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霍宁有毒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08 15:12:17 字数:2511 阅读进度:8/107

赵建国愣了一下,回头看看包袱,“嗐,那哪是我买的,是霍宁给山子买的。”

那丫头说包袱里是零嘴,他还真信了。

于抗美撇撇嘴,她才不信,霍宁的钱都叫臭不要脸的徐家花完了,况且山子一个小子穿什么花布,指定是老东西又藏私房钱了,她嘀咕着回去拿起那块花布在身上比划来比划去。

儿媳妇姚秀芳从外面进来,看到那块布喜上眉梢,“妈,这是哪儿来的布?真好看!”

“你老公公买的,你拿去给你和连珠做身裙子!”于抗美随手塞给她。

赵建国回来拿烟袋听到于抗美的话连忙进去,“我都说了是霍宁买的,你瞎咧咧啥。”

于抗美有些拿不准了,“她不是没钱了吗?”

“霍老三又给她寄了,她还拿到了借给徐家的钱,村子里就数她有钱,别瞎出去嚷嚷啊,我得去找书记刘会计商量打井的事情。”赵建国拿起烟袋锅走了。

“哎,你哪里来的钱打井啊?”于抗美扯起嗓门问,赵建国已经走远了没听见。

姚秀芳想吃了大便似的急忙把那布放下撒腿走了,“我还有衣服穿,你给二妹留着吧。”

一个屋檐下过了七八年,于抗美还能不知道儿媳妇的心思?

儿媳妇看不上霍宁,连她的东西也不想要,其实霍宁那孩子……罢了罢了,不要就不要吧,她留着个连珠做身裙子,多余的布料给连玉做身衣服。

赵建国哈哈大笑着到了村部,把一叠百元大钞拍在会计桌子上。

刘会计看着那一摞钱,视线都直了,“村,村长,这,这哪里来的?”你不会是逼得急了去抢信用社了吧?那可是犯法的!

“霍宁给村子里捐了1500块钱打井,剩下的2000让咱俩抻头给她盖房子。”赵建国把霍宁的图纸拍在他面前。

刘会计看看图纸,又看看钱,拍桌子大笑,“这下好了,咱们村的水稻苞米有救了,这不会是个梦吧?”

赵建国也觉得是在做梦,伸手拧了一下刘会计的胳膊。

刘会计疼得直龇牙,“痛痛痛,快松手。”

赵建国嘿嘿两声,松开了刘会计,“我这就去找人来打井,早一点打好井就多抢回来点粮食,大家伙儿就能少挨点饿,你召集一些人给霍宁盖房子,别忘了叫赵明尧,他会看图纸。”

“好,好!”刘会计高兴得直搓手。

“村长,你跟我说说霍宁怎么想起捐钱给村子里打井了?”

赵建国把霍宁的话跟他原原本本的学了一遍,“既然霍宁想学好,咱们得给她一个机会。”

“是啊,那孩子怪可怜的。”刘会计唏嘘了一阵,拍着胸口保证。

“阻止村子里流言四起包在我身上,我这就找人帮霍宁盖房子……哎,村长,房子盖在哪儿?”

赵建国愣了一下,“这个霍宁没交代,还是盖在霍家的老屋场吧?”

“行。”那一片人多霍宁住着也安全,他把钱收起来,兴冲冲的去村子里找人。

大家听说村子里有人要盖房子,都凑上去打听工钱的事情。

刘会计,“外面什么价,村子里就什么价,还管一顿晌午饭,肉和白米饭管够。”

村民纷纷问谁家盖房子啊,这么敞亮。

“霍宁家盖房子,有功夫的都来啊!”

村民纷纷做鸟兽散,他们就是穷死也不去挣霍宁的钱,嫌脏。

刘会计傻眼了,这些人怎么这样,“喂,你们别走啊,人霍宁改了,还捐钱给村子里打井呢。”

“嘁,这么多年要改早改了,现在被抓到就改了,谁信!”

“谁爱去谁去,反正老子不去,叫她拿着她的脏钱滚蛋。”

“依得我说把那死胖子赶出村子得了……”

刘会计无语望天,蔫蔫的回去。

霍宁要给村子里打井的消息像长了脚似的传遍了村子,村民义愤填膺,以最快的速度包围村部,男人抗议,女人打滚。

“谁用霍宁的钱打井,我就去吃垮谁。”

“霍宁有毒,我们吃了霍宁井种的东西要拉肚子,谁要打井先给我头上打个眼试试。”

“我们家的粮食就是旱死,也不用霍宁的井水。”

刚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喝口水的赵建国又气又热都快冒烟了。

刘会计连忙递上一搪瓷缸温开水,“村长,你先喝口水,我出去跟他们说。”

“说个屁!”赵建国抓起搪瓷缸咕咚咕咚喝水。

刘会计叹了口气,他们对形势估计不足,没想到村民如此同仇敌忾抵制霍宁。

赵建国喝了几口水,感觉嗓子舒服多了,“我跟打井的说好了,他们召集完人手就过来,我留在这里等人,你去附近几个村子找人来盖房子,当天干活当天给人结钱,该管饭管饭。”管饭的事情他还得回去跟媳妇说说,整个村子也就他媳妇能帮这个忙,唉!

“你顺便找几个妇女过来帮忙煮饭,不叫她们白干,给她们算工钱。”

“哎,好好好!”刘会计点点头,从后门出去。

赵建国把搪瓷缸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抬脚出去。

他一现身,外面闹事儿像稻草皮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鞋子,头发,大黑卡子,碎布散了一地。

赵建国哼了一声,有本事你们别走啊,还想去老子家里吃饭,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三狗子,你给老子等着!

赵建国抽空回了一趟家跟于抗美商量,“媳妇,村子里打井,霍宁盖房子都要管一顿晌午饭,你得帮忙支应起来,我让刘会计去别的村子请几个妇女来给你帮忙,不够再去请。”

“行!”家里有她和儿媳妇,二丫也能搭把手,再找两三个人就够了。

“外面传的事情是真的啊?”

“当然是真的,霍宁都把钱给我了。”

“那丫头这回做了件天大的好事儿,村子里那些人死脑筋,回头我看他们真不用井水,哼!他爹,过几天我杀只鸡炖上给霍宁送去,红糖布料都是金贵东西,咱不能占人小丫头便宜。”

“行,你看着办。”

姚秀芳在外面听到这一席话,等赵建国走了之后,捂着肚子回去,“妈,我肚子不舒服,今天的晌午饭……”

“你爹还没走远,我去叫他回来套车送你去医院。”

“不,不用了,就是那个来了……”

“噢,那你去躺着,晌午饭不用你。”

姚秀芳捂着肚子,扶着墙走了。

于抗美望着她的背影嘀咕,儿媳妇这么多年也没闹过这毛病啊,难道是这阵子太累了?

她连忙煮了一碗红糖鸡蛋,给姚秀芳送去。

姚秀芳……

家里没红糖了,那些红糖是霍宁送的,这还有完没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