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08 15:12:10 字数:2309 阅读进度:6/107

他回到家里,从晾衣绳上取了毛巾去厨房,想洗把脸凉快凉快。

赵芳从房间里出来堵住他的路,“大哥,家里的鸡蛋呢?”

“我拿鸡蛋炒了丝瓜给霍宁送去了。”叶明尧越过赵芳,拿起灶上的水瓢,舀了两瓢水倒在脸盆里,把洗得变色,快看不出来本来面目的洗脸帕丢进去投了几下,拧干水蒙在脸上,感觉脑子凉快了不少。

“你,你——”赵芳气红了眼睛。

“那两个鸡蛋,我留了快一个月准备给小四过生日的。”

“小四过生日去镇上买点儿……”

“凭什么啊?霍宁那个破鞋值得……”

“你一个小丫头少扯这些闲话,你今天去医院干啥?”

“啥叫闲话?全村人都这么说,我凭啥要告诉你我干啥了?”赵芳负气捂脸跑了。

叶明尧转头看到赵杰站在里屋门口瞪他,小四小四巴着门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那个……”他刚开口赵杰就拉着小四走了。

叶明尧叹了口气,拎起毛巾去河边洗澡。

施碧瓷下了晚自习回村过家门而不入,径直来赵明尧家,她推开院门听到赵芳在哭,忙走进去,“芳芳,你咋啦?”

赵芳抬起头,委屈的不要不要的,赵杰和小四站在旁边笨拙的安慰她。

施碧瓷忙放下书包,走到赵芳面前,“出啥事儿了,快跟姐说说。”

“我,我大哥——”赵芳抽抽噎噎的把鸡蛋的事情告诉施碧瓷。

“呜呜呜,碧瓷姐,霍宁那破鞋又勾搭上我大哥了,我该咋办啊?”

施碧瓷暗恨赵明尧多管闲事,又恨霍宁不要脸,表面却一脸不信,“霍宁是有点不正经,但应该不会跟赵大哥有什么,赵大哥不是那样的人,快别哭了,小脸都哭花了。”

“三妹,碧瓷姐说得对,大哥不是那种人。”赵杰连忙附和。

赵芳像被下了降头似的蜜汁相信施碧瓷,“再过几天就是小四生日了,我想给他做滚蛋吃……”

她看到小四可怜巴巴的舔嘴,心头突突冒火,“都怪霍宁那贱人。”

“别气了,我家有鸡蛋,我这就回去给你拿两个过来,无论怎样也要让咱们小四过生日吃上滚蛋啊。”施碧瓷说着往外走。

“那,那怎么行?”赵芳连忙站起来。

赵杰也急忙阻止,“碧瓷姐,那鸡蛋是给你补身体的,我们不能要。”

“小四也是我弟弟,给他过生日我乐意!”她舍出两个鸡蛋,回头就能收获四个鸡蛋。

小四小脸上绽放出兴奋的光,碧瓷姐最好了。

施碧瓷回家把瓦罐里的鸡蛋全部捡出来,就着煤油灯比了半天,挑了两个最小的放在一边,小心翼翼的把其他鸡蛋放回去,拿起那两个小的去赵家把鸡蛋放在桌子上,“芳芳,你快收起来。”

“碧瓷姐,谢谢你!”赵芳拿起鸡蛋,像捧着祖宗牌位似的捧回厨房。

赵杰殷勤的把晾好的凉白开放在施碧瓷面前,“碧瓷姐,你喝水。”

小四乖巧的搬了一根小凳子放在施碧瓷脚边,对她傻笑。

赵明尧回来看到这场面,眉头微皱,“你们是不是又跟碧瓷提不合理要求了?”

赵杰扭脸,抱着小四走了。

“赵大哥,你回来了!”施碧瓷满脸堆笑,转头朝大门口看去。

赵明尧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穿着湿哒哒的衬衣长裤进来,“他们的话你别当回事儿,怎么这么晚还过来?”

“晚上数学考试,我给你带卷子回来。”施碧瓷垂下眼睫掩饰惊艳的目光,赵明尧长得好看,身材也好,可惜他没钱还有三个拖油瓶。

自己是要住洋房,开宝马,做人上人的,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打开书包,将一张卷子掏出来放在桌子上,“何老师让你做完就交给他。”

“谢谢!”今天晚上就能做完,明天拿去交。

“霍宁咋样了,我妈病了,家里的事儿都得我干,快期末了,我实在抽不出时间去看她。”

“她恢复得不错。”

“那就好,我都担心死了,赵大哥你早点休息,明天见。”

赵明尧点点头,拿起桌子上的卷子回自己房间。

施碧瓷离开赵明尧家,没有回去,而是钻进了隔壁……

赵明尧换了干净衣服,顺手把洗干净的衣服晾到外面。小四哒哒哒的跑到赵明尧面前,笑嘻嘻的抱着他的腿,仰着脖子看他,“大哥,碧瓷姐给了我鸡蛋,我过生日可以吃滚蛋了噢。”

“嗯?怎么回事儿?”赵明尧俯身把找小四抱起来。

小四趴在他肩头,打着哈欠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赵明尧顿时恼了,赵芳太不懂事儿了,碧瓷身体不好,她怎么忍心跟碧瓷抢那点营养。

他把小四安顿好,径直去了赵芳房间,“明天早上就把鸡蛋给碧瓷还回去。”

“我不!”赵芳以最省钱的方式,坐在黑暗中跟赵明尧对峙。

赵明尧揉了揉眉心,长长的叹了口气,“霍宁以前救过我,现在她受伤了,我怎么能不管她?况且她给了钱的,你一个小丫头少学村子里的长舌妇。”

“霍宁眼高于顶,从来都看不上你,你就扒瞎吧,还给你钱,我呸,你拿家里的钱去养野女人我管不了你,你也别想管我。”

“爱信不信。”赵明尧黑着脸出去,说实话也没人信了,这叫什么事儿。

赵芳嘁了一声,躺下睡觉,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霍宁毁了大哥,得想办法阻止。

天刚放亮赵芳就起来了,急吼吼跑到赵建国家,“村长叔,可了不得了,霍宁那个不要脸的勾着我大哥去医院,害得他都都请了两次假了……你也知道我们全家就指着大哥考上大学好叫我妈看看没有她我们也过的很好,真不能这么耽误啊。”

赵建国皱眉看了赵芳一眼,吧嗒几口旱烟,“知道了,你回去吧,我会劝霍宁。”

赵芳仿佛像吃了颗定心丸,蹦蹦跶跶走了。

赵建国放下烟袋拍拍身上的灰往外走,“媳妇,我去镇上一趟。”昨天晚上明尧捎信过来说霍宁有事儿找自己,转头赵芳就来找他了,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