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组团来了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08 15:12:29 字数:2401 阅读进度:10/98

于抗美看到霍宁笑眯眯进去,“霍宁,身体咋样了?”

“好多了,就是还没法自由行动,于婶,你怎么来了?”霍宁有些意外,又不是太意外。

“伤筋动骨一百天,得好好养养,你别太着急。”于抗美提着一个瓦罐走到床边,放在床头柜上。

“这阵子村子里打井,大家伙儿给你盖房子,我今儿才得闲来看看你,家里也没啥好的,杀了只老母鸡,炖了红枣沙参给你补补身子。”

花了那么多钱,终于见到了回报,“于婶,这鸡该留着下蛋,怎么能……”

“你花那么多钱给村子里修井,这点鸡汤算得了什么,你叔和刘会计商量好了,那四口井就叫霍宁井。”

霍宁感觉有点立生祠,勒石刻碑内味儿了,“于婶,不必了,我虽然没有生在村子里,但我长在村子里,作为村子里的一份子这是我应该做的。”

“你叔料到你会这么说,但他和你刘叔坚持要叫霍宁井,村子里已经打了三口井,那水哇哇的,听说最后一口井水也不小,周围几个村子都跑到我们那里去挑水。”

“啊,村子里有一百多户,水能够吗?”

“……够,咱村子里用得不多。”提起这个于抗美就来气,那些人有本事一直别用井水,看着庄稼枯死好了。

霍宁讪笑,“我以前太混账……”

“过去的事情不提了,以后好好的,你家的房子盖了一半,最多再有五六天就能盖起来,回头把家具都你给打好,你回去就能住新房子。”

“谢谢于婶,有劳你们了。”

“甭客气,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鸡汤不冷不热正好喝,你快喝吧,瓦罐先放在这里,明尧会过来拿。”那天儿媳妇吃红糖鸡蛋跟吃药似的,吃完就想辙回娘家去了,他爹一心扑在打井上,自己不回去,家里连个做饭的人都没有。

“好,婶子,慢走,我这也不方便就不送你了。”

于抗美摆摆手,“不用送,走了!”

房门关上那刹那,毛孩子掀开被子跳下去,走到霍宁床头柜前,揭开瓦罐,贪婪的吸了一口香气,“霍宁,这么多鸡汤你肯定喝不完,我帮你喝点。”

“真不拿自己当外人。”霍宁翻了个大白眼。

“别这么小气嘛,下次我也让人给你送点汤汤水水。”毛孩子跑回去拿了自己的碗筷过来盛了一大碗汤,感觉比保姆熬的好得多。

霍宁,大少爷没吃过外面的东西,连屎都觉得是香的。

钱婶放下衣服,给霍宁盛了一碗。

霍宁接过去闻着喷香,“钱婶,你也盛碗喝,这么多我喝不完。”天热东西容易坏,还不如做个人情。

“哎!”钱婶喜滋滋的盛了一碗,挑了两只鸡爪子和一些红枣坐到一边喝去了。

毛孩子端着鸡汤碗,站在霍宁旁边一边吃一边问,“哎,你跟那婶子说说让她来给我烧汤,我给她钱。”

“有钱了不起啊!”霍宁低头喝鸡汤,不搭理毛孩子了。

村长父母都不在了,岳父岳母被大舅子接到大城市去了,条件好不用他们出钱养老。

大儿子在镇上农技站上班,儿媳妇是镇上中学的化学老师,两个丫头年纪还小,读书花不了几个钱,两口子又是种庄稼种菜的好手,日子过得着实不错,婶子怎么可能出来侍候人。

毛孩子泄了气,化悲愤为食量,这顿先喝够本,他把汤喝完才放下碗筷。

钱婶看看熟睡的霍宁轻手轻脚的把瓦罐拿去洗得干干净净的,放在床头柜旁边的地上。

这会儿赵明尧正在班主任办公室请假呢。

班主任拧眉看着他,“赵明尧,这段时间你咋老请假?”

抱着数学作业本出去的施碧瓷暗搓搓的放慢了脚步,高高的竖起耳朵。

赵明尧挠挠头,“我有点事儿……”

“你上次的数学测验才考80分,跌出了年级前十,应该多花点时间在学习上。”

施碧瓷走到赵明尧身边,对班主任笑道,“何老师,班长天天晚上学习到一两点,期末考试肯定进前三,你就准了他的假吧。”

班主任犹豫了一会儿点点头,“赵明尧期末考试你给我考年级前三啊。”

“我会努力的,何老师再见。”赵明尧一鞠躬,撒腿跑了。

施碧瓷连忙跟班主任鞠了个躬,抱着本子追出去,哪里还有赵明尧的影子。

她抱着本子跑回教室,看到李向红,把本子一股脑儿的塞到她怀里,“我还有事儿,你给大家发一下。”

话一落音,她人已经跑出去了。

施碧瓷快把肠子跑断才追上长手长脚的赵明尧,“赵大哥,你要去医院探望霍宁?”

“是啊。”赵明尧回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施碧瓷。

“你有事儿?”

“我也想去,咱们一起走行啊吗?”她才不想去看霍宁呢,霍宁死在医院才好呢,但她很不喜欢赵明尧总往医院跑,即便他不是自己的菜……也该围着自己转。

赵明尧欣然点头。

两人到霍宁的病房她正在喝开水,女主,男配组团来了,她要不要假装害怕以示尊敬啊?

施碧瓷越过叶明尧走到霍宁床边,“霍宁,你好点了吗?最近学习太忙我才抽出时间来看你。”

“这么忙还过来显得我多重要似的,别骗自己了,我们不熟。”霍宁皮笑肉不笑。

施碧瓷嘴一扁,突然红了眼眶,“抱歉,我不该在你面前提学习的事情,你不喜欢的。”

“哎哟,你丑到我了!”霍宁捂着眼睛,别开脸。

毛孩子和钱婶噗嗤笑出声。

施碧瓷头一次被人这么对待,脸上有些挂不住。

赵明尧拧着眉头,走到霍宁床边,“碧瓷也是一片好心……”

“霍宁该休息了,你们赶紧走吧。”钱婶端起瓦罐塞给赵明尧,推着他和施碧瓷出去。

砰的一下关上房门,跟霍宁念叨,“咋都一个毛病,探望病人空手来。”

“我刚才在背课文,忘记了,真不是故意的。”施碧瓷望着赵明尧泫泫欲泣,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赵明尧摇摇头,“没事儿,霍宁不会计较的,你快回学校吧,我要去买鸡蛋。”

霍宁,我会!

这个时间去哪买鸡蛋,施碧瓷觉得赵明尧在怪自己,不想跟自己同路到学校门口,她瞪了一眼霍宁的病房门,看你还能得意多久,然后撒腿去追赵明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