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吃啥都不能吃亏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08 15:12:04 字数:2509 阅读进度:5/107

赵明尧请假让李向红坐立不安,她去找施碧瓷得知赵明尧居然是去照顾霍宁差点气死。

她一晚上都没睡好,天还没亮就赶到了乡镇医院,直奔霍宁病房,冲到她的床前扯开被子,“你敢勾搭尧哥,我挠死你个不要脸的……”

下一秒她愣住了,怎,怎么是个男的?

病号阴鸷的眼睛死死瞪着她,把她吓得一个激灵,连忙道了歉意,哆嗦着出去。

钱婶趴在窗口看到她出了医院,提着水壶去隔壁病房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霍宁,一脸掩饰不住的庆幸,“亏得你昨晚搬到了这边,不然又要被磋磨,那女人是谁啊?”

“……赵明尧以后的对象。”靠山屯的李向红打小就爱慕赵明尧,可赵明尧的心思全在女主身上,即便女主后来远走高飞,赵明尧也没有跟她结婚,实惨。

昨天赵芳跑来发难,霍宁就料到李向红很快就会打上门来,急忙火速撤离战场,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呗,吃啥都不能吃亏。

“那女人闯进去我还以为是动物园的猴子跑出来了呢,她比你可差远了,配不上赵同志。”

霍宁噗嗤笑道,“我也不是啥好玩意儿,他们都传我搞破鞋呢。”

“我这辈子就没见过你这样有福气的丫头,他们指定是嫉妒你,你可别把他们那些混账话当回事儿,气着自己不值当。”

霍宁拒绝,我不需要这福气。

原身在赵家村这几年瘦了40斤还有160,这叫人崩溃的体重什么时候才能甩掉?

两天后的下午赵明尧请了假,顶着一头汗水到公社医院给霍宁送饭。

村长叔先后安排了好几个女人她们都不肯来,他让徐向东来照顾两天,今天自己来换他。

徐向东,有这事儿?我不知道,不要瞎说。

赵明尧拎着饭菜走进病房赫然发现霍宁那张病床换了人,他扭头问钱婶,“婶子,霍宁呢?”

钱婶撇撇嘴,转身出去了。

他扫了一圈儿病房发现其他病号,陪护都不想理他。

赵明尧摸摸鼻子,追到走廊里,“婶子,发生什么事儿了?”

“甭问我,去问你家那猴子。”

赵明尧……他家哪里有猴子?

两个公安迎面走来,越过他们推开旁边的病房,“哪位是霍宁?”

“我!”霍宁举起手,睨了一眼跑路的徐向东,姐的账不是你想赖,想赖就能赖的。

高个公安走进去,他的视线在霍宁身上逡巡了一会儿,这年头难得见到这么胖的。

“我是公社派出所的刘自力,旁边的是我同事向学军,特来向你了解情况。”

赵明尧跟着他们进去发现徐向东着急忙慌的朝门口跑,啥情况?

霍宁指着徐向东控诉,“公安同志,那个逃跑的男人就是徐向东,三天前他把我按在河边暴打,要不是村长叔和赵明尧同志连夜把我送到医院抢救,我就去阎王殿报到了。

徐向东从我手里借走了3000块钱,我手里还有他写的欠条,约定三天还清,时间到了他不但不还,还扬言要揍我,这房间里的人都可以作证,我的住院病历可以证明我经受过怎样非人的待遇,请公安同志为我主持公道。”

还没等公安询问病友连连点头,公安同志,信她!

赵明尧,徐向东居然从霍小胖那里弄走那么多钱,臭不要脸的。

向学军踢上房门,抓住从他身侧经过的徐向东。

刘自力从霍宁手里接过欠条,看后走到徐向东面前,“你咋说?”

“她搞破鞋,我才打她。”徐向东梗着脖子嚷嚷。

“我只是教训教训她,谁让她那么不经打……”

这是人话?霍宁怒不可遏,如果她有力气,一定要把徐向东踹翻在地再踏上千万只脚。

刘自力去找洛医生了解了情况,黑着脸回去。

徐向东咽了咽口水,心里慌到了极点。

霍宁揉了揉太阳穴,“刘公安,向公安请你们好好帮我查查那奸夫是谁,好叫我也认识认识,若查不到我要告徐向东诽谤,诈骗,故意伤害罪,像我这种情况能判几年?”

向学军看看瑟瑟发抖的徐向东,“怎么也得判个三年以上吧,所长?”

刘自力点点头。

徐向东顿时吓软了腿,一屁*股坐在地上,“不,不,我不能坐牢,我不坐牢。”

“还由得了你?”霍宁轻嗤。

“你暴打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行政拘留有多爽,班房有多舒服,赶紧让人捎信回去,你*妈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你没饭吃了,牢饭管饱。”

“霍宁,我错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徐向东趴在地上不断给霍宁磕头。

“如果道歉有用,还要公安做什么?”霍宁别过脸去,画面太辣眼睛都没眼看,这样的男主给她来一打,她一口气打死,都不带喘气的。

刘自力大手一挥,“带走!”

向学军掏出手铐,去拉趴在地上的徐向东。

徐向东当场吓尿,声泪俱下,“霍宁,你饶了我吧,求求你,求求你了。”

霍宁用眼神请求几个病号和陪床的同志,他们陆续出去后赵明尧暗搓搓关上房门,她才缓缓开口,“徐向东,你回去澄清那天晚上的事情是个误会,并且还上借我的3000块钱,赔偿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误工费,营养费等共计300元,我会考虑调解。”

“不是……”向学军还没说完就被刘自力用眼神制止了,他不甘不愿的把到嘴的话咽回去。

刘自力心知肚明霍宁的初衷是借他们的手追回她借出去的钱,而不是送徐向东去坐牢,如果她把村子里的人送进局子,以后没法在村子里处下去这才放了徐向东一马,至于搞破鞋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儿不值当浪费警力去查,他赞同霍宁的处理方式。

“好好好,我赔,我这就赔,我已经去跟大家澄清了,你要不放心,我再去澄清一次。”徐向东从兜里翻出3000块钱,又把其他兜里的钱掏出来,凑成300。

刘自力从他手里拿走钱,塞到霍宁的枕头底下。

“公安同志,我,我可以走了吧?”徐向东哆嗦着问刘自力。

“霍宁宅心仁厚才放过你,若你再犯……”

“不会不会,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刘自力挥挥手,快走。

徐向东如蒙大赦,连忙爬起来蹿出去,仿佛后面有鬼在撵他。

刘自力和向学军随后离开。

赵明尧把带来的晚饭放在床头柜上,侍候霍宁吃饭,他用丝瓜炒了鸡蛋,还熬了绿豆粥,也不知道霍宁喜不喜欢。

霍宁来者不拒,了了一桩心愿她现在能吃下一头牛。

一个小时后赵明尧带着霍宁的交代离开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