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四章:苦尽甘来

小说: 一九八一年 作者: 实在闲得疼 更新时间:2021-01-14 00:52:30 字数:4518 阅读进度:733/747

十二月初,安俊祥来了。

而且是到达三水市的当天,就迫不及待约黄瀚见面。

黄瀚很意外,因为安俊祥走时说过,带着儿子一家子来三水市过年,现在还没到元旦呢。

邱老师不肯影响黄瀚学习,打电话约黄瀚下了晚自习来家里见面。

考虑到下了晚自习已经十点多,黄瀚决定少上一节课,九点多钟赶去邱老师家。

一进门,安俊祥就迎上来握手,热情得让黄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伯伯,怎么了,我们是一家人,你这个样子搞得我很不自在啊!”

邱老师笑了,道:“他是真心感激你,刚才还跟我说,合资的法兰厂准备算你两成股份。”

黄瀚故意装傻,道:“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糊涂了。”

安俊祥喜滋滋道:“黄瀚,你让我卖股票、卖房子,我回到台湾立刻照办,然后就订了跟台湾工厂相比都是最先进的数控车床。”

安俊祥曾经是空军,后来不飞了,退下来转入空军后勤部时已经是上校飞行大队长。

管空军后勤当然管飞机的维修和保养,免不了经常跟生产飞机配件、机场机械配件的厂家打交道,这也是他能够凑出三十万美金的主要原因。

这也能证明他还算自律,否则应该能够拿得出百万甚至于更多的美金。

国民党当局就是贪腐严重才导致亡国,去了台湾就廉洁奉公了?

用脚趾头想,都觉得不太可能!

七八十年代的台湾,经济条件比大陆强太多,两地工资待遇折算成美金相差几十上百倍。

安俊祥退休时的级别应该是将军,连投资收益加上卖掉自己的房子才凑出三十余万美金,他的人品可见一斑。

能够生产飞机零件的厂子,技术力量哪有可能差?

所以安俊祥懂数控车床等等机器,认识不少专业人才,他买机器时有路子、还有老朋友帮忙把关,质量、价格都没吃亏。

法兰这东西他懂,机场油库的管件、储罐上都有使用,所以他才决定把小小的投资用在生产这个不大不小的管道配件上。

黄瀚道:“哦!这我就放心了,我一直没问邱老师,还担心你优柔寡断,错过逃顶的机会呢!”

“哈哈……,我是职业军人,做事雷厉风行,哪有可能优柔寡断?”

邱老师道:“俊祥跟我商量好了,他入股的设备总价三十多万美金,算你两成股份。”

“这是什么意思?”

安俊祥道:“如果不是你及时指点,我肯定血本无归,绝无可能凑得出三十万美金,我是真心实意感谢你,所以送给你两成股份。”

“太见外了,邱老师,你最了解我,我有可能要吗?”

邱老师笑而不答,安俊祥道:“你照顾慰慈这么多年,还帮着要回房子、修房子,就冲这份情,我都应该报答,你别嫌少啊!”

“得!咱们先别谈股份的事儿,我想问问,你决定以后来三水市生活了?哥哥嫂子是怎么想的?”

“我把我名下的房子都卖了,下定决心回来,绍飞两口子等孩子一放假就来,暂时没决定来不来大陆工作,得看看我办法兰厂能不能成功。”

邱老师的儿子叫安绍飞、媳妇叫梁碧君,孙女十六虚岁,叫安婕、孙子叫安北十三岁。

安俊祥是个做事稳妥的人,他应该是这样设想的,如果他的投资成功了,一年能够赚几万十几万美金,那就用不着担心儿子一家子的生活。

也就用不着在意儿子、儿媳来了大陆收入直线下降。

他先来大陆定居,当然能够亲身感受到现状,那时再决定儿孙的去留更加有把握。

黄瀚想了想,道:“三十万美金的投资有点少,既然你都想算给我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我就不矫情了。”

“这就对了,你这样做我才心安。”

安俊祥笑了,以为黄瀚愿意接受他的馈赠,谁知黄瀚接下来的话,让他大吃一惊。

黄瀚道:“我认为你的投资不够,准备追加投资五十万人民币,占总股本的百分之二十。

我还要借给你五十万人民币,增加你的股权。

你有三十万美金的设备再加上五十万人民币现金,一定要谈成占股百分之五十一以上。”

“啊?那哪成?我是真心实意送你股份,不是想让你出资参股。”

“咱们先别谈送股份的话题,谈谈接下来怎么跟三水市合资,我可以给钱市长打个电话让他牵头跟你谈判。

你放心,钱市长是自己人,也是个有分寸的人,会一手托两家,不会让你吃亏。”

安俊祥还准备说什么,邱老师拉了拉他,道:

“俊祥,你要相信黄瀚,听他的安排。报恩又不急一时,办好法兰厂,赚到钱了,更加好报恩啊!”

很明显,邱老师这是缓兵之计,她知道黄瀚家的实力,知道黄瀚绝无可能要安俊祥的钱。

但是她也知道安俊祥的脾气,知道他不肯欠别人的。

黄瀚笑道:“我入股了你的法兰厂,哪怕这个厂的规模不大,都能提升这个厂在三水市的地位。”

“我不是不欢迎你入股,是觉得这个样子又欠你人情了,心里不安。”

“你用不着这样想,我是大股东之一,你以后用心办好法兰厂,厂子赚到的利润都有我一份,什么人情都还上了。”

“这不是一回事!”

黄瀚解释道:“这其实就是一回事,你原本准备跟我算两成股份,约等于是送六万美金给我。

但那是一锤子买卖。

你懂法兰的技术,懂生产制造,能够提升法兰的技术等级,提升利润率。

以后的法兰厂在三水市就能拿下不少订单,最起码“全力企业”一年的用量就有几十万。

仅仅是做下三水市的厂子就能产生不低于五百万的销售,做下扬州地区肯定能够上一千万。

你再做出二三百万美金的外销,一年保不准就能赚几十万美金,我肯定不止赚六万美金。”

“全力企业”不是做家用空调吗?怎么扯上法兰了?

法兰当然不是家用空调使用。

“全力企业”还在生产波纹管、膨胀节,预计八八年的年产值也有接近两千万。

这种产品上绝大多数都会用到法兰,一年的需求量几十万人民币,黄瀚还是少估算了。

以后的城市发展中都会用到天然气管道,法兰、波纹管、膨胀节的用量也很可观。

所以黄瀚知道法兰虽小,市场不小,特别是将要发起大规模基建的中国市场,真的做好了,年产值几个亿都不是梦想。

后世三水市所有的法兰厂的年产值相加,早就超过了十个亿。

安俊祥动手得早,引进的设备和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标准,前途一片光明。

但是安俊祥不可能预见到以后的大陆会发展成为世界第二经济体,八八年大陆的工农业生产总值比小小的台湾差多了。

安俊祥疑惑道:“这有可能吗?我根本没想过法兰厂能够做成那么大。”

黄瀚没有给安俊祥描绘大陆的未来,因为知道说出来也没人相信。

他道:“投入大才能做得大,三十万美金才一百二十万人民币,本钱少了些,所以你需要更多钱。以后运转起来还得使用不少贷款,到时候我会帮忙的。”

邱老师道:“俊祥,黄瀚手上做成了许多合资公司,每一家都成功了,你别固执,听黄瀚安排好不好。”

“我愿意听他的,如果不是听他的,这些天能把肠子悔青了。就是觉得有些厚着脸皮,不太好意思。”

黄瀚道:“我们是一家人,以后用不着客套,有什么事好说好商量的,有什么困难别一个人扛。”

军人作风还在的安俊祥被彻底感动了,居然双手握着黄瀚的手,说不出话。

这时邱老师也伸出双手和他们紧握,笑着笑着眼中泛起泪花。

邱老师终于苦尽甘来呀!

这一刻黄瀚特有成就感,他最愿意看到亲朋好友过得好,更加希望国家好。

安俊祥谈合资公司有轻车熟路的钱国栋照顾,肯定没亏吃。

这都用不着看黄瀚的面子,钱国栋巴不得能够为邱老师做点什么,上一次安俊祥回来时钱国栋就热情邀请安俊祥喝了好几次酒。

安俊祥军人出身,也是公职人员,当然知道钱国栋是三水市的父母官之一。

钱国栋为了他的事亲力亲为,安俊祥很感动,他没跟邱老师商量,居然拎着礼品找去了钱爱国家。

最后礼没送成,被热情得过了分的钱国栋一家子强留下喝酒……

渐渐地,安俊祥开始喜欢上了三水市,因为这里的官员、老百姓、学生都很尊重他。

他办合资工厂的手续根本不算个事儿,一个星期就获得了批准。

为了把事情做得无可挑剔,钱国栋把安俊祥投资的事项拿到常委会上共同决策。

效果太好了,因为所有的常委都知道讲政治。

安俊祥身份特殊,他来大陆投资起到的效果截然不同,别说人家拿出三十万美金、五十万人民币,哪怕仅仅是挂名都得特事特办。

跟人家较量股权?怎么可能?就冲着邱老师对三水市的贡献也不能这么做。

最后所有的常委都签字同意了合资协议。

市政府给了开发区完成了三通一平的二十五亩地皮作价五十万参与合资,占股百分之二十。

黄瀚出资五十万占股百分之二十,安俊祥出资五十万外加三十万美金的设备占股百分之六十。

新成立的“三水市祥瀚法兰管件台资控股有限公司”享受企业所得税的两免三减半优惠政策。

安俊祥手里有一百万人民币的现款,标准厂房建设立刻开始,五台空气锤的基础施工正在进行中,明年春天能够投产。

转眼间八九年元旦来临了。

市里中午又在市政府礼堂举办联谊舞会,依旧是晚上九点钟结束,特意邀请了黄瀚团队主要成员。

联谊舞会已经成为市政府的领导干部跟各大企业负责人、股东交流的重要模式。

用不着市里花财政资金,改为由大企业轮流做东。

收到邀请函的绝大多数是三水市的上层,是精英,非富即贵,来这种场合绝无可能胡吃海塞。

有些人甚至于自己带茶杯用自己带来的茶叶泡茶,那应该是嫌招待用的茶叶太一般。

由于是简餐模式,花不了多少费用,联谊舞会消耗的饮料、啤酒、水饺、水果等等平均到每一个客人不可能超过十块钱。

管理人员和工作人员的工资当然不算账,场地费、电费市都是算市政府的正常开支。

因此一场联谊舞会有个五六千块钱足够了,企业都争着做东。

为啥?当然是黄瀚出了点子,谁做东谁冠名,大礼堂里会拉横幅,公示东道主的企业名称。

合资企业的财务宽松,当然不在意这一点点小钱,集体、国营和股份制公司也没问题,他们都有业务费提留,一样的花得起这一点钱。

市政府提供场地,提供人员,负责发邀请函,不花财政资金还能够得到面对面交流思想的机会,何乐不为?

能够隔段时间集中各大企业的负责人,好处太多了,比如说愈演愈烈的三角债问题,在三水市就不成问题。

因为市领导和各企业负责人经常性见面,能够及时掌握现状,经过互相交流后,决策更加准确。

这不是后世信息爆炸时代,没有互联网可查,获取消息的主要手段依旧是面谈。

企业负责人都必须了解同行和竞争对手,他们把掌握到的信息和三水市的企业共享,老赖想欠三水市企业的货款,相对而言困难多了。

三水市企业还可以联合起来抵制三角债,他们也不全部是卖货,进货必须有,如果某个外地企业买了三水市一家企业的货,卖给三水市另外一家企业原材料。

在联谊舞会上就能解决这种三角债。

故而有不少跟三水市企业有合作的外地大企业纷纷上门索要三水市联谊舞会的邀请函,他们快被三角债逼疯了。

如果卖出材料或者半成品时有同样是三水市的供货单位托底,他们就可以安心完成合同。