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我比窦娥还冤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08 15:12:11 字数:2432 阅读进度:7/107

今年天旱得不行,他愁得睡不着,还得管霍宁,赵建国带着一肚子火去镇上医院,在钱婶的指示下在住院部后面的树荫下找到霍宁。

“村长叔,你来了!”霍宁抱着个包袱坐在轮椅上,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赵建国一下子哑火了,满嘴的话硬是说不出口,“你咋瘦了那么多?”

这丫头头发干干净净的,还换了衣服,看起来过得不错,她找别的朋友来照顾了?

“骨头断了几根,右手也断了,身上都是伤,一天到头没有不疼的时候怎么能不瘦。”霍宁可怜巴巴的嘀咕。

“没关系,就当减肥了。”就是方式有点惨烈。

赵建国叹了口气,“你年纪小,要好好养着,今天一大早赵芳去找我,说……”

“说我勾搭她大哥?”霍宁虽然是疑惑的口气,但基本笃定了。

“村长叔,我比窦娥还冤,那天我晕倒是您和赵明尧一起把我送来的,也是您把他留下来照顾我的,我醒来后就把他赶回去了,是他自己又跑来说要报答我当年的救命之恩。”

赵建国一愣,“救命之恩?”

“我刚来村子那会儿顺手救了溺水的赵明尧,当时天黑我根本不知道那人是谁,也没放在心上,叶明尧不提我都忘了。”

“这样啊。”这丫头心地不错。

“我现在行动受限,确实需要人照顾就接受了赵明尧送来买来的饭菜,我没占他便宜,给了他五十块钱,没想到赵芳误会了,跑到医院来威胁我不说,还跑去找你。”

“我回去跟她说说,她会明白的,明尧说你找我?”

“我让人给霍老三发了电报,他给我打了点钱过来,我想拿出一部分给村子里打井。”原身作死让她在村子里没有活路,只有拿钱硬砸出来一条,钱没了她能挣,路没了她就死了。

“你说什么?”赵建国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

霍宁瑟缩了一下,“天旱了半年,田里的水稻地里的苞米都快枯死了,再不想办法救今年颗粒无收,我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打井。”

他没听错,他没听错,赵建国激动得直搓手。

打井的办法他不是没想到,可村子里穷得叮当响,耗子来了都哭着走,光棍比女人的头发还多,实在拿不出钱打井,霍宁送来了一阵及时雨啊。

“这,这是不是得问问霍三兄弟的意思?”霍宁还小,这么大的事情没法做主。

“他把我丢到村子里来也没问过我的意见呀,那些钱既然给了我就是我的,我乐意怎么花就怎么花,这几年多亏了村长叔和于婶护着,村里叔叔婶子大爷大娘帮衬,不然我早没了,我以前年纪小又没有父母引导,干了不少丢人现眼的事情。

这次差点被人打死才清醒过来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不然我这辈子就毁了,我想力所能及的帮村子里做点事情,希望村长叔不要拒绝。”

“你这丫头也不容易。”他家老闺女今年13,让他和媳妇儿子当眼珠子似的宠着,霍宁13岁被丢到村子里,一个月后霍叔就去了,她孤苦伶仃手里有钱身边还有人撺掇,还能成这样真是老天开眼。

“打井的事儿,我再想想办法。”霍宁一个丫头生活不容易,得留着钱傍身。

霍宁急了,砸钱这条路走不通她怎么回村?现在户口管得严,手里也没几个钱,她没别的地方去啊喂,“村长叔你能等,可田里的水稻地里的苞米它等不了啊,大旱之后必有大涝,大涝之后是瘟疫,如果不提前抢救一下水稻苞米,全村老小那里扛得过去。”

赵建国十分震撼,“你,你咋知道这些……”

霍宁心里咯噔了一下,“嗐,我还在城里的时候经常去书店看书,无意中看来的。”

赵建国释然。

“村长叔,我只是拿出了一部分钱打井,剩下的钱足够支撑养病生活,打井的事儿你不答应,那我也不好意思开口再求你帮忙。”

“啥事儿,你说!”这丫头本质不坏,又愿意学好,他能帮的肯定要帮她一把,不能帮的想办法也得帮她。

“我前几天在公安同志的帮助下拿回来了借给徐家的钱,还跟徐向东退了婚,如果村子里再传些有的没的,请您帮我说句公道话。

另外爷爷家的房子年久失修都垮了没法住人,我想请你抻头帮我盖房子,我在医院请人画了图纸,照着盖就行了。”霍宁说着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纸,双手递给赵建国。

赵建国接过去啧啧赞叹他这辈子还没见过用图纸盖房子的呢,霍宁到底是城里来的,讲究!

霍宁报警的事情他都听明尧说过了,这丫头挺有招,她退婚了,自己盖房子也好。

“既然你和东子退婚了,我帮你说句话自然没问题,房子我也能找人帮你盖,可这图纸我看不懂。”

“赵明尧看得懂,你叫上他一起盖房子?”昨天晚上她特意给赵明尧讲了半个小时,他还不懂她打死他。

“行,盖房子的事情包在我身上,打井的事情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那要不少钱呢。”

“我在赵家村生活,自然该回馈赵家村。”霍宁将手里的包袱塞到赵建国怀里,顺势塞了一个鼓鼓囊囊的手帕在他手里,“我给山子买了点零嘴,你给他捎回去。”

她仿佛感觉到什么,抬头望向楼上却什么都没看到。

“这次我就收了,下次可别花这冤枉钱,有钱也要省着点花,你捐钱打井的事情我答应了,我代乡亲们谢谢你。”

赵建国趁周围没人留意他们这边,连忙把钱塞到裤兜里,“你一个人在医院支应不开,我回村叫几个女人来照顾你。”

“如果钱不够你让人来找我,我找霍老三要,反正他穷得只剩下钱了,我得多帮他花点,省得便宜了别人,村长叔不用叫人来了,我请了个婶子照顾你就放心吧。”

那些女人不想来,她也不想看她们的脸色,花钱请人挺好,彼此安生。

“这样也好。”村子里那帮女人推三阻四,不愿意来照顾这丫头,他也不好老拿村长的身份压人。

赵建国回到村子,激动的心,颤抖着手把钱掏出来,发现里面有3550,还有一封信。

3550块钱,1500打井,2000盖房子,剩下的50还垫付的医药费。

赵建国抽出那张50放在另外的兜里,匆匆出门。

赵建国媳妇于抗美从厨房出来看到桌子上的包袱,走过去打开发现里面是一包糕点,两包红糖和一块碎花布料连忙追出去,“他爹,你哪里来的钱去镇上卖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