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打回原形

小说: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作者: 西门墩 更新时间:2020-11-08 15:12:03 字数:2361 阅读进度:2/107

这蹄子不走东子没法跟包红梅订婚,徐老太眼见着煮熟的鸭子要飞了再也按捺不住,“东子,给我打那个不要脸的!”打得她痛,打得她害怕,打得她自己退婚。

徐家人纷纷附和。

一个外来的死胖子跑到徐家猖狂,当他们是死人吗?打,打死他们负责。

徐向东跃跃欲试,刚才在河边被霍宁唬住了,他迫切想找回场子。

霍宁眼角余光扫到桌子上的菜刀,一把抓起来对徐向东晃了晃,“你尽管来,看看你的狗腿硬,还是我的菜刀结实。”

“霍宁,你莫乱来!”徐向东不自觉的后退两步,声音都在颤抖。

徐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去夺菜刀。

徐向东弟弟冲在最前面,就差一颗米就要抓到菜刀了,说时迟那时快,霍宁操起起旁边的小板凳用尽力气朝他膝盖砸去。

徐向东弟弟双*腿一软,扑通跪在霍宁面前。

霍宁一把按住他的脖子,操起菜刀刷刷的往下削——

头发!

我打不死你,吓也要吓死你!敢欺负你姑奶奶的,现在还没出生呢。

“奶,爸妈,大哥救我!”徐向东弟弟当场哭出来,浑身的力气仿佛一下子被抽干了。他后悔了,他真的后悔了,他为啥要跑这么快,呜呜呜。

徐家人站在原地不敢动,也不敢说话,生怕霍宁失手把徐向东弟弟的脑袋削掉一半。

霍宁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停下来打量徐向东弟弟像狗啃似的脑袋,“手艺有点潮,我再找个人练练。”

她的话音还没落,徐家人已经跑远了。

一窝子怂蛋,霍宁提起菜刀四处打量寻找下一棵菜。

徐向东一边抓着门栓,一边苦口婆心劝道,“霍宁,有话好好说,你先把菜刀放下。”

以前霍宁很好哄,今天这是怎么了?

徐家人又气又怒,他们拿捏霍宁拿捏习惯了,万万没想到还有失控的一天。

霍宁斜眼看着他们,旧的霍宁已经死了,现在是从甘露寺回来的霍宁。

“我去找村长叔说说你们偷我的钱,偷我的手表,偷我的衣服,还冤枉我把我打成重伤,对我耍流*氓。”

徐家人……这死丫头要是闹到村长那里可没法收场。

“你少扒瞎,明明说好是借的,谁稀罕你的破东西,这就还你!”徐向东妹妹跑回自己房间,把从霍宁那里骗来的手表和衣服一股脑儿的拿出来摔到霍宁身上,嘴噘得老高,心在滴血,多好的东西啊,便宜那死胖子了。

她不高兴,霍宁就高兴了,她把菜刀背塞在嘴里,将衣服丢在地上,翻出手表,本能的去掏手帕想把徐向东妹妹留下的痕迹擦掉。

手帕上一块一块板结,疑似干了的鼻涕泡,霍宁强忍住把去年的饭吐出来的冲动,连忙丢掉手帕,把手表塞进裤兜。

徐向东在弟弟的掩护下,鬼鬼祟祟的靠近霍宁,想夺走她手里的菜刀。

霍宁察觉到他们的举动,取下菜刀紧紧握在手里,“我肩挑不动,手提不动,煤油灯的光线暗,连累我眼神也不太好,天知道这菜刀丢出去是丢到你们脖颈子上,还是胸口?”

徐向东兄弟讪讪停下来,原来的软柿子变成这女鬼模样难道是他们逼得紧了?

霍宁冷笑,她操起菜刀把一套裙子剁得稀碎。

这衣裳被徐向东妹妹污染了她才不要,也不会便宜徐家人。

徐向东妹妹气得肝疼,“你个糟践东西的玩意儿,也不怕天打雷劈……”

“那你可得小心点,这裙子你不配!糟践东西的玩意儿!”霍宁继续剁剁剁。

徐向东妹妹的脸涨成猪肝色,死胖子太气人了。

徐老太一边心疼一边暗搓搓的想那些布头回头洗洗也能纳个鞋底子,补补衣服什么的。

霍宁把衣服剁碎了,挑了块大一点的布料把破布头包起来,塞在腋下。

如今这年代的乡下穷就一个字,这些布头能派上大用场,她宁愿丢了也不便宜徐家人。

徐家得了原身的济,苦哈哈的年代他们身上连个补丁都没有,日子过得忒好了,如今她来了,不把徐家打回原形算她输。

“时间不早了,我得去找村长叔说说你们偷我的钱……”霍宁拿起脚就走。

拿自己人的钱也叫偷?徐家老小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徐向东连忙追上去拦住霍宁,“你高低让我们缓缓,等我们有钱了就把钱还上。”

“缓多久?三年五载还是十年八年?”霍宁斜举着菜刀,斜眼看着徐向东,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把徐向东砍瓜切菜的架势。

这阵仗让徐向东有些腿软,“不,不用那么久,就一年……”

“三天之内我拿不到借出去的3000块就让全村人知道你们偷了我的钱。”

“这,这也太紧了……”

徐家这狗窝,霍宁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你去村子里澄清今天的事是个误会,给我写个欠条,注明三日之内还清3000块,拿到钱我就退婚。”

霍宁一下子捅翻了徐家人的心窝子,他们捂着胸口此起彼伏嗡嗡嗡。

“你不要脸村子里谁不知道?澄清抵什么用?”

“谁借了你的钱,你少扯。”

“妈的,信不信老子削你。”

徐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如果弄死那死胖子……

霍宁感觉到他们的决绝,心里瑟缩了一下,“你们大概忘了,我是城里来的。”

徐家人被恶毒冲昏了头脑根本听不进霍宁的威胁,他们还不信了一家子联手还对付不了一个死胖子。

徐向东却听懂了霍宁的言外之意,霍宁不足为惧,让人忌惮的是她背后的霍家。

听说霍老三做生意发了大财,认识很多了不得的人物。

霍宁被送到村子这些年每个月都收到钱和东西也佐证了这个事实,不过从三个月前开始,霍宁没有收到钱,霍老三可能出了事儿了。

如果霍老三遇到什么事儿耽搁寄钱了呢?还是小心为上,他不断对徐家人使眼色,让他们别乱来。

安抚住家里人,徐向东去自己房间里找了铅笔头和旧报纸,给霍宁写了个欠条陪着笑脸递到她面前,“明天开社员大会,我亲自去澄清,你看这样行吗?”

你老实去最好,不老实,哼!霍宁收起欠条提着菜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