁手里挣的钱买来的东西。”赵芳撂下话,撒腿出去了。

小四缩着脖子,紧紧的拽着赵明尧的裤腿。

赵明尧揉揉他的脑袋去洗了个手才端上灶头弟妹给他留的绿豆粥外面便响起了赵建国的声音,“大侄子,回来没?”

“叔,回来了!”赵明尧把碗往嘴上一扣,稀哩呼噜喝完稀饭,抹抹嘴牵起小四的手往外走。

“大哥要出去一下,你早点睡觉。”

“噢!”小四巴巴的跟着。

二哥三姐都放假了,天天在家讨嫌,大哥还没放假,他白天都见不到人,刚回来又要走。

“快去我那里,又搞不明白霍宁的图纸了。”赵建国站在外面院子里催促。

赵明尧松开小四,加快了脚步。

黑暗中一只手伸过来,拽住他的胳膊,“不许你去!”

“别闹,早点带小四去睡觉。”赵明尧扒拉开赵杰,飞快出去了。

赵杰恨恨的瞪着他的背影,一巴掌拍在墙上。

“没用的,他的心不在家里,谁都拦不住。”赵芳阴阳怪气的笑道。

赵建国没有错过赵杰的动静,走出大门后不远就停了下来,“我不是跟她说清楚了,赵芳咋还闹?”

赵明尧有些无奈,他也不知道,“今天去挑水的人增加没有?”

“没有。”赵建国长长的叹了口气。

赵明尧四下看看,凑近赵建国嘀咕,“叔,我觉得这次的事情不简单。”

邻居家突然有了动静,赵明尧连忙拉着他快走几步,到了一块僻静地方。

“虽然咱村的人心挺齐的,但从来没有这样齐心啊,怕是有人在背后说了什么或是搞了什么小动作。”

赵建国想想,没毛病。

赵明尧的邻居老小全都凑到了一堆儿正开会呢。

“老大,碧瓷丫头说五天后有雨这事儿是真的吗?”

“那咋不是真的,碧瓷丫头可是咱们村子里的女状元苗子,还能跟咱扒瞎?人有朋友在气象站工作,能得到第一手准确消息,您就等着吧,到时候指定下雨。”

“他爹,你就是瞎担心,我出去打听了,村子里都这么说。”

“爹,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

“好吧,那就再等等。”

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在召开这样的家庭会议,在怀疑和坚持中挣扎。

接下来的日子村民还在望天等雨,临近村子的村民纷纷来挑水回去浇田,那挑水的队伍排到了天边。

不少人有些动摇,又怕脱离群众成为万夫所指,纠结得不行。

廖老三从城里打工回来发现村子里打井了,二话不说挑起水桶就走,他媳妇追出去揪他的耳朵都不好使。

“你们想死就自己死去,老子还没活够呢。”廖老三推开自己媳妇,挑着水桶走远了。

他这一下子带动了四五户,霍宁离开村子哪有肚皮重要。

这阵子村子里悄悄流传村子里会下雨,后来又传村子里光棍这么多都是因为名声被霍宁败坏了有闺女的人家都不敢把闺女嫁进来,如果不用霍宁的水井等天下雨,那就不用领霍宁的情。

她现在退了婚又乱勾搭,村子里早晚被她搞坏,不如趁此机会把她赶出去,以后大家就能娶上媳妇了。

所以大家都不去挑水,但庄稼一天天比一天死得透,他们扛不住了,其他人依然在动摇的深渊里艰难挣扎,娶上媳妇是他们唯一的念想。

五天过去别说雨了,赵家村的上空连朵乌云都没有,村民彻底慌了,狠狠的诅咒了传谣言的人一顿,凡是能挑得动谁的全出动了,挑不动水的也端着盆子乌央乌央的朝井边跑。

他们赶到井边发现井被赵建国父子,刘会计父子把住了,别的村随便挑,他们村子里的人不许靠近井边。

廖三几个早动手的把地都浇得差不多了,站在田埂上嘲笑他们。

该!

天气预报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

村民们急了,纷纷据理力争。

赵建国父子,刘会计父子等他们闹够了才放话,要挑水可以,但要说清楚为什么之前怎么动员都不来。

村民傻眼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大家约定好了这件事情决不能透露出去,否则就生儿子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