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格利斯×杀意

小说: 从流星街走出的猎人 作者: 鼻涕虫大大王 更新时间:2022-08-10 字数:5578 阅读进度:22/147

下午,斯怀特酒店门口……

阳光明媚,一个面带温和笑意的女仆,恭敬的将一个身穿黑西装的人影请入了酒店内。

不远处,一家可以望向这里绝佳位置的饮品店内,华尔看着这一幕,眉头深深蹙了起来。

他没感觉错的话,那家伙,是跟他拥有同样的力量的家伙,那种与众不同与常人的强烈存在感气场,不会错的……

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的人进去那间酒店,巧合嘛?

不对,毕恭毕敬的女仆,还有这三天一直采风连人影都未见过的目标。

华尔明白了……

知晓,静待、来人,一条线的思维如此明显,他暴露了。

怪不得,明明是来参加友客鑫拍卖会的,却连一步都未走出,他之前还在推测,是不是这两天恰好没有那个特因斯家族老大想要的东西,才会一直待在酒店里的。

真的是蠢到家了……

放下手中用“隐”具现出的瞄准镜,华尔暗自思量起来。

虽说照理来讲,特因斯区区一个中型家族,是接触不到与他这样的存在的……

但现在事实即已发生,原因也就不重要了。

是继续,亦或是取消……

转着手中的瞄准镜,华尔眼中寒芒一闪,做出了一个通往地狱道路的选择。

他要做,之前是因为不熟悉能力,才会刻意避免与那些存在对上,但现在,也该迈出第一步了。

死神华尔的这个称呼,应该响彻杀手界,将来……

才能远超揍敌客。

“先生,不好意思,你的洛洛可果汁…”

“啊…谢谢!”

突兀起来的甜美声音,打断了华尔的思绪,看到笑颜如花的服务员妹子,华尔向他咧开一个太阳般的笑容(自以为)。

“请慢用,先生…”

看着这个普普通通的人,服务员妹子勉强笑了笑,抱着托盘走开了。

脚步,好似有些快速……

这个坐下去,就虚握拳头放在右眼上,另一只半眯着眼不知道在看什么的奇怪家伙,她其实是不想送饮料过来的。

还那样笑……

咿……

打了个寒颤,身穿平底鞋的服务员妹子差点摔下去,急忙扶住了旁边的桌子。

……

会客厅,门口打开……

梅娜带着一个腮帮子肌肉突出,面容略微有些黝黑的壮硕身影走了进来。

“格利斯先生,远道而来,真是辛苦你了…”

听到声响,卡俄斯从沙发上站起,微笑着迎了上去。

格利斯,借由卡俄斯牵线,流星街派出来的念能力者,话虽如此,在流星街时,卡俄斯并不认识他。

不过,作为雇主的爱雅一方,显然有着基本资料。

“卡俄斯,雇主呢?”格利斯显然比较直接。

他显然认识卡俄斯,也不懂得弯弯绕绕。

“嗯?

在杀手几天的威胁环绕下,自觉精神状态有些差的雇主去休息了。”

这是谎言,但卡俄斯说起来神色如常。

真正原因是,爱雅知道暂时得罪不起对方,她清楚,她本身的性格,对于一般人都不怎么友好……

因此,她选择暂时先避而不见,作为雇主,她有这样的权利……

“这样嘛!”格利斯不疑有他。

具体怎么做,你们说,我来做…

至于情况,我不了解,脑子也没聪明人好使,没必要告诉我。”

他继续道,言语干脆利落。

这家伙,是头脑简单,思想单纯的强化系嘛?

卡俄斯心里暗自猜测,性格判断法,这个依据并不是百分百准确,但有迹可循。

他的变化系,亦是如此……

擅长说谎,令人捉摸不透。

无论是不是强化系,头脑简单就好办了,卡俄斯泛着想法,面色丝毫未变。

“嗯?

格利斯,既然你这么说,我就直接言明了,雇主已经将她的权利全赋予我了,听我这个同是流星街出来的同事,没有问题吧!”

对于头脑简单的家伙,卡俄斯很快调整了自己的语气,也不在搞那些花里花俏的话术。

他知道这样的人不会在意的。

“没问题,现在我要做什么?”

就如卡俄斯所想,格利斯果然完全不在意,语气依旧。

但其实,他作为杰佩特的心腹,知道杰佩特对于卡俄斯的看重,因此对他相当宽容,如若不然,纵使他是强化系,头脑简单,也是头脑简单,明明白白的看不起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平淡的交流。

但这对目前卡俄斯来说完全不重要,他只要知道,格利斯是一个相当配合的人就行了。

“第一要务,当然是保护雇主无疑,而我们现在也正在做着,然后接下来…”

格利斯不置可否的听着,静待卡俄斯的下文。

“冒昧问一下,长老曾应允教我念能力,现在掌握那股力量,我却不知道如何操控,可否向我阐述一些应用方法,这既是我个人的请求,也有保护雇主方面的需求…

当然,如果不方便,请当我没说,强大能力带来的忌讳,是必不可少的,我知道这种情况。”

听着卡俄斯那一开始有些试探的语气,最后看着他装作毫不在意的神色,格利斯笑着拍了拍卡俄斯的肩膀:“方便,当然方便。”

卡俄斯这表现太过于明显了,就是试探性的向他请教念能力的方法,知道长老意思的他,又怎会拒绝。

“那就麻烦你了,格利斯。”

眼眸微微睁大,卡俄斯适时的露出一点小惊喜。

以原著大致来推断,立于黑帮势力顶端的十老头,旗下最强念能力者精英部队阴兽来推测,其实可以熟练运用四大行,以及成体系的应用技,加上本身的念能力,就足以超越百分之九十的念能力者。

由此可以得出,未知杀手如若不是揍敌客的情况下,实力大概率是不可能比拟阴兽成员的,毕竟阴兽再怎么说,也是十老头从世界各地的黑帮千挑万选出来的绝对精英。

而流星街出来执行任务的念能力者,应该可以算是世界上一般意义上的好手,但比之从世界各地千挑万选出来的阴兽来说,可能会大致差一到半个层次。

也即,只要看清楚眼前这个家伙的实力,大约就能估算出那个杀手的实力,误差不会超过太多,甚至很可能,那个未知的杀手,比想象中弱上不少。

但是,要以可能性最糟糕的方向去想。

卡俄斯心里继续盘算着……

结合爱雅不过是一个中型家族的老大,一般情况下,她是接触不到念能力者这种程度的暗杀者的……

只因为他对手的财力,接触不到,现在这种多个家族合资请杀手的异常情况,造就了如今特殊的局面。

也就代表不可能是超高价请来的,只可能是勉强达到门槛金额的程度。

不会错的,最糟糕的情况,未知杀手的实力,也就是与眼前这家伙相差不大的实力。

因此,只要看清楚自己与他的差距,就大约能计算出那个未知杀手与自己的基础差距。

想法接连不断从卡俄斯脑海的闪过,外界也不过是一瞬的时间。

跟格利斯客气一句后,卡俄斯面色认真起来,好似直接进入了状态,对他继续说道:

“我曾经跟长老的护卫对战过,他就像这样…”

说着,卡俄斯刻意将缠以不熟练的姿态放了出来,足足两秒后,他体表才浮现出起伏不定的白光。

可即便如此,格利斯依旧略带惊疑的看着卡俄斯,他在被杰佩特叫来之前,听到过杰佩特随口跟他说卡俄斯在之前没有学会念能力。

三天,这么短的时间内,除了强制开念不可能有人这么快学会念能力,头脑简单的他潜意识就默认了这种可能。

原因不重要,格利斯不在意,卡俄斯开念就开念,于他来说没什么所谓。

可现在明明白白表现出来的念能力熟练度,就不由得不引起他的情绪了。

现在的卡俄斯,明显是略有熟练度的样子,要知道,他当初被强制开念,熬过死亡危机后,可是足足花了一个月才能在一呼一吸间初步控制。

以卡俄斯如今表现出来的熟练度,怕是不到一个星期就能达到他的进度。

不愧是训练所的怪物,天赋就是强……

格利斯心里不自觉的咂了下舌。

将他眼中的惊疑收入眼底,卡俄斯眼眸中闪过一丝愕然。

不会吧?

难道表现的太过了,不应该啊!

卡俄斯就是不确定与格利斯的差距如何,才刻意藏拙的,毕竟……

眼前不是爱雅和特路这两个值得信任的人,说一句不客气的话,他知道自己学习掌握念的程度,在一般人眼里完全称得上是怪物的程度。

要是完全表现出来,这个家伙再头脑简再单也会发现不对劲,先不说天赋问题,他那些念的运用技巧情报来源是怎么来的,是个人都会怀疑,要是他转头告诉杰佩特,那就是给自己添麻烦。

藏拙,是目前必须的。

除非,自己有压过他的实力……

那样,即便是被杰佩特知道,那也无所谓,天下之大,大可去……

不过,那怎么可能呢?

念能力的确强大,学会之后浑身充满力量的感觉清晰的向他传达出了无敌的错觉……

但卡俄斯是知晓这个世界真正的强者是拥有何等能力,加上自己也就学了三天的念能力,他清楚自大,只会自取灭亡。

“然后,接下来我就不会了,只感觉得到他有一种可以再次爆发的技巧…”

脑海想归想,卡俄斯的语气很应景,配合着不熟练的缠,他脸色有些凝重向格利斯沉言道。

适时的,卡俄斯止住了话语。

他的意思已经表明出来了,直接言明的话会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感觉到爆发啊!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了…”

格利斯很配合,他对着卡俄斯竖起一根手指:“虽然这对你来说还太早了,不过,我可以给你演示一下…”8七⑦zω.℃ǒΜ

终于来了…

默默想着,卡俄斯向后退了两步,认真的对着格利斯点头道:

“我准备好了。”

很满意卡俄斯的态度,格利斯咧嘴道:

“我个人的建议,以后你学这个的时候,初期可以用这个方法快速学会,那就是…”

说到这,格利斯眼眸一凝,如凛冬般的寒意猛然从他扩散而出,冷然道:“杀意,只要怀抱着全力以赴杀死对面的恶意,它就会像这样…”

话语未落,炽……

火焰状的浓厚白光,猛然从格利斯身上爆发而出,寒意如同吹息般朝卡俄斯汹涌而去。

格利斯知道卡俄斯有缠护体,因此,没有半点保留的想法。

他此时的想法并不是在跟卡俄斯下马威,相反,是在让他提前感受。

虽是好意,但浓厚的杀意,却是实实在在的。

格利斯的杀意,结合身上体表“炼”产生的大量气,从他身上,化为一道摄人心魄的气场,猛然向卡俄斯冲击而去。

在这股宛如寒冬的爆裂气场上,若是普通人,当场被气场冲击震死,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即便是有缠环绕的初学念能力者,在抵挡扑盖过去的第一次冲击之时,也会被冲击的连连后退,从而接连被一股寒意笼罩。

格利斯知道这种情况,他对其它人使用过。

他视线看着卡俄斯,却愕然的发现,卡俄斯的脚步一步未退,连身上的缠也不知何时稳定了下来,完美的如同温顺的水流一般,环绕在他的身侧。

是遭受到压制成长了嘛?

格利斯听说过这种存在,在战斗中成长的怪物,以卡俄斯的天赋,做到现在的地步,虽然令人惊讶,但也不是不可相信的地步。

但不对……

格利斯看着卡俄斯平淡的面容。

很不对……

他现在应该是惊讶才对,炼这种技巧,可是能将『气』大幅度的涌现出来,这在初学念的人眼里,可是相当震撼的事情。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们全力的炼!”

疑惑的内心,被一句冷冽至极,犹如寒霜般的言语打断。

“卡?”

格利斯发觉了卡俄斯的不对劲,刚想出声的这一瞬间,轰……

比格利斯身上浓厚数倍的气焰猛然从卡俄斯身上迸发而出。

冲击、杀意,以更加磅礴的状态,铺天盖地般的逆卷回身。

冷汗从脑门划落,格利斯看着眼前这个抿着薄唇,眼眸汹涌着寒意的黑发少年,不自觉的向后踏了半步。

这是,怎么回事?

……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鼻涕虫大大王的从流星街走出的猎人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