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要菜刀没有,要命一条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08 15:12:03 字数:2538 阅读进度:3/107

徐家人围到徐向东身边,像炸锅了似的。

“东子,咱们上哪儿去找3000块钱?”

“当初是霍宁主动把钱给咱们花的咱凭什么要还?”

“大哥,你可别犯糊涂。”

“……”

徐向东,他写了欠条不还不行,“我去红梅那里借点儿先应付过去。”

“大哥,你是不是傻,借了得还啊!”

“有3000块钱干点啥不行,凭啥要便宜霍宁?”

“东子啊,你和老二要娶媳妇,一家子要吃喝,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徐向东被说服了,他本来就不想还钱,凭本事哄来的钱,凭什么要还!可想起刚才霍宁那疯婆子他又有些迟疑,“如果霍宁来找我……”

“找也没用,找到天边也没钱。”

徐向东,没毛病。

霍宁还不知道徐家老小的打算,抄近道赶到村长赵建国家。

赵建国坐在院子里,一天抽烟一边听听赵明尧说话,看到霍宁提着菜刀找上门来顿时火起,好一个恩将仇报的死丫头。

“村长叔!”霍宁一直提着的那口气终于放了下去,她双眼发黑,一头栽在地上,腋下的包袱摔到一边去了,手里还紧紧攥着菜刀。

赵明尧几步冲过去抢她手里的菜刀,霍宁死死攥住,要菜刀没有,要命一条。

如果强行夺下来,势必会把霍宁的手指弄断,赵明尧只好放弃,“村长叔,咋办?”

霍宁以前救过自己,现在她这样自己不能不管。

赵建国连忙放下烟袋往外走,如果霍宁在村子里出了事儿,自己这个村长也当到头了,“我去套车,咱爷俩把她送到镇上医院去。”

赵明尧点点头,俯身想把霍宁抱起来却抱不动,霍小胖吃啥长大的?

赵建国把驴车赶过来,跑来跟赵明尧一起把霍宁抬上去。

第二天上午九点,霍宁才幽幽醒过来。

绿色的墙皮,消毒水的味道提醒她自己还活着,霍宁三生万幸。

如果不是自己强撑着一口气跟徐家周旋,如果不是徐家人胆小如鼠畏惧菜刀的威力,如果不是徐向东迫切想把自己蹬了,如果不是村长叔家离得近,她肯定又挂了。

赵明尧连忙走到床边,“霍宁,你感觉咋样?”

霍宁看着眼前那张黑脸,想起她那个面瘫大哥放声大哭。

“你哪里不舒服?我去找医生?”赵明尧等了一会儿见霍宁只是哭,连忙匆匆出去。

洛宁的主治医生很快过来了,站在床边安抚霍宁,“你伤得重,醒了难免会疼,过几天就能好些。”

霍宁无动于衷,还是哭。

医生有些无奈,狠狠的剜了赵明尧一眼,“丧良心的下这么狠的手,万幸送来得及时,你年轻恢复得快,要不了多久就能活蹦乱跳的。”

附近床的病人和陪护不断朝赵明尧丢眼刀子。

赵明尧……

“谢谢医生。”霍宁抽噎着道谢,想解释却没有那个力气。

医生点点头,“那我回去了,有事情让你家属叫我。”

家属·赵明尧想争辩,却遭遇了女医生的眼神杀。

霍宁昨天送来时手里攥着一把菜刀,怎么都弄不下来,到现在还攥着呢,多半是防范这个男人。

“你跟我出来!”女医生撂下话就走了。

赵明尧摇摇头,跟着出去。

女医生站在走廊里,劈头盖脸数落他,“小夫妻难免磕磕碰碰,你这个做丈夫的怎么能动手打人……”

“我不是她丈夫,我是他的同学。”以前偶尔还能在校园里看到霍宁,这学期根本没见过。

女医生愣了一下,“你们是世界上最铁的关系之一,她躺着你该不该帮忙?”

“该!”赵明尧算是明白了,自己对上这正义感强大的女医生只有吃瘪的份儿,顺着她自己还能喘口气。

女医生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回去好生照顾着,以后有你想不到的好处。”

赵明尧……

他回到病房面对临床病人和陪护嫌弃的眼神,真是无奈极了。

你们听我解释!!!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赵明尧走到霍宁床边对上霍宁平静无辜的目光,下意识的移开视线。

“那个,昨天你晕倒了,我和村长叔送你来的,村长叔给你垫付了医药费,让我在这里陪床,明天让人来换。”

吃瓜病人陪护,呃,冤枉人小子了。

村长叔,什么仇什么怨呀,你这么祸祸赵明尧,“谢谢你,快期末考试了,我就不耽搁你的宝贵时间了,你回去转告村长叔不用派人来了,我会找我朋友来照顾,至于医药费我会尽快还给村长叔的。”

这男配死磕女主,把自己磕死了,舔狗不可怕但女主光环她惹不起,珍爱生命远离男配。

赵明尧愣了一下,他居然听到了霍宁心平气和的跟自己说话,大概是活得太久了。

难得她还知道期末考试,霍宁跟葛卫红关系不错,应该是叫她来?

“你饿了吧,我先帮你打饭吃,等你吃了我再回去。”

“也好!”当强则强,当弱则弱,霍宁绝不为难自己。

赵明尧很快从医院食堂打了菜赵稀饭和菜包子回来放在床头柜上,“盛稀饭的搪瓷缸是从食堂借的,押了五毛钱,回头吃完饭我拿去退。”

他站在床边,尴尬得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我扶你坐起来?”

“我还不饿,你先回去吧,我已经让人给我朋友捎信了,他很快就会过来,到时候让她去退缸子,回头我把押金和早饭钱一起还给你。”

几个临床陪护,别信,她没有,她撒谎。

赵明尧完全没有接收到,他怕了临床陪护,进来压根就没看他们,“那好吧。”

临床陪护眼睁睁的看着赵明尧那个大傻子离开,不断跟霍宁使眼色,你把他支走了你咋办?

霍宁视而不见,好累,先睡一觉吧。

“霍宁,醒醒。”耳边传来一个温柔又克制的声音。

霍宁被吵醒,睁开眼睛看到女医生,软软的笑起来,“洛医生,你来了!”

洛医生的心酸酸的,她女儿今年也十九岁了,还被他们两口子照顾得很好。

霍宁伤得这么重,身边连个陪护的人都没有,若不是临床几个好心人帮她看着盐水瓶提醒护士来换药,扶她上厕所,真不知道她咋办。

“今天的盐水针打完了,护士刚给你拔了针,我扶你上厕所。”

霍宁微微红脸,“谢谢您,您真是个好人。”

被发了好人卡的洛医生摇摇头趁着病房里的人躲出去了,帮她解决了问题,收拾好残局,准备下班时被霍宁叫住了。

“洛医生,你帮我请个护工吧,照顾到我出院,报酬是50块钱。”

“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