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这妖怪终于现身了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08 15:12:23 字数:2331 阅读进度:9/85

霍宁躺在病床上吃梨子看到葛卫红走进来,心里暗搓搓的,这妖怪藏了十天终于现身了。

原身被抓现行就是这妖怪和徐向东那人渣一起策划的,当初原身会跟徐向东好,她也功不可没。

“霍宁,你好点没?”葛卫红走到霍宁床边,一脸掩饰不住的关心,“我妈病了,我到处找她,今天才抽出时间来看你。”

只要葛卫红不想理原身,就会编出她妈的精神病又发作了这样的谎话,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妈越病越精神了,活得比自己都硬实。

摊上这样的闺女,她妈真是倒了血霉了,如果她要有这么个闺女,二话不说把她打土里去。

“你来就来嘛,还带什么……”霍宁说着顿了一下,看看葛卫红空空的两手。

“噢,你什么也没带啊。”

旁边床的病人噗嗤笑出声,这小胖子太好玩了。

坐在窗下做衣服的钱婶明显感觉到霍宁不高兴,她防备着葛卫红的举动随时准备赶人。

葛卫红的脸腾的一下红了,搓着衣角想找个缝隙钻进去,原身说话一向这样噎人,葛卫红真心以为她在怪自己没有识破现在霍宁不是以前那个霍宁了,“对不起,我太着急把这事儿给忘了,回头我给你补上。”

“补上也是个疤,还是算了吧。”霍宁将梨核丢到垃圾桶里,又拿起一个桃子啃起来。

葛卫红咽了咽口水,她渴得冒烟,如果有口水果吃该多好,“霍宁,桃子好吃吗?”

“好吃!又脆又甜,水分十足,跟人参果似的。”霍宁咬了一大口,吃给葛卫红看。

这个贱人,这个贱人就是这么会气人,那天徐向东怎么没把她打死呢,葛卫红气得肝疼,还要保持微笑,“这些天可把我担心坏了,看到你好了,我真替你高兴。”

“你能来看我,我也挺高兴的,这么久不见我真想死你了,还以为你把我忘了,伤伤心心的哭了一场呢。”

钱婶,又扒瞎。

“我怎么会忘记你呢,实在是没时间,霍宁,村子里的事情你别往心里去啊,他们就那样。”葛卫红状似无意的提起。

“当然!”霍宁心里泛起了嘀咕,这几天赵明尧没来,她失去了村子里的消息通道,出什么事儿了?

葛卫红见挑拨没有奏效,有些失望,“霍宁,我妈又得吃药了,可家里都揭不开锅了,你先借我50块钱应应急?”

张嘴就是50,还拿我当提款机!!!

这些年除了徐向东,这个女人是找她借钱最多的人,每次都是她妈抓药,让人根本无法拒绝,她妈吃了药之后,精神病发作得更频繁了,造孽啊!

“哎哟,你咋不早点来,我把钱捐了些给村里打井,剩下的拿去盖房子了。”

“这样啊!”葛卫红信了霍宁的邪,毕竟村长和会计都这么说。

而且赵明尧和赵建国刻意隐瞒了徐家还钱的事情,只提了霍宁和徐建国退婚了。

“等回头我爸给我寄钱来,我就借给你啊。”霍宁安抚道,你慢慢等吧,等到下辈子也许会有希望。

葛卫红点点头,自己也不是很急,霍宁承诺的事情就会办到,她的视线往床头柜上洗好的桃子上瞄,这桃子看起来好好吃,她好久没吃水果了。

脸麻烦你要一下?钱婶放下衣服站起来,拉着葛卫红往外走,“霍宁该休息了,下次你再来看她别忘了带点礼物。”

她把不想走还想留的葛卫红推出去,砰的一下关上大门,“我活了一大把年纪了,就没见过那么脸大的。”

“婶子,她跟我熟才会这样,在别人面前挺腼腆的,话都不敢说呢。”

“你啊,就是心太善才会叫人欺负成这样。”

葛卫红隔着门板听到这话,气得想闯进去告诉钱婶,霍宁搞破鞋才叫人揍成这样的,可霍宁是她的摇钱树,不能得罪。

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连忙往反方向走了。

钱婶给霍宁使了个眼色,指指门外,无声的说,这才走呢。

霍宁点点头,朝钱婶竖起了大拇指,“今天多亏了你,不然我还得耐着性子应付她,今天晚上给你加鸡腿。”

“那感情好!”钱婶喜上眉梢,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笑眯眯的回去继续做衣服。

她谗食堂的鸡腿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儿可算能吃着了。

前几天霍宁给了她50块钱让她去买布,到外面铺子做几条裙子,她好换洗。

她买了布去裁缝铺,听说做身裙子要两块钱,这不是抢钱吗这不是,拿起布料扭身就走,回来跟霍宁说她想自己试试,霍宁笑眯眯点头。

第一件裙子做好,霍宁试穿后让她继续做,每件给她两块钱手工费,把她给乐得噢,晚上睡着了笑醒了几次。

“啪!”一块香蕉皮丢过来,砸在霍宁手边。

旁边病床的病号一脸崇拜的看着霍宁,“原来你那天给那个男人钱是让他打井啊。”

霍宁……那天偷窥的人是这毛孩子。

这个病房其他两个病人相继出院后,旁边那毛孩子就搬进来了,从那之后这里再也没有进过人,毛孩子有点来头,从他的穿着也能窥见一斑。

有司机,有保姆侍候,必是谁家大少爷。

“哎,多少钱能打一口井啊,村子里盖房子要好多钱?”毛孩子泥着霍宁问个不停。

霍宁拍掉香蕉皮,丢掉桃核,拿起湿毛巾擦擦手,睡觉。

毛孩子扁了扁嘴,“什么嘛,还没回答人家的问题就睡觉,真没礼貌。”

钱婶看看毛孩子,低头继续做衣服,那孩子是从霍宁原来的病床搬过来的,家里条件好像比霍宁还强些。

毛孩子往霍宁那边探了探身子,“你既然不喜欢刚才那个丫头片子,为啥要跟她成为朋友?”

他等了半天,霍宁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还以为霍宁睡着了。

结果霍宁叹了口气,“漫漫人生路路,谁还不错几步。”

毛孩子顿时兴奋起来了,好像有故事啊他最喜欢故事,“你伤得这么重是不是跟她有关?”

回答她的是霍宁均匀的呼吸声。

毛孩子眼睛都瞪圆了,这也睡得太快了吧。

“吱呀。”房门被推开,一股子鸡汤的味道飘进来,香得勾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