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报完恩,一拍两散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08 15:12:04 字数:2408 阅读进度:4/107

赵明尧大踏步进来,他和村子里的大娘婶子可以照顾霍宁,何必花那个冤枉钱。

他下午请了两节课假回村跟村长叔说明情况,村长叔就念叨开了,葛卫红她娘又犯病了,葛卫红正满世界找人呢,哪里腾得出手去照顾霍宁……

一个好好的城里丫头才来这里几年瘦得没个人样了,还被打成那样,可怜噢,徐向东那小子今天散会之前跟大家伙儿说昨天的事情是误会,不晓得又在作什么妖。

他急忙赶来医院,闻到一股子馊味儿瞥了一眼搪瓷缸,“霍宁,你没吃饭?”

霍宁装死。

原本想毛遂自荐的临床陪护大婶暗搓搓的退回去看热闹,一脸姨母笑。

赵明尧把洛医生支走,接下了照顾霍宁的重任。

霍宁瞪着洛医生的背影腹诽,白给你发好人卡了,她转头冲赵明尧嚷嚷,“赵明尧,你几个意思?”

“我去给你打饭。”赵明尧端起搪瓷缸往外走。

霍宁扶额,男配没有牛皮糖属性啊,难道是蝴蝶效应?

她不经意的发现对面和旁边陪床大婶八卦又兴奋的小眼神,无语望天。

两个大婶发现自己被发现了,呵呵笑起来。

“霍宁,你给个机会,人赵同志才好表现嘛。”

“就是就是!”

七大姑八大姨纯是闲的,整天撮合小年轻搞对象,“他有喜欢的人。”

两个大婶对视一眼,太可惜了。

霍宁想翻身不再理会她们,可翻不动,像条搁浅在沙滩上的咸鱼,等待一场大浪。

浪没来,来了一个让她意外的人,赵明尧三妹,赵芳。

赵芳背着书包满头大汗冲进来愣了一下,昨天大哥晚上没回家,碧瓷姐告诉她大哥来照顾霍宁了,怎么没看到人呢?

她站在霍宁床边喊话,“你敢打我大哥的主意,我要你好看。”

爹死娘改嫁。

霍宁有钱,又不是个好拿捏的,一旦大哥脑子发昏跟她结婚肯定会分出去单过,到时候自己就没人管了,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好怕噢!”霍宁一时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这,这就是个勾人的妖精,连翻白眼都在勾人,大哥那样的老实疙瘩哪里受得住这个,倍感威胁的赵芳一怒之下对霍宁扬起了巴掌。

“小丫头,有话好好说。”隔壁床的陪床大婶连忙跑过去,把赵芳拉到一边。

霍宁受了那么重的伤,经不起这样的磋磨。

“婶子,你别拦着,让她打。”霍宁笑嘻嘻的伸手摸枕头底下的菜刀,穿书之后,她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这把菜刀,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赵芳掀开陪床大婶,冲到霍宁身边,“打你怎么……”

一把锋利的菜刀出现在她眼底,赵芳嗷的一声蹿出病房,书包都要让她甩飞了。

霍宁冷笑,“你有本事跟我叫嚣,有本事别跑啊。”

病房里的病号和陪床都惊呆了,霍宁挺横啊!

霍宁床边的陪床大婶扶着床坐下去,“霍宁,菜刀可不是好玩儿的,你快收起来。”

“婶子,菜刀威胁砍人削渣男样样精通样样行,是居家旅行打家劫舍的必备良品,你出门带一把,保准没人敢惹。”

霍宁笑盈盈的把菜刀推回去,从裤子暗兜里掏出50块钱塞到大婶手里,这钱是原身一直贴身藏的,有2000左右,“以后请婶子多多照顾。”

大婶看着手里的钱有些迟疑,“不是有赵同志照顾吗?这样不太好吧。”

“赵明尧看在同学的份上帮我一把,我不能不懂事儿,婶子,你就可怜可怜我吧。”霍宁可怜兮兮的望着大婶,男配是女主的,我可不敢招惹。

自己还没怎样呢,赵芳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了,呵——

大婶心软了,把钱收起来,“霍宁你真讲究,还没干活儿就先给钱,我姓钱,你需要做什么尽管叫我。”

赵明尧打饭回来,走到住院部楼下看到一个小丫头迎面冲来,连忙闪到一边。

大哥?

赵芳回头果然看到了赵明尧,狐疑的视线上下打量他,“大哥,你干嘛呢?”

“我给霍宁打饭,你放学不回家跑来这里干啥?”

赵芳气结,伸手去拽赵明尧的胳膊,“你跟我回去。”

“别闹,天都要黑了,小四肯定饿了,你快回家煮饭。”赵明尧躲开,撒腿进了住院部。

赵芳望着他的背影跺跺脚,不甘不愿的回家。

赵明尧端着饭去霍宁的病房放在床头柜上,“晚上没有鸡蛋了,粥还没煮好,我看馄饨不错,给你买了一碗。”

“赵明尧你回去吧,以后别来了。”霍宁挥挥手,世界有多远,你就走多远吧。

“馄饨凉了就不好吃了,我扶你起来吧?”

“赵明尧,你少转移话题。”

“村长叔让我来的,我不能违逆他的意思,况且当年你救过我……”

霍宁这个赝品愣了一下,从原身的记忆里扒拉出当年的事情。

原身刚到赵家村不久,去镇上上学回来晚了,进村路上听到有人落水,跑去把人救了上来,当时天都黑了原身没看清那人的脸就匆匆进村了。

原来男配是来报恩的,如果阻拦他,那个轴【哔——】不晓得会闹出什么来,还不如给他个机会,等他报完恩好一拍两散。

“……还杵着干什么,扶我起来啊。”

“噢!”赵明尧连忙俯身,手忙脚乱的把霍宁扶起来。

霍宁抻着伤口,疼得龇牙咧嘴,她瞪了赵明尧一眼,从他手里接过搪瓷缸。

无奈她浑身无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搪瓷缸朝被子滑去。

说时迟,那时快,赵明尧稳稳的抓住搪瓷缸,只洒了几滴汤在被子上,“你没力气,还是我喂你吧。”

霍宁勉为其难接受,不然还能怎样?

围观病号/陪床心情大起大落,感觉养病/陪床的日子都精彩了呢。

霍宁吃完馄饨,连汤都喝完了,感觉肚子里终于有了一点底,她塞给赵明尧50块钱,催着他早点回去,晚上自己不用人照顾,孤男寡女,三更半夜,没事儿都能让人传出事儿,还是让他麻溜走吧。

赵明尧手头紧就没推辞,他拜托其他陪床照顾霍宁后就摸黑回去了。

病人/陪床看着霍宁,笑得十分日爱日未。

霍宁……

这里没法待了,她让钱婶去找值班医生给换了个病房,安顿好后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